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的葬礼

一个笑话最可笑的是一点也不好笑

一个人最出彩的时候是最平凡时候

宋颖到现在还记得去屋后的榕树下烧废纸的画面。快燃尽的纸片在漆黑的灰烬中,蜷缩成黑色的花,余留下一道华丽的金边。那余烬闪着金色的光,艳光四射,忽明忽灭。她很想用手去触摸,却怕灼心之苦。

一阵电话铃声将他拉回现实,她在一间不大的格子间工作,无聊地敲打着键盘。她不知该庆幸还是埋怨,从一个只知道加班的公司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和一群陌生人成为了同事。刚开始,业务不熟悉时她常被骂,然而比起在家里的鄙视嘲讽,这都不算什么了!恰在这时,家里琐事烦心便辞去原工作来到这家差不多烂的公司,只为求得内心的平静。

按她自己的说法,从小那么听话乖巧到大的她生活应该很平顺。事实上,不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顺从的个性都容易被欺负, 她渐渐活成她母亲的样子,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嫁给了她不爱的人。而她至少还未嫁只是订婚了,和一个她以为爱她的人。

家里还不错的环境,一副顺从的样子的她很适合当妻子,然而在她未婚夫侃侃那里她不仅是他合理的妻子人选,更是升迁之路上的一个棋子。这是后来宋颖才知道的。

那天她去侃侃家吃饭,侃侃的母亲在厨房里忙,侃侃的妹妹走进去问她妈:“这人有什么好,没有正式工作也没有出众的样貌,我哥怎会看上他?”侃侃的妈妈紧接着说:“你懂什么,他姨夫是领导,咱们侃侃和她在一起升的快。”其妹窃笑。

宋颖觉得这顿饭很难以下咽,偶然间发现的秘密,深锁心底,但这秘密更像一种嘲笑时不时地就暗自低吼,威胁着要冲出理智的牢笼,疯狂地想要侵占她的大脑,左右她的行为。

她以为将生活中的一切埋葬掉就没有了感觉,而卑微的想法却渐渐吞噬她的鲜活。当侃侃再一次因工作加班无法陪她逛街时,她忽然发现,再美的衣裳撑不住褪色的容颜,再美的星空掩不住内心的孤独,再浓烈的酒也浇不透离人泪。

日子就这么过着 一天又一天,侃侃却对他们的未来不做任何许诺。直到一天她的生日来到,宋颖期许像往年一样收到他的礼物,然而并没有。是他忘记了吗?宋颖来到侃侃公司对面的花屋,想为自己选一朵最美的鲜花。正在这时对面的侃侃脚步轻盈跑这里走来,她屏住呼吸躲在屏风后。“粉色玫瑰拿一束99朵。”侃侃的音调的兴奋且激动的,宋颖转身躲起来,心中窃喜。她小心翼翼地向里一瞥,只见他在打电话。但她的手机并没有响,宋颖掏出手机看了又看。“其实我也很想你,刚巧知道是你的生日就给你买了呀,呵呵,那不客气啦!”他眉飞色舞地说着,渐行渐远。宋颖睁大双眼惊诧地追了出去,她是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乔姐身上。乔姐可是他们公司有名的大美人,个人能力极强,至今未婚,坊间传言说她是被大老板包养的,但并没有证据。看到侃侃后,乔瑜很开心地收下了鲜花,两人开车走了。宋颖的脑子炸裂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然后和父母说,她不结婚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任凭外面的咆哮。第二天她做了2件事,一和侃侃分手,二办理辞职手续。同事们都以为宋颖要结婚了,纷纷感叹真爱难寻,姨夫姨妈觉得她莫名其妙,虽然事后也说明原因,但侃侃只是承认他和乔姐的普通朋友关系。带着家人朋友的质疑,她默不吭声,因为只有她自己内心知道她要为自己重活一遍。于是,她开始着手找着房子想要搬出去。不久之后,宋颖在好朋友杨姿的介绍下来了这公司。她觉得一切又是重头开始了,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不单单是工作上的变化,她那个不将就的人也将因此出现。

