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下午六点,秋日的阳光从窗棂探进来,温和地延伸到丁莉装满工作服,书,私人物品的纸箱上。

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当你浸在年月日的河里,浑然不觉得快,只是觉得件件事情追着赶着,有时还生出厌烦和疲倦的心思。

只是当你须得跳出熟悉的环境,重新审视过去时,留恋的感慨会如这温和秋阳,蔓延铺满记忆的天空。

丁莉,四十岁,急诊科护士长。就在上星期,她收到调令,去康复科做护士长。

二个月前,一个灰蒙蒙的阴天,早上5点多,丁莉就醒了,额部中心又传来熟悉的胀闷感,一夜,昏昏沉沉睡得不甚分明,门外女儿起床洗漱,水放得哗哗响,六点四十,她得起床了。

照例,丁莉拿着衣服上阳台洗,洗衣机的水喷出来,天蓝色的洗衣液一点点被稀释,朵朵白色泡沫裏住了衣物,水流带着衣物,一圈圈地开始旋转。

三角梅谢了,玫瑰花却开了二朵,拳头大的粉色玫瑰挂在枝头,走近看时,却发现边缘的花瓣有了枯萎的痕迹。

要补充点叶酸,二甲双呱缓释片和瑞舒又得吃上了,丁莉一边在阳台上踱步,一边烦恼地想,头部似乎更胀了。

一阵风吹过,玫瑰花颤颤微微,窸窸窣窣落下了几片花瓣,让人有层薄薄的的伤感,四十岁以后,似乎身体拉响了警报!

丁莉找过了几次院长,想调离急诊科。

“妈,妈,我的学生证哪去了?”女儿盂丽火烧火燎地的叫喊打断了丁莉的伤感。

等丁莉找到学生证,七点到了,“妈,你怎么又说头胀啊,真麻烦,我将来绝对不像你!”十二岁的孟丽并不能感受到母亲的难受,相反,她觉得麻烦,因为母亲的不舒服,似乎唠叨她就格外多。

周一,莫莉交接完急诊工作,到康复科找老田报到。

老田,莫莉二十年前的老师,康复科的老护士长。

老田身材纤细,就像十八年前一样,只是缕缕白发遮不住地探出头,鱼尾纹固执地留在了那双风韵犹存的凤眼旁,莫莉去接任时,老田笑容满面,神色间却有掩饰不住的疲倦。

六年前,原本为内一科护士长的老田,被临时调仼至新成立的康复科。

清晨,俩人走进病房,6床老大爷坐在床上,盯着鱼贯而入病房的医护们。大爷是脑出血病人,左侧肢体偏瘫,目前肌力是0级,就是常说的“半身不遂”。

“大爷,今天翻身了没有,让我看看PP啊!”

“红了一块哦,这样坐着不行,我把床摇下来,您试着翻个身。”

在老田的指挥下,床摇低了,老大爷躺下来,右脚勾着左脚,右手抓住床栏,麻溜地翻个了身。

“脚不错,手是右手抓着左手翻,不用抓床栏。”老田笑眯眯地说。

康复,如同朝阳下的露珠,滋润,清新,充满着希望,老田热爱着康复护理这个专业,病房里常能看见她纤弱的身影,像只勤劳的蜜蜂飞来飞去。

可是,那眉宇间的憔悴又从何而来?

“怎么这有休产假的,康复科编制是八人吗?”丁莉好奇地问老田。

“每次都是这样的,怀孕就弄来,休完产假就到别科去了。”一脸笑意的老田,霎间变成了阴云密布。

“哦,为什么这样,不占人头支出吗?”丁莉穷追不舍。

“能不能别问,最烦提人的事了。”

“为什么?康复科是个生孩子的过渡科吗?”

“你看,连个固定的临床班都没有,这怎么落实护理质量呢?”

“临床班需要怎么落实护理质量呢?”

“把病人的康复效果反馈给医生撒,还可多做护理治疗呢!”

“我们能做哪些护理治疗呢?”

“三氧大自血,耳针,中药包,三伏贴啊!”

“现在不能做吗?”

“动不动就差人,缺人,我心都懒了,做不起来啊!”

“要提醒医生开,及时反馈病人治疗效果,没有固定的临床班,就少了个轴心,是这样吗?”

