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大作战

20150606133401_BNWGi.thumb.700_0.jpeg

我叫魏初一,建筑设计师一名,现28岁,有车有房有女友。每天拿着稳定的收入,父母在老家有退休金供养,现两人正商量着打算去哪一家疗养院养老或是全国旅行。生活对于我来说接近美满,可还有一件事困扰着我.....

“嗨呀,我说巍哥,男人有钱有闲,未成婚还没一纸婚书的法律束缚着,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何必自掘爱情的坟墓啊?”张宇升拿着话筒,一双浓眉都要挑飞到天花板上去了,他见我无反应,便站起身拿着话筒道:“你看看小董,好好一有志青年,结了婚后,连出来唱个歌喝个酒都得向家里汇报!”

小董不好意思的扶了扶眼镜嘿嘿笑着,又低着头拿起手机摆弄起来,k歌房里灯光昏暗,他手机上幽蓝的光晃上了他的眼镜,小董忽然抬起头,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夺过话筒道:“汇报个屁,我直接跟我家那位说我就是和朋友出来喝酒唱歌,让她在家乖乖的等着。”

他说罢,又看着我问道:“大哥,你不是一下班就回家陪女朋友么?今天怎么请我们唱上歌了?”

胖丁中气十足,一人说话顶上两把话筒:“你不知道,咱魏兄就是找虐,请咱几个成功有妻人士讲讲经验,是怎么求婚娶到老婆的。”

张宇升听此,便抽了抽嘴角:“我这昨天刚分手大解放,今天就要看自己好兄弟巴巴的去跳进火坑,真是刺激啊。”他说完,两双大眼睛里又是写满了八卦:“怎么?嫂子逼你求婚啊?”

听到这儿,我又打开手机,上面未显示一通未接来电与短信。

“唉,她要是逼我求婚就好了。”我与楚瑜相识五年,交往三年,刚认识她时,就知道她是《**心锁》的作者,想来她写过那么多爱情小说,应是一个很懂浪漫的人...可再接触后才知道,楚瑜的生活单调乏味到了极点。

张宇升的眼睛都开始泛起光了:“什么?嫂子都没提求婚的事?哥们儿觉悟挺高啊。”张宇升说着又搭着我的肩挤眉弄眼道:“嫂子还有没有姐妹啥的?介绍一个给我认识一下?我那些小女友,三天两头的吵吵结婚,你说烦不烦。”

我看着他,呵呵道:“等你遇到一个不着急结婚的女友,有你哭的一天。”张宇升哈哈笑着,小董的手机在角落里响起了震动,可小董却拿着话筒忘我的唱起了《死了都要爱》。

“砰”隔音门被撞开了,小董唱得忘我,可张宇升却反映机敏的第一个跳了出去拦住了来人:“嫂子!来唱歌啊?”

胖丁见大事不妙,便凑到小董身边道:“嫂子来了。”

“怎么可能,我跟她说公司加班.....”小董的声音由话筒里传来,背景音还是死了都要爱。

张宇升最后也没能拦住据说初中就练过散打的毛兰兰,她一个健步夺过了胖丁手里的话筒:“董思张!你胆子肥了是吧?还会撒谎了?”

“哎,姐姐姐,有话好好说,你把话筒放下!”张宇升在后面拦着毛兰兰,胖丁用宽硕的身躯护着小董。“吱.....”刺耳的声音直由上面两个播音器放了出来。

一阵混乱后小董陪着不是拽走了毛兰兰。房里就剩下我与胖丁、张宇升几人干坐着傻眼。过了良久,胖丁才想起打电话:“喂!媳妇,出事了,你快打电话劝劝毛兰兰,这要是闹大了指不定是一件血案啊!”

张宇升也开始打起电话:“喂,宝宝,啊?我是谁?我是升升啊,有个事儿求你....大事!你快给毛兰兰打电话,让她下手轻点儿.....”