                                                                 

宋颖刚上班不久,便接到了侃侃的电话。言语间无不透漏对她的留恋,他还在极力解释和乔姐的一切。但这些与她何干?听了一会,她便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她收到了侃侃发来的微信,“你有什么了不起吗?你什么家世背景你不知道吗?我肯要你就不错了,要不是我妈一直觉得你脾气好,还有一套小洋楼,早就和你分手了,谁知后面才知道那个小洋楼是公房,人华侨要追回了吧,你再看看你的外貌,真心是平淡无奇,清心寡欲的样子,是个男人对你都没有想法——”宋穎吓得连忙关机,脑海里更多以往的细节不断闪现。她微闭双眼,眉头深锁。回到家,发现姨妈脸色憔悴,苍老许多。难道是因为我,我让家里人难堪了吧?

走进自己的房间,打开音响~~

谁能逼我将就

  你问我为什么顽固而专一

  天下太大总有人比你更合适

  其实我觉得这样不值

  可没选择方式

  你一出场别人都显得不过如此

  互相折磨到白头

  悲伤坚决不放手

宋颖渐渐地把头埋在枕头里,双眼看着那看着那窗外的云,那飘忽不定的云,时而相聚时而又分开,周而复始,如缘分没有确定。也许下一秒,也许就在下一年,也许在下一世。宋颖觉得自己的原生家庭是分崩离析的,不论学业还是职场都是毫无起色,只剩下青春的资本,如今也所剩无几,也许真的要等到下一世,任凭青春年华似水流。也许到最后都变成一场空,所谓的坚持到最后也许都变成别人嘲弄的谈资。

宋颖有些担心,她对自己说也许乔姐只不过是个意外。过了些日子,她犹豫的回拨了侃侃的电话,因为他觉得既然双方的家长都那么希望他们在一起,哪个情侣没有吵过架呢?算了吧,那生命中出现的另一半的他,万一不出现在这一世呢? 她岂不要孤独终老 ?电话接通了,侃侃很意外她会打过来,淡淡地说:“有什么事情吗?我们不是分手了吗?”宋穎沉默了好一会说:“我们好像还没有好好说一下分手。”话音未落,豆大的泪珠汩汩而下。电话那边也一阵沉默,不一会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侃侃,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嗯~~”“哦,没事,没,什么事,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推销电话,就这些剩余的房子,贱卖给我都不要,哈哈,挂了挂了哈~”

“嘟嘟嘟——”

时间就这么过了两三天,办公室的布局有了新的变化,原本在其他地方办公的同事,突然间搬到了一起工作。其中就有一个叫贾峪的,他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宋颖。这个叫贾峪的男人和他同岁,相貌一般,但是声音却非常的好听,充满着磁性,散发着雄性的魅力。宋颖的鼻子特别敏感,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而他身上却没有普通工人身上的臭汗味。那是一种特别的,细微的,诱惑的味道。他的脸,看上去那么呆萌。每次感觉她自己都好傻,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喜欢他。但是她心里明白,贾峪是一个订婚的人,他喜欢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呢?据说,这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后的重逢。他认为他和贾峪的相逢也是这样,他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健硕的体格,呆萌的表情和他身上的气味,有时候让宋颖难以抗拒。

她有时候也为自己花痴似的单恋感到不可思议,他没有结婚啊,一切都有选择的权利,感情也是这样,工作也是这样子。他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不是他也注意到她了,如果她先开口示爱,是否他会为她重新选择?而后果又会怎样。心灰意冷的宋穎像被困进深海,眼看着贾峪像一丝新鲜的空气,让她得以存活,又像一缕阳光照进黑暗的角落,让她发现了自己 。他又是多么的害怕他做的想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万一这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她又该如何面对一个破碎的自己。


