粥铺,一直都在!

曾和我一起在粥铺上晚班的她昨天来电话了,说我的文字刊登在了正粤报刊,并嘱之我去领稿费。我淡然一笑,这算不上什么好稿。选上,便已是一种知足。

写下这些淡淡的文字,只是为了纪念那段人生的感动。

离开粥铺已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混混噩噩地度过,离别时说的那些话,我至今都还没有兑现,可能事先说得那么从容,但经过时间的反复斟酌,也会变得如此纠结。

就这样,脑海中对于粥铺便没有了太多的印象。其实,偶尔随公交路过那条新民路,眼睛也会不由自主地朝那边看稍纵即逝的风景,隔着一层玻璃世界,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那条路不知走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曾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的走过。

电话那头,她说凉菜阿姨想我了,要我抽个时间去看看凉菜阿姨,可我总是以时间来推脱。“好吧,全世界就你最忙,我每个月放月假了都会去看他们”,头脑中不断重复着她的话,或许也多了一些惭愧,我就这样,说着不真的话,做着虚伪的事,无需过多的解释,我只是觉得相见不如怀念。

和凉菜阿姨在电话里通了一会话,从她嘘寒问暖的话语中,感觉她苍老了许多,也许是我们这几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没在她身边的缘故。

想想当初和她算计下班时间的到来,时而因为一些琐屑小事斗斗嘴,也会打一碗饭菜送到她手边。那个晚上,五六个人下班后走在那条路上,直到新民路的尽头,昏暗的灯光缓缓地照在她身上,她的脚步是如此的轻快,只为目睹橘洲烟火最灿烂的那一刻,看了多次烟火,我已放平心态,于是便留意着这些仰天的面孔,欢呼雀跃,如此而已,对于一个中年妇女,此刻就像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小孩,看着划破天际的烟火,也会发出哇的一声。跃空、散开、坠落,仿若人的心情一般。不知道下次观烟火时,她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她说店里很不景气,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人数天休假,想到这些,心头便感到一阵辛酸,曾经我们一起为粥铺挥洒汗水,如今成了这样,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唯一不变的只有这过往的记忆,或许此刻想想,我也会毫不掩饰自己的眼泪,你说我脆弱也好,猥琐也罢,我只是选择用一种自然的方式去释怀。

淡淡浅伤,随着星的破碎,跌落无声。我在这里,一直都在。

正粤粥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