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珂的原创小说《沉》   (全)  」

阅读:762092011-05-15 12:21

标签:爱尔兰易珑静宿舍虎口不知道杂谈

C.K的小说《沉》说是小说,不如说是她的自传每一个人都是有原形的、绝望而忧伤的文笔、流淌进骨子里的悲凉、祭奠K, K,安 C.K的小说《沉》说是小说,不如说是她的自传每一个人都是有原形的、绝望而忧伤的文笔、流淌进骨子里的悲凉、祭奠K, K,安

(一)

他被几个人念着一,二,三小心翼翼抬下了移动铁床,安置在病床上。­喉咙上,鼻上,手腕,下腹部,尿道上,插满了管子。包着一层层碘酒染黄的纱。­­手术做完了。花了六小时。­在癌细胞扩散前割掉的肠内肿瘤。­足足一斤多。­­­而六小时前,听完护士一再强调的手术风险,她签了两次家属同意书,以及大大小小附加的保证书。­依旧还是坚决要求他不能再拖延,必须做手术。一切后果与医院无关。­他才终于躺在手术台上。­­她知道他之前还有冠心病。他的肾有结石,胃,胆,都有大大小小的毛病。­所有肝脏功能都在衰竭。­­这是他这四年内的第七次手术。­­­­他躺在病床上,她帮他盖好被子。­拿棉签沾了点温开水涂在他干裂的嘴唇上。­触摸他手脚,冰凉。­她起身去灌满热水袋,捂在他四肢旁。­然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看他无神地睁着灰色的眼睛,盯着点滴瓶。­­­她开始和他轻声说话。­注视着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不停地说。­­疼吗。­很疼吧。­等过年,爸爸还有妈妈他们都会回来看你。­你想玩什么呢到时候。­我也陪你去。­­你听我说话。­不要闭着眼睛。­医生说你还不能睡觉。­不要睡。­再坚持两个小时,就可以好好休息了。­­手术很顺利,他们说你过了最难的几关,现在只要好好调理。­不用多久,会好的。­­他发出像是呻吟又像是笑的一声闷喘。­­­她想他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现在的他,只是靠着意志在博。­­­而手术前,他依旧声音洪亮,与她说笑。­即使那时也已经吊了四天的点滴。­洗了无数次肠。­滴食未进。­就像一直那样坚强般,她从未见他皱眉喊过一声疼。­­­那天她还陪了他去照过胃镜。­她站在旁边,看着他脱了裤子,侧躺缩在小床上,医生把粗的橡皮管缓缓捅进他肛门。­­那天上午他洗过一次肠,也许是护士大意没有灌干净。­胃镜快做完的时候,她看到他下身周围喷溅流出少许稀黄的液体。­医生小声发出咒骂声,回头责备地看了她一眼。似乎错在她身上。­她默默从口袋掏出纸巾,弯下身一点点帮他擦拭干净那些污水。­­有那么一秒钟,她和他的目光相对到。­他无力地埋下头。不让她看见他的脸。­她心里忽然一阵恶狠狠的快意。­指尖微颤。­

关于他。她有那样一个小盒子。

装满幼时姑姑对她说过所有关于他的片段。

那些话语是极秘密的记忆胶卷,她把它们埋进骨骼,随着她慢慢长大,酝酿成形。

由着最初模糊的想象画面,愈渐清晰。

他的暴行。 他一次次地把那个孩子吊在屋檐,用军带狠狠鞭打。

只是因为各种孩子犯下的小错误。

拳打脚踢,不准他吃饭。小学时的第一次因贪玩而放学晚归。

他恐吓孩子跪在门外,不准离开半步。

那是在冬天,他任他整整跪了一夜。

隔天没有准许孩子继续去上学,而是拖着孩子发高烧已近昏迷的身体,

用带刺的粗藤条,扎进孩子的小腿里。

不管孩子怎样哭喊,他像着了魔般不停地扎抽。

直至邻居闻声赶来叱责,他才住了手。丢下孩子给邻居草草包扎伤口。那年的一整个冬天,孩子的小腿骨发炎肿胀,伤口溃烂。

走路瘸跛。

他视若无睹,甚至变本加厉地凌虐。

孩子十八岁生日那天出了一场车祸。几乎丧命。

住院间。

他去看望过一次,用最暴戾的语言恐吓威胁病床上的孩子。

并告诉孩子,他是他的累赘。

孩子在他拂袖而去的第二天,放弃了所有求生意识。

偷偷挤去输液瓶内的药水,试着往自己大腿脉络注入空气。

却被护士及时发现,孩子活了下来。他当然也听说了那件事。

在出院的那天,孩子一个人慢慢走回家。

于是迎接孩子回家的,依旧是一顿鞭打。

而孩子从那时起便不再与家人说话。r /> 他沉默着,以惊人的韧性开始生长,离开了他,以双手谋生,起业,养活自己。孩子经历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那是全国经济复苏的新几年。