你无法阻止两个行星相撞,就像你无法阻挡两个相吸引的人撞出火花。


姨妈看宋穎最近日渐憔悴,心想定是上一段恋情之伤还未愈合,并未想到她有开始臆想他人,于是轻声地问她最近怎么了。宋颖突然咆哮道:“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好不好,我已经33岁了,我就算嫁不出去也不要你们管。你们不要逼我搬出去!”她姨夫听到,大声呵斥道:“我们哪里做的不好了?这么大声对你姨讲话,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做的事情没有一件让我满意!”她怒吼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是可怜我,生活在一起的三十几年,从小我爸在外面跑业务至今杳无音讯,接着我妈就跟别人跑了,把我丢给你们。其实我都知道,我爸是忍受不了妈给他常年带绿帽子,一气之下就不会来了。”顿了顿,宋颖又说道:“我简直就是个累赘,我姑父你们了,学习学不出个样子,工作三天两头的换来换去,我对不起你们。我想明天我会搬出去,我先暂时住在杨姿家。你们不用管我,也不用担心,我会生活的好好的!等心情好些了我再和你们联系。”

宋颖就这样简单收拾好行李,去了杨姿家。杨姿很同情她的遭遇,但她也快要有自己的家庭了,所以平时都不在家。下个月杨姿就要结婚了,老公是富二代,两人相恋多年很相配,因为杨姿也是富二代。

搬出家门,远离了姨夫的关系,她的工作就不再是事业,而是混日子。就在这时她遇见了贾峪,一个成熟但平凡的男人。因工作的关系,他们渐渐熟络起来,但有时候,感觉是很一般的关系,想和他建立某种联系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她也不想那么多,时间过了大半,公司一年一度的旅行开始,这是给员工最好的福利。

这是一场梦的旅行,一场美丽的意外。

就在宋穎纠结何时向小贾告白的时候,公司突然宣布夏日团建开始了。翌日,她一早便收拾停当登上了旅游大巴。公司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她把自己的包放在里面的坐位上,等着小贾做上来,趁着旅行途中一吐芳心。她就这么乖巧地等着,中途还补了一次妆。但是倔强的黑眼圈似乎比不买账,算了,宋穎轻轻叹了口气。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他还是没来。好事多磨嘛,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然而,姗姗来迟的小贾并没有坐在宋颖的旁边。因为他还带来了他的未婚妻,俩人在一片起哄声中做在了最后一排。宋颖拉低鸭舌帽的帽檐,心如刀绞。她强作镇定,把包慌忙收回来,放到自己的腿上。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来到小宋面前,说:“里面有人坐吗?”“嗯?没有。”“那你让一下我坐进去。”她转身让他坐进去。

“你好,我叫唐璜。是富丽唐璜装饰设计公司的经理,有什么办公场所,或是家居房屋需要装修翻新甚至重建都可以找我。”对于陌生人的这番开场,小宋很是惊讶,“你不是我们公司的呀,那你怎么一起来的?”“是你们老板邀请的呀!看!”他向她展示他右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你们老板说人只能在这世上活一遭,所以要尽情享受,不要被形式上的约定束缚。所以——”他忽然摘下自己的戒指放进了衬衣兜里,“他要我物色一个情人,在这次公司团建中,就当时奖励我给他修改创意装潢方案辛苦的酬劳。说实话,他还有两万五还没有付清的尾款。”

宋穎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他,然后,又转头看看后排还有没有座位。“你不用回头看了,你们老板算过了,正好多空出一个位置,所以留给我了,他说落单的那个如果是男的可以成为我的商业伙伴,如果是女的可以成为我的备选名单。”

宋颖脑袋都要裂开了,不知道身边的这个中年男子想干嘛,但是她又不能耍性子,不给老板面子立刻离开,而且也上高速了。只有等到了的时候,再找个借口脱身吧。唐璜侧身面对小宋说,“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摆脱我呢?”小宋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轻蔑地说:“碰到我,该仓皇而逃的人是你吧,我们老板肯定不知道我有妄想症,嗯,也对,不能告诉他。”她又接着胡说道:“其实,我对成熟的男性都喜欢,包括我们老板,他应该是发现了,所以让你收了我,是吧。”唐璜听她这么一说,像是吃了一只苍蝇。面有不悦,但是又不好发作。