毛兰兰那暴脾气上来,我们三个大男人去了也白搭,歌也是唱不下去了,我们便就此分手。离别时张宇升道:“哥,不结婚是个好事儿。”

胖丁推着张宇升道:“我觉得结婚还行....不过,你和嫂子是怎么看对眼的?求个婚哪有那么多讲究啊?”

我送别了二人便回了家。打开门,第一个来接我的果不其然,还是我们俩养得猫,多米。楚瑜还在书房里码着字,她一定又是这个姿势由早坐到了晚。

我敲了敲门,楚瑜转过头,她那天生自然卷偷偷的溜出了一柳跑到了胸前,对此楚瑜也是不甚在意的:“咦,你回来啦?”我笑着点了点头,楚瑜又回过头码起字来:“等一下,等我十分钟,还差一点点就收尾了!”

我低头与多米对视,我问道:“她吃饭了吗?”多米“喵”了一声就跑到了楚瑜的脚下。待楚瑜出来后,抬头看了看表才发现已经十一点了。

楚瑜跑到了饭桌前,惊喜道:“你煮面了?”她说着,便要去厨房拿两个碗,我摆摆手道:“我在外面吃过了。”

“哦”楚瑜坐了下来,低头开始吃面,她终于想起问道:“你和谁出去吃的?”

我一边逗着多米,一边状似不经意道:“和胖丁他们,吃过饭又去喝酒唱k了。”

楚瑜点点头,显然对这个也没什么兴趣,她打开手机,翻看着朋友圈,才“噗”的笑出了声。她把手机传给我,是毛兰兰发的一条动态,上面写着:“天朝第一重罪,坑骗老婆,牢底坐穿。”

而小董也发了条动态是:“感谢老婆不杀之恩,牢底坐不穿,我还能坐一百年。”我摇着头笑了笑,又看楚瑜将面汤都全部喝了下去,便问道:“还想吃吗?”

楚瑜摇摇头满足道:“吃饱了”她说着,就去了厨房。我紧跟其后,由背后抱住了她道:“你觉得毛兰兰和小董怎么样?”

楚瑜歪歪头笑道:“有点痒....”我又蹭了蹭她的脸,道:“你擦了什么?脸好嫩。”

楚瑜转过头,尴尬道:“什么都没擦,可能是坐电脑前坐久了.....”我低头盯着她,楚瑜果然很是耿直:“是脸出油了....”我俩互看一眼,便是默契的跑到洗手间,开始洗脸刷牙。

到了晚上,楚瑜已经沉沉睡下,我却久久不能入眠。抬起头,就见一双碧绿的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我。

我吓了一个激灵,才见多米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跑进了卧室。它喵喵叫着,我悄悄起了身,直接将猫拎到客厅:“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要干啥?”

多米在地上急得直打转,最后扒着门要出去。我奇怪的打开门,多米便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一只小黄猫进了门儿,多米熟练的就带着小猫进了自己的猫窝,那小猫进了猫窝后,多米也挤了进去,与小猫相拥而眠。

......这算什么?多米都与那小猫在我的见证下成了合法夫妻吗?

回到卧室的我看着楚瑜的睡颜更是久久不能入睡。打开手机便私信张宇升:我要结婚,快帮我想个求婚方式。

不一会儿,张宇升也发来消息:哥,你不是说笑?

很快,手机又开始震动,这一次发来消息的胖丁,张宇升不知何时建了个群“求婚大作死”,我一时无语,张宇升道:“哥,等我给你制定一个完美的方案。”

胖丁也道:“这周六你带嫂子出去不?我这还有游乐场的动漫嘉年华券。”

一直未发消息的小董也发来了消息:“什么?你要跟嫂子求婚啦?在这周末吗?等我带着姐姐去买衣服做头发!”

屏幕里一度陷入尴尬,最后张宇升发道:“毛兰兰!不准说出去!”

放下手机后,我便一夜无梦睡得安心。第二天一早,张宇升就有效率的发来了求婚作战书。我仔细研读准备着计划,可也有意外,多米带回来的猫竟然生下了小猫崽儿,还好楚瑜的新作也完结了,有好一段空闲时间,她便开始在家里照顾起猫来。

作战第一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楚瑜是个言情小说家,我便要仔细研读她的作品,不过之前也不是没读过,只是一读起来就想睡觉。

我坐在书房,读起了她新出版的小说,楚瑜走进来,看我在看她的书,便笑了起来:“你怎么有空看这个了?”

