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车站随想

        因为列车的突然停运,导致改签到半夜2:55的票,晚上大约23点到达北京站,不过来的一路地铁上人员还是很多的,看来北京的不夜城是一直存在的,只是我没有体验罢了…    我早早进入车站,犹豫时间较晚,火车站的自助取票机没有往日那么拥挤,安检的时候也不需要排长长的队伍无奈的等待,进车站后也是与我往日所遇见及其不同的景象,一排排空空的候车座位,在我印象中我一直觉得火车站的座位配备太少了,今天却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多座位,过了12点后,困意袭来,但是由于尝试了各种可以在椅子上睡觉的姿势都不舒服后,我脑中突发奇想的想去看看别人是怎么休息的,于是从右手边最近的候车室、走廊、过道,凡是我能到的地方,挨个巡查访问,只见有豪放者从垃圾站拾来纸箱,将其拆开平铺于地上,为自己做的床,在其床上施展着日常舒服的睡姿;有享受者拿来野餐用的苫布铺到自己身下,并且为自己撑一把伞来遮弱一点光亮;有苗条者面向候车座椅的椅背,自己的腰部以下轻松躲开扶手的干扰,睡得尤为香甜;有追求完美者干脆将两个椅子面对面合到一起为自己做了一个大大的摇篮,也许正在梦中唱着摇篮曲吧;有习武者背躺到椅子上,腿和臀部紧靠椅背,高高升起一双大脚,这应该是倒立的改良版吧;有一家三口席地而睡的,感觉舒服的像在自家炕头上,这才是一家人的和谐与统一;也有父子相视而卧的,儿子守着父亲,父亲看护者儿子,亲情间的爱意即使在睡梦中也散发着;也有好几个老人并排躺在纸皮铺着的地面上,睡姿各异,但都很安详;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通点,即使睡得再舒服,也将自己的包包守的死死的,这包包可是今天宿到地上换来的,也是对社会大众道德的不信任。

      我挨着走这些候车室,走到每一个候车室里都能回忆起自己曾经排对上车走过这里,那种熟悉的感觉告诉我我已经来来往往多次,但从未像今天一样这么认真观察过这里,注意过这个注定都是过客的这里,然而这里却从未改变,而我已经度过了好几个年华,从一个懵懂的学生成长为一个对社会浅有了解的社会人。

     看着一个个显示屏上闪过的地名,有的熟悉、有的陌生,有的深刻,有的未知;我不由得在想如果每一个进站口就是到各个地区的结界,只要选中你想去的地方,通过进站口瞬间便可以到达那里,也许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也可以在此处找到,也可以找到些别的东西,这样车站就成为与各个空间共通的结界点,如果大家有需要可以通过车站抵达自己的理想之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