“不想说了,这问题搅得心乱。”老田径直离开,不再理会丁莉。

老田渐渐远去,丁莉喑自叹息,问题或许不只一根稻草。

主任老刘一门心思发展专业,希望康复医生,护士,治疗师共同合作,可是他不知老田的难处,两人为了护士的事吵了几架,使得本就不堪重负的老田更是心灰意冷。

人,竟成了瓶颈,老田去意渐生,连找了几次院长,要求辞职。

新来乍到的丁莉,终于明白了老田说不出口的酸楚,也再一次清醒地看到,路,不好走。

还没等丁莉感概,意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早上07:45,丁莉背着小背包,走进康复科大门,护士站那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跑进跑出,这是怎么了,她有些奇怪。

“10床吃洋芋噎住了!”丁莉脑袋响了个炸雷,本来不紧不慢的她,像突然加速的汽车,旋风般冲进办公室,甩下背包,一身连衣裙就冲进病房。

一群人围着9床,病人是一名60多岁的老太太,床摇成了半卧位,医生在放开口器,老太太牙关紧闭,口腔无法打开。

“快把床放平!”丁莉跳上床,骑跨在病人身上,两手交叠,在剑突下一下二下冲击起来。

病人嘴边出现了土豆碎末,“取吸痰器过来,上监护仪,打留置针。”莫莉继续指挥。

康复科因旧楼拆迁的缘故,现在是暂居地,一大间屋,放了二十张床,中心吸引和吸痰都没了,只有一个氧气瓶和一个脚踏吸引器。

护士拖来吸痰器,莫莉跳下床,取下了床档,脚却够不到脚踏板,“阿蓉,你踩着脚踏板。”莫莉接过吸痰管、盐水。

不知是谁打了120电话,急诊科的人进来了!

开口器仍然打不开病人紧闭的眼关,女人双眼上翻,急诊科医生放入喉镜,吸痰管“嗤嗤”吸痰,引流管有血性液体出现,但未发现食物残渣。

有人递来了口咽通气导管,莫莉一瞧,可不正是明蓉吗?

七年前,她俩在急诊科,合作完成了一例洗胃窒息病人的急救。

一个星期前,丁莉从急诊科调入康复科,不熟悉病房管理的她,从急诊护士长变成了康复护士长。

七年前,急诊面临危机,她从手术室调入急诊,入科没几日,便碰上了棘手的抢救。

那一日,与她搭挡的,正是明蓉。

时光轮回,历史惊人相似,六年未遇窒息的病例被丁莉撞上了!

监护仪显示生命体征数值,血氧饱和度100%,血压190/90mmHg,老太太还是昏迷不醒。

“心跳呼吸停了没有?”重症监护室的王主任查看了瞳孔后问。

“没有。”

“怀疑脑出血了,需进一步明确主任。”王主任下了诊断。

阿丽将病人转走了,送入了重症医学科。

1小时后,传来消息说病人急性脑梗,由120转运到了上级医院。

紧接着,老田休公休去了。

周六,丫头上补习班,丁莉最近又有点脑供血不足,头像被什么箍住了,闷胀昏沉,她斜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啦,啦,啦”电话响了,是刘绢绢,“护士长,您班己经排了,我想下周四,五休息,行吗?”

“啥事啊?”

“儿子要去做个检查,老公做个鼻子手术。”

“班排了,你先跟别人商量换换,不行的话,再想办法。”

过了二天,丁莉上班,特意问起刘绢绢换班的情况。

“没换拢,她们有事。”

丁莉思忖片刻,商量让刘绢绢夜休第二天上个班,后面二天再想办法,可她万万没想到,绢绢立刻拒绝,莫莉很生气。

“为什么?”

“我不想倒急班,不上。”

“这是什么倒急班,上白班又不上夜班。”

谈不拢的两人发生了一场争吵,直到惊动科主任老刘,刘绢绢不依不饶,丁莉不再理她。

二十四年前,丁莉考入湖北中医学院,录取通知书白纸黑字四个字:高级护理。有人告诉她,这专业是护理高级干部的,真的吗?小镇长大的丁莉似懂非懂。

上了大学,环顾四周,丁莉这才弄明白,不就是护士吗?想到毕业,她内心焦虑,莫莉不想做护士,哪怕大家都说护士好分配,医生不好分配。

大学一年级,突然传来了天大的好消息,高级护理可以改学医疗专业,针灸,推拿,骨伤都可以,只要能考上。

那时候,毕业分配跟现在不同,大部分是国家包分配,医生常常被分配至县一级,甚至乡一级,护士则在毕业时被一抢而空,最差也是县一级。

丁莉的同学没一人报,她也在犹豫里错过了申报机会。

进入临床,护士与医生的差别出来了,医生劳有所获,护士却成为幕后英雄,职业前途晦暗不明。

做个康复医生,看看病人,钻研病例,相夫教子,日子是不是比现在平坦熨贴呢?

