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不是中招……

2月29日  周六  阴

原以为今天又会度过乏味又平淡的一天。

晚上六点后,何打开我的房门,小心又有点儿讨好地说:“琴,我好像有点儿那个……”

这个称呼让我有些不适应。从我们的感情变得寡淡后,已经久到让我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开始连名带姓的称呼我。

当时我正背对着房门看有关企业如何管理的视频,没有回头,让他直接讲。

他说:“我下午感觉有些干咳,嗓子痒。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感觉有点儿胸闷。”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担心,放下手机回过头问他打算怎么办?没等他回话,我又建议道:“你告诉物业吧。算了,要不我来讲。”

他连连点头,然后又说自己联系物业。

我给业主群的群主发了条信息,问他在吗,没有回复。返回微信首页,发现何在群里给物业负责人发了一条信息:老何,我有点干咳怎么办?

看后很无语!这蠢人!这种特殊时期,丢这么一条信息出去,不会引起人群恐慌吗?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吗?我赶紧跑出房间对着他待的书房喊话,让他赶紧撤回,私发信息给物业负责人。

我们初一回来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他中间出去买过两次菜,都戴好口罩,进出门都有洗手。

2月4日开始,物业负责代购食材,何没有走出小区一步。食材代购,我们有时三天买一次,有时六天买一次,何负责去小区大门内领菜,除此之外就宅在家里一天到晚的捧着手机。

半个小时的样子,物业负责人何叔来我家了解情况,我告诉他,我们没有接触过任何病染体,应该不是。

何叔说,这个时期还是谨慎为好,每隔半小时测量一次体温并汇报给他。

当时测量的温度是36.7度。

我让他们不要担心,肯定不是。对着何叔说,也是对着孩子们说,更是对何世荣讲,同时也是讲给我自己听。

想起前几天何把儿子赶出家门,他骂儿子,让儿子死在外面时,我气急攻心,回骂:“你他妈的,要死你去死!”

后来他又一次吼骂儿子,叫儿子去跳楼,我气疯了,骂他自己怎么不去死……

现在有点后悔不该乱讲话……

对他们说着“肯定不是”,但自己心理难免隐隐担忧……

儿子看我们讨论症状时,已悄没声息的戴了口罩。他总拿死及自残的方式来威胁我,这个时候才能揭露他最真实的心理吧。

女儿还是蹦蹦跳跳,不谙世事的欢乐。

何世荣把自己隔离在儿子房间。说真的,如果真感染上了,现在隔离也迟了。

再说,我家也没条件做到完全隔离。一个厕所;家里处处都有何的印子。早上我还听到他在厨房打喷嚏,我太了解他了,他不会避开任何事物到旁边打喷嚏。所以,如果他真的不幸中招,等于我们全家中招。

下午做饼后的锅碗瓢盆都没清洗,这个时候只能我来洗刷。问他们要不要吃晚饭,中午还有剩菜剩饭,都说不吃,想必是下午我做的饼在肚子里还没消化。

晚上躺在床上百度了“按什么穴位可以缓解咳嗽”,找了几个视频发给何。好久后,他发了个打不开界面的截图。

如果今晚发烧的话,肯定要被送到医院,即使不是冠状病毒感染都有可能在医院被感染。我家没有任何药,我想,这种情况下看能不能利用穴位按摩来消炎及缓解症状?

以何的风格,一定是被动的等待,所以我才给他想办法。这就是我跟他的本质不同,及我们相处时常常引发的矛盾点,也是我自己在这样的关系中“累心”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