宋颖看他不说话了,便得意起来,自己掏出谷维素混着香飘飘奶茶喝了下去。不一会,随着车轮声和一眼看不尽的青山绿水,她进入了梦乡。只见他们的大巴车终于停到了目的地,这是一片迷雾森林,林间有一汪碧绿的湖水,湖岸边有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他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小宋急切地走过去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是小贾呀,一瞬间,他跳进了湖里,沉了下去。小宋见四下无人,也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到了湖底他发现沉下去的居然是侃侃。吓得她呛了好几口水,眼看就要不能呼吸了。突然被人一把捞了上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唐璜。

小宋眼前迷迷糊糊,唐璜见她没有意识便开始了人工呼吸。终于,小宋清醒了过来,她斜靠在温泉池边的巨石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地喘着气,感觉很闷很难受。不一会,唐璜又拿来浴巾披在她颤抖的身上。同一房间的同事小孟关切地说,要不要带她会房间休息一会,她此刻不能移动,于是皱着眉头摆一摆手。唐璜让小孟去拿杯热姜茶,驱一驱寒气。

唐璜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说,不会泡汤要早说嘛,是不是第一次呢,不适应吧,你体质很弱呀。穎感觉自己眼前总有黑幕挡着,喝了一口递来的水。又过了好一会她恢复了一些,便在小孟的搀扶下走会房间。

此刻她躺在柔软的床上,轻声问小孟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小孟睁大眼睛看着她说,你泡着温泉还说很舒服,把你鼻炎都治好了,可一个多小时以后,你就晕过去了。还好,是唐总救起沉下去的你,把你抱到上面的,然后就是人工呼吸,一通的操作,你才醒过来。我们本来还打算报120呢!正说着,小孟转头有递过来一杯牛奶,说“你可得好好谢谢唐总。哝,这是他的电话,他还挺关心你的,说,回去又有什么事可以打他电话。”

“哼~”小宋不知她为何会有如此轻蔑冷淡回应,但似乎小孟并没有察觉,她着急去沐浴更衣了。缓过劲来的宋穎,看着远处海边隐匿在黝黑的山峦间的星子,细细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由于连日的低落情绪以及时有失眠的造访,她的记忆力也开始衰退,于是开了点助眠的药物,然而一切并没有多大好转,该休眠的时候还是清醒,反倒是该清醒的时候困意频频,这不旅行中一路浑浑噩噩地到了一个叫梵谷的度假村,和单身的小孟住在了水云间温泉住所。赶巧她抵抗力下降之时,鼻炎又犯,于是想着泡汤驱寒辟邪。谁曾想这般下场,但是这个怪人唐总毕竟是救命恩人,还是要答谢的。

第二天一早本来还有绿野火线的野战比赛,小宋就先告假回家了。小孟对这些活动蠢蠢欲动,但又担心宋穎一个人身体虚弱旅途疲惫。小宋见了,苍白的脸上浮现难得的笑容,对小孟说:“好妹妹,你去玩吧,我身体一点问题没有放心吧!”小孟还略微有些迟疑地帮她把行李抬上车,这时一个有力的臂膀将整个行李箱拽了上去,她们抬头一看,居然是唐璜。小孟莞尔一笑,粉色小嘴张成了一个“O”,笑眯眯地摆了摆手说:“一路顺风!”

怎么又是他,宋穎心想,这是什么意思?难怪公司司机小李会答应她提早返回,原来是把车给了唐璜。唐璜见她默不吭声,便说道:“要不是我和司机小李在一个房间,估计你是没有人愿意送你回来了吧,怎么,没有一点感谢的意思吗?”