我低头道:“学习学习。”

楚瑜也随手拿起一本书便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我打着哈欠翻过一页,楚瑜看着我道:“读起来很痛苦吧?”

我点点头,看着楚瑜满脸笑意便又摇摇头,楚瑜道:“我写起来也痛苦,这些言情的各种梗也就骗骗花季少女,像我们这种大龄青年,早就免疫了,而且读起来还耗费光阴。”

这句话在认识楚瑜的第一天她就如此说过,只不过我一直认为她是谦虚。楚瑜又笑道:“以前给我妈看,我妈倒是看得来劲儿。”

我点头道:“看来受众也有阿姨这个年龄段儿的。”

楚瑜摇头道:“我妈从小就看我日记,不在乎内容,只在乎有没有错别字!”楚瑜说着,好像还有些不忿,我一时无语,只好道:“好久没看你的小说,别人的小说主人公的名字都挺美的,你这名字,什么张璐妍、韦春新啊,这名字也太亲民了吧?”

楚瑜撑着下巴点头道:“世上哪有那么多长得好看名字也好看的人啊,都是骗人的,亲民也挺好啊。”她说罢,便又转过头看着我笑道:“经朋友认识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名字超好听。”

楚瑜的眉眼弯弯,天生笑唇即使不笑也会让人感到很舒适,我看着楚瑜的眉眼竟一时不知怎么接话,楚瑜又笑道:“不过后来听阿姨说因为你是初一时出生的,所以叫初一,我当时觉得既合情合又觉得阿姨性格真豪爽!”

很快便到了周六,我拉起了赖床的楚瑜,作战第二步,美好的一天由成功的早餐开始。我与楚瑜坐在桌前,楚瑜安静的低头咬着面包,我的手机响了,低头看到张宇升发来的:“互相喂饭,感情升温!”

楚瑜见我对着手机发呆,便打断道:“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她说罢,则是打开手机开始看起动漫来。

“楚瑜.....”我试探着叫着她,楚瑜吃过一口番茄,分过神来问道:“啊?”

我道:“你的鸡蛋煎的怎么样?”

楚瑜漫不经心道:“还好吧。不是你煎的蛋吗?”

“是啊,我想试试你的那个好不好吃。”楚瑜听后,就将自己的盘子向前推了推道:“那你尝尝。”

“......”我一时无语,便夹起自己的鸡蛋伸了出去道:“你来尝尝我的,看有什么区别。”

楚瑜这才将视线由手机上收了回来,她点点头,便拿起手中的面包,撕成两半送了过来:“放里面,我正好试试这个萨拉酱!”

早餐作战计划失败。

楚瑜吃过了早餐,上午便是她与毛兰兰的约会,我则是与张宇升胖丁等人再次聚首制定计划。

张宇升带我们到了花店道:“女人都爱花,到时你捧着一大束玫瑰在游乐园门口等着她,嫂子绝对相信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胖丁摇摇头道:“俗气,要我说,游乐园里还有一个薰衣草庄园,每个女人都有个公主王子梦啊。”

小董扶了扶眼镜道:“那为什么不让嫂子角色扮演,直接穿上公主服不就好了?”

“......”

计划制定得乱七八糟,大家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我还是未买玫瑰花,楚瑜与毛兰兰逛完商场后,便换上了新买来的白色连衣裙,她带着小洋帽走了过来,又不好意思道:“好看吗?兰兰非要我买这条。”

我点着头:“你本来就白,穿白色当然好看。”

我与楚瑜坐过旋转木马,又看了小丑表演,一切气氛好到了极点,在路过花店时,不远处的张宇升一直使着眼色,果不其然,花店里走出一个小姑娘捧着玫瑰花对楚瑜道:“姐姐,你好像公主哦,听说公主收到王子的玫瑰花才会收获更大的幸福哦。”

楚瑜娇笑的看着我,我默默的掏出钱包,可还未拿出钱来,楚瑜便弯下腰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道:“小姑娘,文案做的不错哦”她说罢,眼睛又瞟到了花店前立着的牌子,小姑娘说过的话赫然的写在那里。

小姑娘也咯咯笑了起来:“那姐姐不想要花吗?”