现在,年轻护士就敢跳出来,与自已面对面干上。

晚上,莫莉做了一个梦。

九岁的莫莉站在一大片荒地上,周围没有人,天色昏暗阴沉,乌沉沉的黑云从天边漫过来,一阵阵响雷似乎要劈开荒地,小莫莉却不害怕,仍然抬头望向天空,闪电照亮了莫莉的眼,她看见了,一朵闪着金光的云,云上有条张牙舞爪的小龙,对,就是龙,四爪,细长角,长须,黑色的鳞片泛着乌光,蛇形的身体在云上飞舞盘旋。

“你是谁?”莫莉向天空伸出手。

“我是你,你又是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莫莉脑海中响起。

护士晨会上,丁莉做了个决定,她宣布了若绢绢坚持己见,要休息又不肯接受安排,自已会报请护理部按旷工处理。但是,她也诚恳请求大家,给刘绢绢做下思想工作,不要为一件本可商量的事背负不需要的惩罚。

莫莉知道,这个团队的成长,或者,只能说是个群体,还有不短的路得走。

丁莉积极治疗自已的病,找治疗师做脑循环仪,上臭氧大自血治疗,跟随每日科室的晨操……

反复跟护士宣讲护士长工作不是应付上级检查,填补科室排班空缺,她的精力,更多的是思考科室护理专科发展,与老刘精诚合作,闯出一番新天地!

“我以前确实太不懂事了,以后一定要争气!”有年轻护士发出感慨!

“现在心情好了,上班不再是煎熬。”理解了丁莉的刘绢绢一反常态,积极配合丁莉工作。

时间很快过去,丁莉雷厉风行,正式提出康复护士要做“有温度的专业人”,同时一针见血指出“康复护士平均素质水平弱于其他大部分科室”,她下了一系列决定:制定排班休假规定,休假按需提前申请;拟定康复科护士轮转治疗区计划;推行5S管理方案;定下二个质量改进PDCA主题;找护理部及院长汇报人员问题,争取2名骨干到科;拟定康复科宣传主题《迈进康复之门~今日多珍重》(新入科护士郑重谈话;

这日,护理部下了调令,调了丁莉的老部下罗罗到科,或许是丁莉的申请起了作用吧!

人员的问题刚稳定,新的问题来了,这次不在护士内部,而在于外部。

那天下午,风雨来得突如其来。下班后,丁莉做了个脑循环,走进病房,与一个熟人刚聊上科室新技术三氧大自血的事情,老刘就冲进了病房,一脸不豫,像挂了层严霜。

“你就是嘴上说得好,说帮忙也不做,消防也不管。”

“啊,我不知道啊!”丁莉一脸无辜。

老刘没有理丁莉,掉头就走。

“啥事啊?”丁莉问还在病房做治疗的宁明。

“好像会上还给您安排了任务,就是年终总结汇报的事情。”

丁莉吸口气,这才真是莫名其妙,没人问她么,也没商量么,但为这样的事,彼此之间若有了隔阂,就不太值当了!

她走进了主任办公室,老刘黑沉着脸收拾东西,丁莉装作没看见。

“给我安排的啥事啊,刘主任。”

“算了,你就是光说不练,说的比唱得好听。”再次,丁莉踫了钉子。

“还是给我看看吧。”丁莉再三坚持。

老刘拿出了那个黑皮笔记本,指出了三个内容,原来是医院文化,患者感受评价,5S管理。

“啥时交呢?”

“下周吧。”

“好。”

事实上,这是丁莉第三次被老刘戴批评帽子了,都以丁莉退让作为结局。

这一路,又有多少风雨,每日清晨,丁莉走进康复科大门时,习惯性总要看看牌匾,前路等待的是什么呢,也许另一个丁莉知道,她隐藏在这个丁莉身体里,在某个不知名的时刻,习惯地跳出来解决问题。

或许,这就是四十岁丁莉的宿命!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623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044评论 1 285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482评论 0 23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50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66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30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25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4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70评论 1 235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1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53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16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39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4评论 0 191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41评论 2 262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89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