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瑾月聘》第48章 是非到头终成空

凤岭阁。

凌崖一边汇报着最新的消息,瑾月一边轻抿着香茶。他脸色透着几分支骨病离的苍白,眉角却带笑意。

战场果然给莫逍遥换了一身筋骨!

“我还担心莫公子会傻傻的走官路错过了时辰,没想到他真如公子所料走了清河谷那条捷径!”凌崖宛若松了一口气般笑叹。

“此莫逍遥已非当初你认识的莫逍遥了。”瑾月抬眸,难得从他口中多了一份赞赏。

凌崖也认可的点头。

的确,从莫逍遥在疆漠的作为来看,他的确不再是那个陪着小丫头到处顽劣的富家公子。这一年来,他不但把疆漠的军队整肃成一支悍军,还能不动声色的控制洞泾十万大军,一个没有半点功勋的富家少爷,若没有点真本事,仅凭一张兵符,怎么可能让十万人心悦诚服。

“他是将门之后,战场只会磨砺他的血性,换他一身筋骨。这一年的切身体会,他已经有足够的领军经验,不管是统帅该有的运筹帷幄,还是实战中的灵活运用,他都学的很快,如今即使没有那十万大军的兵符傍身,陌祁轩也动不了他。”

瑾月浅笑而语,眼睛凝视着飘远的天际,如泄了一口气般,如朝代替更般人才终会失去,而今后在北漠真正撑的上是一名悍将的也唯有莫逍遥了!

他故意布此一局,为的也不过是给莫逍遥一个涅槃的契机。

接下来的便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默契。

莫逍遥夺回岭南城一事很快传到了锦都,这一举几乎解除了北漠人民心中一半的忧虑。牵一发而动全身,莫逍遥在疆漠的种种丰功伟绩瞬间被传扬了出来,水涨船高,一时间推崇备至,几乎都忘了他当初是以怎样低卑的身份被放逐疆漠的。

下了早朝回到御书房,陌祁轩的耳畔还回想着朝臣对莫逍遥的由衷赞叹,将门虎子么?

陌祁轩嗤笑。

莫逍遥一朝蜕变,竟是连他都没有察觉出来,而他亲手给了他绝对完美而无懈可击的契机。比起让莫逍遥回朝论功行赏,数万大军落在他手里又驻在边境,他更加没有安全感。

三道诏令下达,莫逍遥悠悠的从岭南出发,加上洞泾十万大军,他手上十三万大军化整为零班师回朝。

而谁也未料到,一波未平的锦都风波再起。

莫逍遥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鸣鼓伸冤!

手握十三万大军的悍将站在锦都知府县衙前,那一身的气魄与在沙场磨砺的戾气让久居安乐的知府几欲拿不住惊堂木。

“莫……莫将军有何事鸣冤啊?”

“莫家嫡子莫逍遥为夫伸冤,家父莫隶鸣与前练阙将军无故被判以谋逆罪诛杀,罪连三族,请姚大人彻查此事,还我莫练两家清白!”

“莫,莫将军,这事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下官,下官实在不知内请啊……”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此时正气凛凛的站在这里要求彻底旧案,这先礼后兵的做法谁看不出来,太子脚下,他一个无用知府能怎么办啊!!

。。。。。。

锦都知府当天便进了宫,请示该如何是好。

讲叙了事情原委,只得战战兢兢的半供着身子站在御书房一角,等候指示。

“莫逍遥当真这么说?”陌祁轩眸底光芒闪了又闪,这下总算明白了岭南一战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瑾月夺了岭南,而考虑到岭南的重要地势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岭南夺回来势在必行,而最行之有效的便是派遣莫逍遥去,就莫逍遥个人的身份,他出手必是水到渠成,而风瑾月要的也不过是他这么做。

岭南一事,不在给他下马威,或者“围魏救赵”解北临之危,而在于让他正是莫逍遥的位置,一个他自己亲手埋在身边,由他风瑾月培养成长的炸弹。

如今莫逍遥十三万大军在握,加上战功显赫,百姓拥护,此时要求还原去年的“削权案”,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他三万大军驻在北临百里外,莫逍遥的十三万大军却堂而皇之的进了锦都,好啊,好一个风瑾月!

