To myself

我发现,对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想过什么样的生活这两个问题上,我盲目乐观且愚蠢。

我曾以为人有十分的自由,去选择“自己是谁”这件事——就像是要在一张白纸上,从无到有地描画出自己的身份(identities),并有十分的自由去选择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而我现在渐渐明白,我不否认在“我是谁”和生活这两件事上还是有较大的自主力量,但我仍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经历过的事件、我的环境(包括小环境 家庭 学校…大环境 时代和大社会背景…)已经必然地塑造了一部分的我,并为我选择了要经历的生活与人生轨迹。不是我选择了他们,而是他们选择了我。

而且因为我太晚的自醒与自觉,我必须承认,这一部分,已是相当大的部分,更让我遗憾和痛苦的是,这其中,很多已经是不可逆的。

无论我多不情愿,我仍必须接纳这部分,连同它所包涵的痛苦,责任,义务,特权,压迫和命运。——所以我想,其实我们找自己的过程是在一张已经有些点和线条的纸上,尝试用自己的方式把它们连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只有当我们接纳这部分之后,寻找自己的道路才真正开始。

我们或多或少都有属于自己的天花板,紧箍咒和无形的条条框框,无论愿意不愿意,我们都有成长的局限。

我们常说“我们应该自由地做自己”,现在想来真是个伪命题,我的自由,常常就变成了不负责任的任性和放纵,并试图通过自由,来逃避当下的痛苦。

所以,当我们使用这句话时,我们往往过多地想到它所意指的权利,而或多或少忽略了“做自己”要承担起的相应的责任和为之要付出的代价——而后者却是我们想要成为“完全的成人”所必需的。

什么是完全的成人,什么是成人精神?

独立,要有自己的智慧,有责任和担当,有勇气也要有承受痛苦的能力,懂得放下,更要懂得为大爱而牺牲。

回想2016年,有很多面对自己的疑问,有过很多不能呼吸的瞬间,有难以实现的愿望和孜孜以求的执念,无法妥协又缺乏勇气,好在心中一直有份温暖陪伴。

2017年,生活没有必然的变好和变坏,比起迎新,辞旧更难。对于过去,如果实在辞不去忘不掉,那就试着从这些深刻的过去里找出一些能用于将来的经验吧。

不要在恶趣味上浪费太多时间,不要满足于情绪的发泄,无所事事令人狭隘,进步总是自律的结果。无论何时,少抱怨,多学习。

以上,宝宝 们加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