“咳咳咳咳~”小宋眉眼低垂,说:“敢问阁下要我如何报答,以身相许吗?”紧接着,斜眼等着看他的反应。

唐璜转头看着这双丹凤眼,还有那两瓣粉白的薄唇。他笑了笑,拉起手闸,启动了轿车。一路绿水青山,时不时还有小动物在林间窜来窜去。气温适宜不冷不热,远眺峻峭的山峰间还有朱砂红与青色相间的庙宇不时闪现。没过一会,还是唐璜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他一转风格,变得沉稳且陌生。“你是想以身相许与我吧,或许这太快了,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回答。”

“我觉得对于已婚男人最好的报答是,保持距离,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说完,小宋警惕地看着唐璜。

“很早以前,我听说有个老家的人喝醉酒,然后和他的情人在一起的时候,突然间心脏病发死掉了。你说,这也是很危险的关系。”唐璜自顾自地笑了,眼睛还瞟了她几下。说道:“你应该很少出来玩吧,一般都呆在家吗?不会无聊吗?”

“我吗?还好吧,一般喜欢在家看书。对了,你那些朋友经常逛KTV,夜店,不怕得病吗?”小宋冷冷地问道。

唐璜先是一惊,说:“保护措施做得好,应该不会的吧。”

宋穎笑道,“还是有一定几率的,不过,他们那些偷腥的不怕被老婆知道吗?”

唐璜笑道:“那就不要让老婆知道,不就好了吗?!”

宋颖淡淡一笑,摇头不语。转念一想,是啊,不知道就不会有痛苦了吧。接着,她又说:“我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出轨背叛了,两个人没有感情就散伙啊,何必纠缠!”

“不是因为孩子吗?家里还有老人呀,总之很难。”唐璜幽幽地说道。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旁的宋穎已经泪流满面,她抽泣地说:“我有个同学,在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就目睹了她的妈妈和一个好叔叔喝醉了抱在一起厮混。这件事,她哭了很久。即便她父亲远在美国打工,也不知道是不是也找了一个情人。她就觉得天塌了,还是班主任老师宽慰了她懵懂的心灵。然而,我们在那时候作为学生都不知道,当时老师在和她的老公闹离婚。好在时间会冲淡一切,但背叛的阴影会像蚊子叮的朱砂痣,时不时地搔你的痛处。我不能,不能这样,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这样。”

唐璜在一边开车听她美人拭泪般自说自话,觉得有趣和搞笑,如此单纯幼稚出现在她这个年纪却是与众不同。他偷看她,那串串泪珠儿,顺着微微发红的小鼻子,滑落在粉白的圆脸,怎不叫人怜惜。于是柔声说道:“那你不同意以身相许,便算了吧,我送你回家。”唐璜自诩有这样的魅力,让石榴裙拜倒在他的聪明计谋下。

听他这么一说,小宋一抹脸,换了一副平静的面庞,说:“前面路口放我下去就可以了。其实,我知道唐总是情场高手,你老婆今日衣食无忧却也是你照顾有加,也许她是舍不得现有安稳的生活才如此放任你去吧。在去度假村这一路上,见你接机触碰小妹的手臂,又假意蹭到她的后背,就知道你有多么渣了。枉费那么多人还把你当成事我的救命恩人。因你确实我帮助我,我就不揭穿你了,但后会无期!”说完,理智的拿起行李摔车门而去。

愣神的唐璜想要解释些什么,声音却淹没在嘈杂的车流声中。

灰暗的不只是天空,还有熟悉又陌生的周遭

今天的她不再起早赶早班车,而是睡到自然醒。就在前不久,老板批准了他的辞职。老板是个好老板,即使他压根不相信唐总会守在公司楼下等她下班。自从上次与唐璜分别后,反而是激发了唐璜的斗志,他把用来泡夜店, 聊天吃饭的时间都用来追宋穎。搞得小宋每每回家都战战兢兢,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也不能报警,因为他们的公司在同一幢大楼。

就在她辞职33天后,她的好友杨姿结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春风飞扬(二) 王佳欣 许多...
    暖意向你阅读 285评论 2 2
  • 我钦佩一种女人,眉目间传递出最珍贵的表情是淡定、从容,一双眼睛流露出只有心灵宁静才能感受到的幸福,我愿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l路遥彩利阅读 111评论 0 0
  • 总是期待一周的小美好在周四晚上分分钟刷完,也终于大结局了。看完之后怎么说呢,在预料之中,但还是有遗憾。 ...
    小肉球_5248阅读 20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