“传晋王进宫!”陌祁轩眸光凛然,站起身对着外面叫唤。

没有人应他,久久之后才颤抖着爬进来一个内侍:“陛下,晋王妃命人来回话说,晋王染病……”

多么明显的推脱之词,若是由晋王传话,他可以杀一儆百,以泄私愤,可还是由拿所谓的“晋王妃”说出来,他能耐如何?腹背受敌之际,他何以再惹一个南国?

一场不见血的腥风血雨。

他处处计算权谋,却错漏了最初的人心。

北临城满城欢呼,只因为那压迫在外的比恶魔大军凌晨时分,便悄然退去,如同他毫无预兆的出现一般,不着一丝迹象的撤走了。

“公子!公子!北漠……北漠大军……”瑾月正在一旁同廖晗城下棋,便只见凌崖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的跑过来,连话都说不完整。

瑾月随手捞起一旁的水递给他,眼睛丝毫不离开棋面:“慢慢说,北漠大军撤了?不用如此大惊小怪。”

说完抬眸,便看到了廖晗城意味含蓄的一记眼神。

凌崖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眸子里泛着灿烂的光芒,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公子做了什么,怎么就让北漠的军队撤了呢?!”

“本侯也好奇的很!”

廖晗城也升起了兴趣,近日来看他做事天马行空,好似想到一出是一出,竟没有用到东陵的势力,也没有用到他南国的,说什么两人互利互惠,可到现在为止,他除了每天在这里喝茶,下棋,听消息,好像什么都没有做。

“也没什么~~”瑾月抬眸,清雅如玉的勾唇,像是想到了什么般,笑容多了一抹温和:“只是让某人高兴的人回来了。”

他口中的“某人”除了练曦之后,也再无其他了。

而让她高兴的人……

“莫逍遥!”

“莫公子!”

廖晗城与凌崖异口同声。

“莫逍遥在夺回岭南城,声名大作,班师回朝是迟早的事,只是这又有什么关联?”

“陌祁轩是何等的骄傲多疑,莫逍遥一回锦都便要求恢复莫练两家声誉,重翻去年旧案,十三万大军在手,他如何不疑心,不忌惮,一方面担心我与他联手,一方面或许还会想着他会不会跟东陵,南国联手……”

“这就是你说的各归本位?!”廖晗城实在看不透眼前的人,“东陵失了四座城池,如何肯罢休?上官楚瑜不是还来找了你?”

“一纸和书换四座城池,值不值。”

瑾月挑眉,踌躇满志,道,“和亲遇袭,舆论的风暴已让东陵遥遥可危,陌祁轩一旁咄咄相逼,才迫的东陵交出了四座城池,如今北漠兴兵,锦都人心惶惶,他便是失了人和,东陵的一纸和书,足以换回失去的那四座城池。”

饶是满心的不可置信,可廖晗城不得不心悦诚服。

风瑾月他不兴一兵一卒,仅凭“人心”的动向,却竟然真的扭转了局势,果真实现了如他所说的各自归位。

心中了然,廖晗城成悦而笑:“如今这最后一步看样子是在本侯手中了!”

“确实如此。还请侯爷成全。”

瑾月勾唇而笑,一旁的凌崖只觉得越到后面他越听不懂了。

“南国的和书,可没那么容易拿!”廖晗城一双风情而露的眸子闪着精光,却无半点晦涩。

瑾月落下一子,桌面的棋局胜负已分,而他的最后一子更是大杀一片:

“两国求和,南国也唯有和平共处这一条路,这一纸和书要与不要都没有差别,只是于天下人而言,还是有一个凭据来的心安罢了!”

廖晗城低眸扫了一眼棋面,眸光深邃难明的看过去,道:

“风瑾月,若不是知道你的另一面,我还真的以为你是来救苦救难的。”

为东陵夺回四座城池,却用一纸和书克制了它的报复之心,帮莫逍遥凤凰涅槃,还给了莫练两家平反的契机,完胜了陌祁轩却不夺他一丝一毫……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人?!

瑾月摇头,自然明白廖晗城心中所想。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过是厌倦了这些争斗不休的生活,才用最懒的方法也解决罢了,没那么伟大的救世主的想法。

“瑾月!瑾月!”

正在这时,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这里的温浅氛围,瑾月挑眸便看到自家姑姑满脸紧张的小跑过来。

“瑾月,练曦回来了没有?”凤岭额鬓微汗,不知是急的还是跑的

瑾月不解其意,道:“她不是同你一起下山,如何会先回来?”

凤岭一听就彻底慌了,瑾月直觉不妙,眼睛微沉了几分:“练曦......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