楚瑜摇摇头道:“小姑娘才爱花。”我忙上前道:“你也是小姑娘。”远处的张宇升为我竖起了大拇指。楚瑜好似被打动,又直起腰转头对我道:“那,我们不买花,今晚吃火锅!我还要吃烤腰花。”

楚瑜拉着我向前走道:“花有什么好的?没几天就枯萎了,你看我们省下钱,吃一顿火锅不是更好?快夸我机智!”

玫瑰轰炸失败,乐园里的小火车正好将我们带去了薰衣草庄园。胖丁早就在这里准备好了气球,只要我求婚,到时气球漫天,楚瑜说不定会泛起少女心痛快答应.....

薰衣草庄园就是一大片的花海,这里正好还有新婚夫妇照婚纱相,胖丁也是无处躲藏的,我四下寻找,才在一片花海里看到了打着伞依旧流汗的他。

我牵着楚瑜在花海中漫步,楚瑜时不时的在花海中照下几张照片。她回头看着我,懊悔道:“早知道带把伞了,是不是很热?”

我摇了摇头,这里太空旷了,太阳直接就暴晒在了人的脸上。楚瑜拉着我道:“其实我从小就没什么对花的审美,所有花对我来说只是颜色不同。”我看着她认真的表情,也点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

我俩相视一笑后便毅然决然的坐上了小火车,离开了薰衣草庄园。

又回到游乐园,楚瑜去买冰淇淋了,胖丁便打来了电话:“我说大哥!你走得也太快了,你走倒是告诉我一声啊,我这一百八十斤的体重,愣是给晒成了一百五十斤!”

“诶?对,气球开关,打开都是气球,你们结婚照,用这个正好!二百!二百就行!”

看来胖丁在哪里都有钱赚,我放心的挂了电话。楚瑜走了回来,她看着上面的云霄飞车又有些丧气:“早知道不穿裙子了。”她牵着我的手向前走了几步,又指着前面道:“要不然咱去鬼屋啊?”

刚我还看到一人扮着鬼样,躲到了鬼屋的门后。我坏笑道:“进去可不准哭着说要出来。”

楚瑜吃掉了最后一口冰淇淋点着头,我们便踏上了一条对我来说可谓是悲惨的不归路。

“啊哈哈哈!初一!你那么高个子害怕鬼!”楚瑜买了一瓶水说是压压惊,我却看着她跟没事人一样,还安慰我道:“你进去就要想着,他们就是画了个妆,你要是真害怕,那不就是被骗到了?”

我奇怪的看着她道:“你这么想,那进鬼屋还有什么意义?”

楚瑜眨着眼道:“有意义啊,看你的样子很有趣啊,好可爱”她弯着腰笑看着我,我却因为这笑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楚瑜牵着我的手问道。

我看了看表,道:“等天黑坐过摩天轮再回家吧。”

楚瑜忽然转过头道:“你之前坐过摩天轮吗?”我看着她摇摇头,哪有时间坐啊。楚瑜也是坏笑着拉着我便去了摩天轮。

天还没黑,坐摩天轮的人很少,旁边还有一对小情侣刚由摩天轮上下来,好似在生气。

在坐上摩天轮的一刹那,小董发来消息:“别坐啊!没到晚上,上一次白天带毛兰兰,我差点挂了!”