孩子的成功来得迅速。像是一夜之间筑就的城堡。当孩子在某天衣冠楚楚回到那个家时,那时的他,已是憔悴不堪,神情邋遢。

逃离般地,远居爱尔兰。

那个孩子,是她的亲生父亲。 她一直深爱她父亲。

如果一定要有这样一个形容词的话。

是的,深爱。

并自然地理解了她父亲对于他之间的沉默,隐含着什么。

她见过那一圈淡白的痕迹,环绕在她父亲的小腿膝骨处。

她知道得太多。

印象里她父亲的那次暴怒,缘由她过早问过不该问的问题。

于那时起,她从此不再提问。有关年代。有关他。

只是因为,她父亲不喜欢她这样。 她八岁时,他曾回国内住过一段时间。

他带着她一起睡。

那个夏天的晚上,他的手指伸进她的被子,可耻地探入她腿间。

她闭眼假装睡着,感受他的触摸。

似懂非懂。

只觉有隐晦的肮脏。

想象若她父亲看到这幕,会是什么样。

而她终究只是恐惧而小心地守着这个秘密。像某种龌龊而危险的宝藏。

她把它一并埋进了小盒子。

在她的成长游戏里。

她悄悄想着她的姑姑。

那个曾被他逼着接受一段仓促的交易式婚姻的女人。

结婚后另一半挥金如土,背叛,分裂,家道中落。

年轻时的艳丽骄傲已被琐碎磨成黯淡枯黄。

她父亲同父异母的姐姐。

她的姑姑。抱着幼时的她,曾那样地咬牙切齿,神情怨恨。

一遍遍低声轻诉那些故事。亦像自言自语。 她看过他年轻时的一张照片。

穿着军装。五官英俊。

不带表情却是在微笑,嘴角恍有愁苦的线条。她知道他曾有过四门婚事。

而她父亲的亲生母亲,是他第二任妻子。在产下她父亲那刻,失血过多死亡。

一定是在那时起,他也跟着死去。带着他对妻子痴迷到古怪的所有情感。她这样想。

认真地想。

也许,她不恨他。

而有种毒液,却像是烙在遗传基因的每一滴血液里,与生俱来。在骨骼。如毒针般扎进心脏。r /> 也许是在更早以前。

当她不经意在成长中的某天清晨发现,

那些毒汁早已淌进她身体的每一部分,带着她父亲十八岁那年残存下的愤怒隐忍。

她走到病房外,靠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点了支烟。

从九楼往下看着车水马龙。

有点冷。

她张开手掌,轻轻动了动微麻的指尖。

天越来越暗。

掺着几抹不协调的灰红色浮云。

抽到第三支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开始在放烟花,

一声接一声地巨大轰鸣,在已经变黑的天空上绽出一朵朵鲜艳的色彩。

她愣了几秒钟。掐熄了烟头,走回病房。

他已经睡着了。

下午的时候他说想吃点有味道的东西。

她去买了话梅粉,微微加热,注入插在他口腔的输管里,

看他贪婪地舔坻嘴唇,吸着咸味。

他目前只能这样进食。

她盯着熟睡中的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去和值班室的护士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她坐在江边,看着水面发呆。

已经很久没有去了。

以前她很喜欢一个人在那里坐上半天。

已经快晚上十点。

想起明天还要赶早去医院帮他洗上次换下的几套睡衣,她收起烟盒,正准备起身回家。

有情侣小声嬉笑着从身后走过。

女孩子的声音很悦耳。

又是那种熟悉的甜腥味。

她敏感地回过头,注视着那个女孩陌生的背影。

下意识地扶住左边手臂。

她一直没有问起YLJ那种有着甜腥味香水的名字。

05年的夏天。

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她。

那种味道,依然清晰如昨天。

YLJ坐在她的床上。

穿着那件紫色吊带背心,用水笔在画簿上悠闲地乱画着。

而她坐在另一端的软椅上,漫不经心地随手翻着书,偶尔抬头看看YLJ一眼。

什么时候走?她踌躇了会儿,尽量用随意的口吻问床上的人。

恩?啊。不知道。YLJ也抬起头,看了看她。随即又低下头继续涂画。

他没打电话吗?她问。

打了。但是这几天好像比较忙的样子。说有空了就过来接我。

恩。她又低下头看书。

怎么啦?我在这里打扰到你了吗?YLJ扬起眉毛。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YLJ放下笔,瞪着她。死小孩。

沉默了一阵。

她忽然小声说,他人怎么样?

