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之美】张朝阳:我鄙视曾经的自己

1998年,张朝阳去硅谷挖人,他问一个年轻人要不要回国做互联网,那个人回来了,就是李彦宏;

1999年,张朝阳到深圳做演讲,众人像膜拜摇滚歌星般地崇拜他,其中有一个人特别受感染和鼓舞,他叫马化腾。

1998年,张朝阳忙着给扩张发展的搜狐找钱融资,在北京国际大饭店一楼咖啡厅,他挖了风投的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优酷的创始人古永锵。

如今,李彦宏和马化腾都成了中国互联网举足轻重的大佬,就连古永锵这些后起之秀们也都超越了搜狐。

搜狐这个门户网站时代的巨人,就这样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这两个风口。

回顾这些年的经历,张朝阳说,我鄙视曾经的自己。

从2004年到2011年的这几年,张朝阳的玩心很重,充斥在媒体头条上的不是玩滑板,登珠峰,就是参加慈善拍卖,与各路明星觥筹交错,他的消息从科技版面、商业版面,过渡到了娱乐版面。

就在他各种玩乐,享受生活的时候,其他的互联网精英们都在默默专注产品,聚焦用户,在不知不觉间,搜狐已经落后了。

回想这一段,张朝阳说,我当然过得比较快乐是2004年到2011年的时候,但是快乐的有点忘乎所以了,导致我现在有点鄙视自己,做人有点太嚣张了。

当世界对你太好的时候,你就不会成长,而痛苦是成长的代价。

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如果CEO分配在产品和技术上的时间不够,或者跟产品和技术团队的沟通时间不够,深度不够,他没有潜下心来去当一个用户去理解产品,这个公司就会潜伏着危机。

2010年后,当张朝阳意识到搜狐掉队厉害,准备奋起赶超时,却被确诊患上了抑郁症。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也没法继续工作,几乎等同于闭关了。

2013年,张朝阳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可搜狐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曾经中国互联网教父级的人物,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诸侯割据似乎有点应接不暇。

搜狐的微博始终没有做起来,最终他只能选择在新浪微博注册发声。

搜狐视频凭借美剧积累了口碑,可在购剧成本激增的情况下,搜狐视频逐渐失去竞争力。现在,搜狐在自制剧、直播等领域发力,但目前的商业模式还不是很清晰。

国内的互联网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免费烧钱已是常态;国外的投资人似乎看不懂搜狐的打法,搜狐被严重低估。在内忧外患下,搜狐和张朝阳都在努力寻求突破。可是,多年的安逸,已经使搜狐落后太多,这个追赶的过程痛苦而漫长。

三年时间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

2016年,是视频自媒体迅速走红的一年,张朝阳提出打造知识化视频平台战略。同时,在各种场合,他也反复强调直播的重要性。张朝阳身体力行,成为了搜狐旗下千帆直播上最勤奋的主播。每天早上9点,张朝阳都会准时直播英文读报,每次都会吸引上万名粉丝观看。不仅如此,他平日出席活动,也会开启直播模式。

看着年届五十的张朝阳,一边跑步一边直播,看着他给明星介绍搜狐的直播软件,还是会叹息,这还是当初那个呼风唤雨的张朝阳吗?

当你以一个开放的心态,用心体会用户的需求,踏踏实实做一款产品的时候,我们还是很期待搜狐的重新崛起的,期待张朝阳给我们创造新的奇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