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了,我以你的方式活着

你走了,我以你的方式活着

文/芳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简,你走了,我以你的方式活着,很长一段时间,我没对你倾述,别来无恙。

你知道,爸爸已经年迈,还不能安享晚年,那么,什么叫安享晚年呢?个人及兄弟姊妹的意思,什么都别做了,溜溜弯,找人闲唠唠嗑,可是我们的话让他很痛苦,他激烈反对,与我们沟通,他做活从不超负荷,做力不从心的事情,他把做活当做休闲,愉乐,如果真的不让他做活,似乎很痛苦,他的理由足够充分,只好依了他,其实心知肚明,他不愿意拖累儿女,只要孩子过的好是他最大的安慰。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的关系变了,小时候,我见到爸爸就跑,哪种敬畏使我害怕,尽管他是如此的爱我,给我钉纽扣,给我梳头发,对我期望极高,这一切迫使我害怕,害怕见到他,因为我从来没有做到让他满意,从来我都是让他焦虑的孩子,直到现在任然如此。

只是我现在不再怕他,反而会欺哄他,让他开心,这充分说明一件事,他老了,我长大了,他老到孩童似的可以欺哄,我大到可以承担所有的一切,电话那头,爸爸说:芳子,我听说你受气,我心里很难过,我楞了楞神,以为听错了,他又说一遍,我听说你受气,我很难过,在我确定没有听错老爸的话时,我哈哈大笑说:您听谁说我受气啊!我很坚定的语调告诉爸爸,我不受气,可是说话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我也难过了起来,为了不让爸爸担忧,我用成年人的担当,告诉他我很努力,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可以让他幸福,自己也有所依靠,我的理由如同他的理由足够充分,我和爸爸互相安慰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反复的问自己一个问题,我受气吗?爸爸为什么会这么问我,为什么会谈这样的话题,如此出乎我的意料,我回答不好他的问题,我深深的知道,爸爸是如此的爱我。

简,我比你幸福,你的童年那样的凄惨,你是那样的坚强,我有什么理由,过不好我的人生,我有什么理由不开心,我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可是个性中的某些东西,会是你一生的障碍,明明知道,是那样的难以克服。

简,很久没有想起你,而你每天都在关注我,今天,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刻骨铭心的想你,因为,爱情已经老了,尽管我相信它的存在,是专一而神圣的,而家庭如蜃楼一样的恍惚,尽管我相信它的温暖与美好,人生已过不惑,可是还一直活在期许之中,用朋友的话说,还是那个死样子,想多了情何以堪。

简,其实跟你唠这么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朝阳任然冉冉升起,生命尚在,我还可以努力,我就无比的幸福与快乐,感恩有你,与我同行,亲爱的简,今天就聊到此,各自安好,来日方长,保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