就那样呗。

你爸妈都喜欢他吧。她问。

恩。这才是重要的啊。YLJ略带讽刺地嗤了声,懒洋洋地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你是什么时候从那回来的?

很久了。你走了没多久我就转学了。

啊,我不知道呢。

你当然不知道。

肯定很想我。YLJ笑眯眯地把脸枕在手弯里看着她。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有什么东西突兀地升上来积在胸口。像是怒气。

我觉得自己有时候接受不了很多东西。

YLJ忽然轻声说。把脸转到另一边,没有继续看她。

但是好笑的是每当我那样想的时候,

就一定会有人告诉我,那些我觉得接受不了的,其实往往才是正确的,是我真正所需要的。

再后来,我难过到不行的时候,就开始会向自己妥协。

我想着,到底是我不正常呢,还是他们不正常。

也许是我……

不然为什么只有我这么难过……

然后我又会想,这个问题也许我只会问你一个人,也只想从你那里得到答案。

她没有说话。头低了下去看着地板。

我很害怕。YLJ自言自语般喃喃地说。我真的很想你。

但是没有用啊,是不是?她说。声音微微颤抖,

我们不会得到想要的。

有好一阵,她们都没有再说话。

她抬头。

还是和从前一样,YLJ哭的时候总是不肯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仿佛快要微笑般的神气,勾出左边脸上一道狭长的酒窝。

大颗的眼泪缓缓滑过那张瘦削而倔强的面颊。

她狠狠瞪着YLJ。

然后,表情淡漠,别过头去、

最后一个晚上。

她们缩着脚坐在地板上说话。

送你一件礼物。

恩?

可以让我们一直在一起呢。

真的吗?

恩。你想要吗?

想。

刚开始会有点疼,你怕不怕?

你给的就不怕。

这是什么?

她看着YLJ从床头的包里拿出的针管,一支导管和一包白色晶体物的东西。

冰。YLJ轻轻说。我一直在用它。让我很快乐。

我想要我们有同一种感觉,想着我们在一起……

她盯着YLJ那张恬静的脸。心忽然疼得厉害。

然后,点了点头,神情坚定。

针冰凉地刺入血管的时候她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弓起身体。

那是什么样的陌生感觉。

硬生生地注进了身体。

有一瞬间她听不见任何声音,却又像四周全充斥着最尖锐的噪音。

血液像有了生命般在体内怒吼,她恐惧地在失真的寂静中听到它们在沸腾的声音。

心脏在迅速鼓胀,快要破裂般地亢奋。

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在震颤起来。

小腹绞痛得让她不能呼吸。

大脑一片空白。

左手臂渐渐完全没了知觉。

她开始痉挛。

忘记过了几个世纪。

背部已全被汗水浸湿。

她像浮在另一个失真的世界。

有只无形的手在拉扯着她所有的意识。

她就像一个极度疲倦的人,只是想睡,却被那只手不停地残酷地唤醒。

那只手在她体内,翻搅着她每一个细胞。

令她更困倦,却也更亢奋。

有另一只更温暖的手在轻轻抚摸她头发。

她艰难地握住那只手,和它指尖相扣。

有温热的液体滴在脸上。

她抬眼,小声对那只手的主人说,让我抱抱你。

YLJ一语不发地跪在地板上,搂过她的头。

她虚弱地抓住YLJ腰上的衣服坐了起来,脸贴在她柔软的胸上,听着那颗心脏熟悉的律动。

痛楚随意识变得模糊而遥远。

她的世界,全是她的影子……

一切都被巨大的黑暗所带来的温柔吞噬。

那时候。

她忽然渴望着就那样死去。

想要带你去往那个小小哀伤的世界

没有快乐,没有痛苦,没有欲望

想要再抱抱你,和你十指紧扣,我们取暖

没有任何声响。那里只有我和你。

她还是总会在某个凌晨梦见她。

空荡荡的大体育馆。

YLJ坐在大理石阶梯的最上面一层,小腿露出一截轻轻晃着笑嘻嘻地招手叫她过来。

她站在下面,抬头看着她。一时间忘记说话。鼻尖发酸。

脚底却有突如其来的冰凉。

猛然低头,体育场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一片汪洋。

恍惚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移不动身体。

YLJ还在叫她。

口气开始焦急。

快点啊。过来……你在做什么?