还未等我理清各种缘由,楚瑜便拉着我坐上了摩天轮。太阳有些下去了,可白天坐着摩天轮确实有点尴尬,摩天轮慢慢转着,我们又是慢慢的向上升,四目相对,倒真是有时间多注视着对方的脸了。

这种注视,在夜晚的灯光与星光的映衬下是美好的,可是天还亮着,有时候随着气氛,便会变成另一种在狭小空间的紧绷尴尬。

我一时忘了要与楚瑜说些什么,心中只是否决着,这种情况下求婚也太失败了。

楚瑜则是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其实我可不是第一次坐摩天轮。”

楚瑜还和别人坐过摩天轮?我看着她,她由对面坐了过来,头也靠在了我的肩上:“那时还在上大学,儿童节的时候和室友到游乐园里玩的。”她说着,就又牵住了我的手:“我和室友也是白天坐的摩天轮,当时还有一对情侣,我们两个啊,相顾无言,坐得那是一个尴尬啊。”

“当时我看到那对情侣就想,也许到时候我和我的男朋友坐摩天轮就不会尴尬了。”

听到这儿,我也笑出了声问道:“那你有男朋友了,白天坐摩天轮尴尬吗?”

楚瑜抬头看着我,又是认真道:“还真挺尴尬的!”

我的女朋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耿直啊....楚瑜说完,又自顾自的低头笑了起来,也许笑真的是可以传染的,看着楚瑜越笑越傻,我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楚瑜忽然惊喜的拍着我道:“你快看,晚霞!”

我们两个一起回过头,整个城堡都被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下了摩天轮,一天的行程也到了尾声,小董还发来消息问道:“气氛有没有很诡异?”

我回道:“很不错。”

张宇升问道:“有没有求婚?”

我:“忘了....”

胖丁怒吼:“你这是求婚还是溜我们玩?”

最后还抱着一线希望在火锅店表白,可楚瑜放心不下多米,便买了食材早早回家。回到家,多米与那小猫和一窝的猫崽儿相互依偎着。

我与楚瑜在厨房里洗菜。自来水的声音哗哗啦啦,楚瑜今天心情不错的唱着歌:“明天已来不及,过了就会可惜,今天你就嫁给我好吗?”

“好吗?”楚瑜转过头看着我,我有些愣怔,楚瑜又唱了一遍:“今天你就嫁给我好吗?”

所以今天的结果是楚瑜和我求婚吗?我苦笑着看着她,楚瑜的脸忽然有些红:“什么啊,我以为你今天要和我求婚呢。”

听到这儿,我才麻利的由兜里拿出了求婚戒指道:“嫁给我吧。”

楚瑜拿起戒指左看右看道:“钻太大了!这要买多少火锅啊!”我无奈的看着她:“你这是答应吗?”

我伸出手要为她戴上戒指,楚瑜也伸出了手,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楚瑜满意道:“不过,很合适,很好看!”

如果气氛都到这里了,我应该是可以亲吻新娘了,我低过头慢慢的靠近着她,直到我们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彼此的呼吸声。

楚瑜忽然道:“话说,你今天出这么多幺蛾子,我早就猜到你要向我求婚了。”

“哈?”

楚瑜转身洗着菜道:“不过在游乐场怎么不求婚呢?明明那么好的机会,唉,最后还是我开了口,果然,爱情小说都是骗人的!我明天还要继续码着骗人的鬼话,好痛苦!”

楚瑜自顾自的碎碎念着,张宇升发来消息问道:“求婚了么?”

我回道:“求了。”

“成功了么?”胖丁好奇道。

我继续回道:“成功。”

小董问道:“做好一起到白头的准备了吗?”

我回过头看着楚瑜,楚瑜穿着围裙,自然卷的长发随意的扎在了脑后,又是大意的多出了一柳留在了胸前。

当然是做好一起白头的准备了,若不是为了一起白头,又为什么要费尽心机求婚呢?

楚瑜开心的哼起了小曲儿,我看着她,想起我们第一次的相遇,她看着带着眼镜的我问道:“你这是平光的吧?”

我微愣的摘下眼镜,楚瑜笑道:“是不是为了装成熟?”

我点了点头,她也点头道:“我也是呢”她也摘下眼镜道:“不过你戴不戴眼镜都是一样的帅!”

为什么喜欢她?因为我的老婆一如既往的耿直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