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春天江南的花都开了,去华东带团刚刚回来,家里的天气阴沉沉的,只有正午的时候阳光明媚,亮堂堂的,心情才会开朗。

可能没有吃好的原因,觉得肠胃难受,明天清明节放了两天假,可能要待在家里学习,踏春已经结束了,鼋头渚樱花谷的樱花就像一片花海,风一吹来,花瓣簌簌落地,周围都是附近野炊的居民,早起才能不那么拥挤,三山仙岛的景十分的单薄,乘船来回反而头更加的晕,雕刻的石像是新修的,没有斑驳的裂缝,没有历史的沉重,只有那湖水,是荡悠悠的,是在光下粼粼的。

西湖的柳树发芽了,两边是垂钓的老头们,鱼儿上钩,我看的也很开心,西湖附近太适合居住了,只要有空闲,带一本书,找一个无人的地方,能够消磨一天。团里的叔叔阿姨们精神都特别好,乘船逛西湖,找找许仙白娘子的传说,这一趟才没有白来。

跟扬州的司机聊天,扬州三月,个园何园,瘦西湖,没有别的景了,吃的只有扬州炒饭,但淮扬菜太多,多的是自己没听说过的。行车途中,能看到一块块的油菜花田,夹杂着绿莹莹的池塘水,在将睡未睡,将醒未醒时分觉得它们特别的美,一座孤零零的房子,小门小户,二楼三楼,像隐居于山林,会幻想有没有一天老了,也住在山里看日出日落,住在铁道边,听火车驶来的汽笛声。

一起的信阳过来的司陪好细心,人家还是个男生,但想的比我周到的多了,可能我是懒了,这些景点来过了,再来需要寻找一个更新奇的点去捕捉,不然景都看腻了。

回来的火车上,睡在中铺特别的难受,下铺两个回老家扫墓的阿姨聊天聊的开心,一直没有听过,但总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我听的直皱眉,多少事遇见陌生人总能畅所欲言,但最亲近的人一句不提,而早已成家立业的他们,拥有更多烦恼,更广阔的天地,但我停在这一隅,一点也不想迈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