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_十年》我会走许盛源的道路(32)

整理这一条「生命工作」的摸索道路,其实不关乎他人如何,回到我个人最大的功课是“忠诚”与“理想化”。这也是我在生命成长中需要突破的。

对老师及生命工作的忠诚,容易失去自己。以华人行动为标杆,我妄图想成为老师那样的人,但忽略了我们其实是有很大不同的两类人。

对老师及生命工作的理想化,容易捆绑自己。我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美好,内在的清白感很强大,很崇高。而事实上,人性的层面,每个人每件事不完美的部分,却是我没有接受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些的发生都成为了磨练的基石,在不断的摸索碰撞中,虽然会有难过与奔溃,但每一次反而使我更加明确和有勇气的去走自己的路。如果不是刘老师对我的警示、不认同,那我可能在突破与改变的路上将更加缓慢。因为刘老师是对我有恩之人,而且曾许诺要跟随老师的方向,在大陆摸索生命工作。如果我跟老师的工作不一样,我会感到仿佛背叛一般,那份内疚或许很难令我有大的改变。

当刘老师在与宛圻的沟通中最终表明了个人态度,并且不接受我所探索的生命工作。我一下子醒来了。虽然感到被误解,但我终于明白,原来刘老师的生命工作,是刘老师的;我的生命工作,是我的。如果我们不一样,刘老师当然可以否定我,不同意我,但我不必为刘老师的生命工作负责。我们都为我们心中的「上天」工作,不为谁工作。

某个层面上,刘老师的态度成全了我可以真正有勇气,而不用带着内疚分离,去开始自己的道路。这是每一个人成长必须经历的,从对原有系统的盲目忠诚中解脱出来,学习忠诚于自己的内在信仰。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面对权威便是我的功课,分离这条路我走了几年,我知道相当的不容易。甚至即算心中已经知道了刘老师明确的态度,到可以逐渐接受,转而看见老师用这种方式成全我离开,也走了好久。

2017年10月,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和成长之后,我决定为自己做些事情,就我和刘老师的这段关系做一个正式的面对。我给老师写了一封信:坦诚的表达了对老师的感激,我们关系中的变化,并对一些听闻的事件澄清我的观点,同时明确表达了我对于自己未来工作的思考,我会走许盛源的道路。若能够,也希望老师可以理解或祝福。

或许老师有他的想法,很遗憾我没有收到老师的回信。但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面对刘老师的一份纠结得到了整理,完成了我的感激、澄清与告别。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是在马来西亚,我正式对外更名「许盛源」,它预示着我开始了关于许盛源的道路。从那时开始,我不再标榜自己为「生命工作者」,也不再特别对我所推行的工作加注“公益”“爱心”之类的标签。

我只是纯粹的做我喜欢的事情,用我喜欢的形式,我觉得正确的定价,获得恰当的收入,然后继续以我喜欢的方式工作。拿掉了身上的标签,启用许盛源这个名字后,是我工作最快乐最享受的一段时期。

事实上这个时候展开的工作,虽然场面变小了(不再办各种充满意义的大型活动),但为生命工作的专注度、深入度都大大的增加了(而这是我喜欢的)。我不再把精力放在如何「生命工作」之上,而是直接的服务生命,此时学员们享受到的服务品质和效果也提升很多。好评与日增加,其中最主要的标志是成就了一届又一届的旅程班……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