她想张口回答,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瞪大了眼睛看着YLJ。

水已经快要淹到了脖子。

她辛苦踮起脚尖。

过来啊。你怎么了?快点哦……

声音渐渐变成一片巨大嗡鸣。

她惊恐地注视着周围的海水在迅速上涨,一点点往上淹没掉自己。

沉入海底。

梦醒。

呼吸轻微急促。

她睁着眼睛呆呆望着天花板片刻。

再也睡不着。

坐起身,从枕头底下摸索出匕首。

红线已经褪了色,黯淡地缠在那把锈迹斑斑的刀柄上。

刀尖亦不再锋利。

她伸出一只手臂,细细端详上面那些交错着的丑陋而不成形的疤。

有些刀伤已很早痊愈了,留下一些深深浅浅的粉红色疤痕,泛着淡白而不自然的光。

还有几条尚未完全剥落的细长血痂,几礼拜前的新伤。

她握紧了刀柄,缓慢地,用力开始在手腕竖着划了下去。

小心地避开着筋和血管。

闪着暗色铁光的刀尖划过新的皮肤。

一下,两下,三下……

渐有钝器割裂的痛楚。

她慢慢加重每一道的力度,似在雕琢一副图画般的专注而认真。

沿着那条已红肿的凹线原地划着,旁边的皮肉有碎小的纤质开始微微翻起,渗出细的血丝。

呼吸愈渐平缓下来。

刚才割的伤口还在隐隐抽动。

她把匕首放回枕底,侧身躺了下去,把自己蜷成一个温暖的小球。

闭上眼睛。

那把匕首。

她一直带在身边。

是她们认识第二年的平安夜里,交换的第一份礼物。

同样的刀身,找铁匠刻了两人的名字,缠上红线,一人一把

沉(四)-中2007年03月10日 星期六 下午 02:31记忆是所有温暖的源泉。

潜伏在灵魂深处。

她时常听见它们的呼吸。

以缓慢而温柔的姿态,一点点吞噬掉所有光线。

小学中途曾被父亲送往一所私立学校寄宿。

六年的时间。

YLJ是在她念六年级时转校进来的。高她两个年级。

当时和她编在同一个寝室。

都不爱说话的样子。

她们第一次真正认识,是在那年学校举办的圣诞节晚会上。

只记得那天不开心。

忽然的想家。

已经是进校第三个学年, 爸爸没有来看过她一次。

当全校的人都聚在了操场上围着一堆堆篝火吃东西,看各个年级表演的节目。

她却独自坐在说说笑笑的人群角落,默不作声只是低头发呆。

到开始播电影的时候,篝火都灭了,操场变得黑压压的。

她四处望了望有没有老师在,决定先走。

她总喜欢带着CD去教学楼四楼音乐教室窗外的大平台上一个人听上半天。

那天去了那里的时候才发现平台上已经有人在了。

看背影是个女生。

她没有出声,独自走到平台另一边,往下看着操场。

那个女生似乎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警觉到旁边有人,急忙转过身看着她。

她也侧头看过去。怔了怔。

音乐教室里的灯光隐约透在平台外,打在她们脸上。

YLJ头发被风吹得乱乱的。

脸上还挂着几行没有没有干涸的泪痕在。

看见是她,表情仿佛有点调整不过来,带着微微诧异,瞬间又换成恼怒的神情瞪着她。

你看什么啊,低年级的。

她也瞪着YLJ。不说话。

气氛有点尴尬起来。

两人都很用力僵着表情大眼瞪小眼。毫不示弱。

片刻。

她忽然哼地一声笑了出来。

YLJ也笑了,擦了擦脸。

你在这里做什么?YLJ侧头问她。

不知道。你呢?

一个人瞎转着就转来了。

她们就并肩坐在那个平台上,开始聊天。

忘记她们说过了什么。总之谁也没有再难过。

当时的不开心,似乎成了那么遥远的事情。

只记得那天风很大,她们紧紧坐在一起瑟瑟发抖。

当12点学校的钟声敲响,晚会结束,她们回到宿舍时,脸上都冻得红红的。

却是挂着微笑。

学校是全封闭式管理。

当时全校学生也才不过两三百人。

各个班级的人数更是少得可怜。

教学老师,生活老师,各种教官,加起来都比学生人数多。

而学生却大多来自单亲家庭,亦或有钱有势的高干子女。

一切枯燥而乏味。

那些日子。

她们会在晚自习时偷偷各自从自己的班上溜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