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之—— 借颗智齿,得颗离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颗智齿

前几天,我拔了一颗根正苗红,长势喜人的智齿。

尽管它还生在我的肉里,尽管它模样周正,健康无损。

但拔牙后的我,全然畅快,毫无难舍。

                  一颗离心

它和其他牙齿一样,一点点的生长,破肉而出。

它和其他牙齿不一样,扯痛神经,红肿发炎。

它用痛感传递信息:它非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有了离心,一点干脆,结束彼此的折磨。


                      “断舍”得“离”

智齿如是,万事如是。

断舍离的“断”和“舍”,强调的是选择和行动,而“离”则是一种状态——自在。

于物之自在,于人之自在。


我们先来看清这种状态,再做下一步的论述。

最近,《我的前半生》大火,我们以其中一句话为例。

贺涵说:“与其在外面热闹,不如安静的喝点好酒、吃点儿好鱼。”


现在我们一起,用“离”看这句话。

灯红酒绿,物欲横流是都市生活类似于鸦片一样的存在,它让人着迷却更让人空虚。今天也许是你在商场买下的昂贵商品,明天也许是你呼朋喝友相约的不醉不归。

这一切看起来光鲜、热闹、生气勃勃让人着迷,而确实,我们中的很多人也都沉醉其中。

剧中的贺涵看清了世界也能看清自己,他对非他真正想要的一切有着绝对的离心。

他不需要推杯换盏,不需要美味珍馐,不需要美女如云,他独处得自在,相守得真爱,离心有取舍,何须惹尘埃。

所以,他有了与其热闹,不如好酒好鱼的选择。

所以,他精进优秀让人羡慕。

当然,贺涵只是一个小说人物,而“离”也非知道就能做到的良好状态。

一如我对智齿的离心,也不过是它给的痛感的伴生品。

但既已看到了自己的离心,又怎能让它轻易离开,我试着用看待智齿的思维,去浅浅的看了一下我身边的世界。


关于物

诚然,使用工具是人进化的重要标志之一。

但社会发展至今,物质已非工具那么简单,它们可以是社会阶层的代表,可以感情个性的寄托,可以是好玩好看的消遣....

如:手机。它似乎已经成了人生命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从为了便捷使用手机到几乎反被它“奴役”,不少人其实对手机有了离心却实在难以做到。

再如:奢侈品。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又称为非生活必需品。然,一颗虚荣心让不少成为它的奴隶,卖身卖肉也在所不惜。

你看,看不清自己,看不清物质,很容易就做了“奴隶”。

当然,多数人的生活没有这样的极端,这只是个例子,而你要做的,就是想想自己,有没有对物的无可奈何,想不想要一颗离心得份真自在。

关于人

成年人都爱说,学生时期的感情才最干净、最纯粹、最让人留恋。这个总结和论述没错。

容易错的是下一句:成人世界没有真情。

成年后遇到知己真爱的大有人在,而需要尔虞我诈鬼话奉承的也不在少数。其中的区别其实终究还在于自己。

有人就是喜欢用空虚的假话和违心奉承维护自己的自尊心;有人就是需要勾肩搭背的成群结队才有“过马路”的勇气;有人就是喜欢用相交异性的数量来定位自己的魅力。

这样,你求什么真情?

有人,用真心去珍惜值得的人事;

有人,用耐心去度过人生的苦难;

有人,用诚心去感受生命的意义;

而这,也正是离心的自在。

离心难得,但,也许我们可以多看看自己,看看世界,慢慢的生出一份其中的智慧,助你在这复杂纷繁的世界穿行而过之时,依旧不染纤尘,归去来兮,可得初心。


关于“离”的论述,《断舍离》中并没有太多,这是我的理解和论述,各位看官取舍自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