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3学生说,期末来临,老师要疯了

晚饭后,沿着河图路,向东散步,前面有两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女孩在慢慢走,一个马尾辫,一个梳了一个丸子头。只听到一学生说,我们语文老师这两天疯了,作业超多。另一个女孩说,我们数学老师才叫变态呢,一晚上发了3张试卷。

也许是职业的敏感,我就停下来问,你俩上几年级?作业能写到几点?

一个身材微胖,圆脸的女孩说,五年级,每天晚上要到九点多,有时十点多。

我略微算了一下,从下午5:30放学,到晚上9:30,共四个小时,除去吃饭走路的时间1小时,五年级的孩子晚上大约要做至少3个小时的作业。

关于最佳的作业时间,美国一家研究机构给出的结论是:年级数*10=作业时间(分钟)。也就是说,五年级的孩子作业的最佳完成时间是50分钟,不到一个小时,这样学习效果才最好。可事实呢?超了两倍多。

你也许会说,这是个例,临近期末复习,很正常。我的一个朋友是开作业辅导班的,他说,每天上小学的孩子大多的作业要写到晚上8:00,写的快的孩子能在7:30完成,有个别孩子能写到9点钟。初中写到11点钟那是常事,有时候会等到12点,有的孩子才做完作业。你想给孩子讲讲错题,或者让他们纠错,孩子们已经累得不停打哈欠揉眼睛,根本听不进去了。

我也是教师,教过小学也教过初中,但我的作业量每科每天不会超过40分钟。

我最看不惯布置作业不用脑子的老师,比如把哪一张试卷抄写一遍,把课文抄3遍,大量的反复练习会使学生获得好成绩,可是却毁坏了孩子们对学习的兴趣,学生把对老师的恨和学科联系在一起。“亲其师信其道”,同样,恨其师,厌其学科。或者称“爱屋及乌”,都是同样的道理。

小学阶段,小孩子对老师还有畏惧心理,布置的作业再多也要完成,敢怒不敢言,不写作业者寥寥无几。学生一旦到了初中,孩子们发现,当个好孩子太难了!七八科作业,要每天不停的写才可能完成,国庆七天假期至少要写5天半,还要听老师家长的话,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和不能发表自己意见等。

而做一个坏孩子,很容易。只要脸皮厚点,顶得住老师批评,那么,你就逍遥自在了。不用劳神费心做作业,每天上课可以趴桌子上睡觉,“眼睛一闭一睁,一节课就过去了,也可能半天就过去了”。不用晚上熬夜写作业,老师呢?她能有啥办法?不能打,不能骂,还不能罚站,政治书中讲了,我们学生有19种权利呢。

即使有老师罚站,也没关系,不就是站在教室外面吗?你可以看看天空飞鸟,可以看看校园风景。老师想打电话叫家长,学生报的家长电话号码是错的,没有这个号,或者“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再就是家长有新号码,学生说,老师我没有记住。你有什么办法?

即使把家长叫来,无非就是家长陪读,带回家家教。学生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家长也会疲倦的,你爱学不学,将来别后悔啊!孩子们呢,能自在一时说一时,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我在想,学生作业多,折射出教育中存在的以下问题:

1、教育评价唯分数论。考查老师教学质量的高低,水平的优劣,考查学生学习的好坏,唯有考试,教师常规工作可以马虎,但成绩好,所谓一好遮百丑。学生学业好坏,成绩就是证明。所以,由于指挥棒的作用,才导致减负成为空谈,辅导机构市场火爆。

因此,只有教育管理者注重过程化管理和评价,淡化结果评价,不把考试作为评优表先的唯一标准,学生和老师的负担才可能减下来。

2、学校的教研效果差,导致教师工作焦虑。期末了,总感觉学生差,只有发挥现代化的优势,学校的复印一体机整天不停,有时候一周能坏两三次。老师只花半个小时就可以印制几百份试卷,相信多做题肯定有好处,不去琢磨研究考试的方向,考试考查的目的要求,才导致作业布置简单粗放。

管建刚老师在《一线教师》这本书中说道,教师的第一要务就是要研究考试。知道考查什么能力,在平时工作中细化阶段目标,在各种考试中才能立足不败。

3、学校的管理要规范。比如作业量,不能等有家长投诉了才重视。不能打着为了孩子的未来的幌子,认为作业多说明老师责任心强。也不能简单的认为老师布置作业图啥呢?还不是为了孩子。

不能等上级要求了通知了,学校才去检查学生负担。对于作业量,我们时常要听听孩子们的心声。做一个无记名投票,搞一个问卷调查,总之,学校应该列为日常督查内容,制定作业布置、检查批阅的标准,定期总结。学生每天卡着表写作业,老师自己收集作业时间,获得反馈信息。这样形成良性循环。

每个学校的学生都最喜欢作业少,效果好的老师,体育老师音乐老师往往是最受欢迎的,除去人格魅力,其中最重要一项,就是没有书面作业。

有老师干脆说,那我明天开始,不再布置作业,彻底减负。这不仅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苏州中学的王开东老师,任教高三语文,从来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要记住,不是没有作业。去图书馆读书,看指定的电影话剧,做社会调查人物访谈,也是一种作业。

老师,让我们在布置作业是多想想,如何效果最优化?简单重复的作业尽可能减少,为了长远考虑,为了孩子的眼睛和身心健康,我们在创新作业形式,优化作业设计上,的的确确需要深入研究。

只有我们课堂效率提高了,老师不发疯,学生不厌学,家长不抓狂,我们“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才不仅仅是一句口号。“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一同努力,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