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更现实的良心拷问

如果说《素媛》是一个人的犯罪,那《熔炉》就是一群人的狼狈为奸。

同样是关于未成年人的性暴力,不同的却是电影带给我们不同层面的思考。

不像一般慢慢推进的剧情,影片开头就直接引入悬念,为什么男孩会自杀?引导我们去探究。

雾津,一个被雾气淹没的小镇,一开始就给剧情营造了一种压抑的情绪,这座小镇一定有不可告人的故事,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真相。

手语美术老师姜仁浩从首尔到雾津工作,为了能得到一份工作,还要给慈爱学校一笔钱,名义说是助学金,显然是学校领导层的腐败。

但是,面对早年丧母又有哮喘病的女儿,他只能选择接受付给了学校这笔钱。在得知妍半、宥利与民秀被性暴力后一心想为他们寻找正义,但却始终受到周围人与自己的良心考验。

妈妈告诉他为了孩子不要去管闲事,被告律师与自己的老师送钱希望他退出,公会团体盲目反对,这一切都让仁浩在自我良知与冷眼旁观之间犹豫不定。

影片中有三个地方让我印象深刻。

第一个场景是在校长的办公室门前。

仁浩准备拿着妈妈买的兰花送给校长,但却听到了校长室内教务主任打明秀的声音。

门打开了,教务主任举着高尔夫球杆傲慢地拉着明秀往外走,在那一刻,他面对办公室内的校长邪恶的微笑,又面对的教务处主任离去的背影,他犹豫了。

看到这里真的很气愤,不过主人公的确没辜负我们的期待,他丢掉兰花,追上教务主任,狠狠地揍了他一顿。

第二幕是在法庭上。

因为宥利与民秀有监护人,如果监护人选择协商,将意味着罪犯得不到法律的制裁,结果可想而知。宥利的爸妈有智障,民秀的爸爸卧病在床,他们都不得不接受了协商,最后只剩下妍斗的案件。

妍斗八岁时因车祸父母双亡,意外失去了听力,但可以听到音乐。在案件中,妍斗说她因为听到了音乐才到了校长室,看到校长正在强奸宥利,但显示法官无法相信一个听障儿童的话。

为了测试她说的是否属实,需要在法庭中当场听音乐。当悠扬的音乐发出,让整个影片瞬间温暖了起来,音乐仿佛也给了人们力量,在期待中,妍斗举起了手。

第三幕是法庭定罚。

好不容易收集到校长的性侵录象,交给了律师,当我们都寄予希望定罪时,电影却给了我们现实一击,校长及教务三人只叛了六个月的刑期,缓期一年,还可以保释。显然,原告律师选择了妥协,检察长也受收了贿赂。

当定罪后,我们看到的是富人权势的得意与聋哑群体的悲伤,那种无声却又想怒吼的神情,痛痛地扎在每个人心底。

整部电影看下来充满了愤怒与悲伤,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性暴力事件,是富贵、权威与弱势人群、与法律的对决,显然结果并不达人意,正如电影所说,为了揭露真相,人们仍然在继续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