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之怨 第二十四章 探明真相

亲之怨 第二十三章 这是真相吗


旁边的人很静很静地看着我,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难过,还很有心思的开着玩笑:“千夏,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千夏面有难色,看着寒凌,寒凌说:“那就坏消息吧,反正也就这么着了。”

“坏消息是,你不是我父母的孩子……”我带着哀伤的情绪说。

千夏险些站不稳,寒凌忙扶着她:“那,那好消息呢?”

“我也不是我父母的孩子,所以我们有可能是姐妹。”我还是笑着,心里还是苦苦的。

南卡不禁笑了,可想着这不是好笑的事,忙收回。

千夏看着我,仿佛有很多话,我可受不了太感动的场面:“我叫你一声姐吧,呵,现在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

我这才发现我在的地方很奇特,房间里啥都没有。这时,一个悠扬的钟声远远地传了过来。寺庙?!

“这是那位大师所在的寺庙。”寒凌看出我在琢磨什么。

“这么快,你就找到大师了?”不愧为寒凌啊。

“那是我一位伯伯帮的忙。你怎么突然晕了?”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我一直没晕,是后来跳楼了才晕的。”

三个人一头雾水地看着我,我觉得这个不好解释,只好从开始讲起。

讲完之后,大家都默然了。

南卡说:“我有一个想法,那楚辰的兄弟可能不是恨楚辰本身,而是伤心自己的母亲放弃了自己。他恨的是他的母亲,才会逼母亲死,要母亲陪他。”

“但如果真是这样,他的目的在十年前就达到了啊。”这一点我也想到,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我们没法想通。

“对了,辰辰怎么没来?”我蛮喜欢这个清秀的小弟弟。

“他有点不舒服,我让他休息一下,来这儿他也帮不了忙。”千夏回答道。

忽然觉得腹里难受,可能真是饿了!

我们一行四人来到僧堂,见着那位大师,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很年轻,可能也就三十来岁。寒凌上前双手合十:“见过悟智大师。”

悟智大师就像是一般的普通人打招呼,直接握过寒凌合十的手,笑道:“别多礼,在你小的时候我还陪你玩过,那个时候我们都爱玩!哈哈!”

“大师,这次的事情发生在她俩身上,千夏、怜衣。这是怜衣的朋友,南卡。”寒凌一一介绍了我们。

悟智大师看看我俩,说:“你们先吃些斋饭吧,等会儿到佛堂找我。”说完,作揖离去。

“他行不行啊,这么年轻,你怎么之前都没说啊。”南卡按不住性子,悄声问寒凌。

寒凌边走边笑着说:“别看他年轻,他还是一个天师的弟子,那个天师可利害了,这个不用太担心。”

我们到了饭堂,已经坐了好几桌人,全是穿着常服的,看来寺庙里的人没有在这儿吃饭。于是我们找着一张桌子,默默地吃着饭。

佛堂里,悟智大师闭目打坐,我们不好打扰,就都席地而坐。

过了一会儿,悟智大师睁开眼睛,看着我和千夏好一会儿,方说:“两位施主,在你们身上缠绕着的不是冤魂,而是一些冥气。”冥气?

“也就是有人曾向你们施过咒,这个咒带着一些幽魂的冥气,会使人产生错觉,误以为看见幽魂。”不理解!

“大师,你说她们看见的鬼都是假的?不存在的?”南卡问。

悟智大师微微一笑:“也不能说是假的,那些幽魂也的确存在。只不过,本不会出现。”

我忽然有一个想法:“大师,那也就是说我们只是幻觉,其实那个魂就算存在也不会对我们有影响,只是有人人为地让我们以为有影响。”

悟智大师点点头:“不错,只有解了咒就没问题了。只不过…...”沉吟了一会儿,我们也不敢打扰,“解铃还须系铃人!”

千夏身子微震:“难道是辰辰?”

辰辰?真是他吗?他以前说的都是骗我们的?难道那个婴儿只是他给我们的幻觉?

“不错,是他。”寒凌说,“我们不是在讨论,十年前就平息了的怨魂,为何现在又出现了?其实根本就没出现,一切都是楚辰在搞鬼!他要报仇!”

南卡忙站起来,对我们说:“我们快回去,楚先生肯定有危险!”对,楚辰要害的就是他的父亲,他要完成他母亲的遗愿。

我们也连忙站起身来,对悟智大师行了一个礼,就马上乘南卡的车向城里驶去。

外面已经黑尽了,我们的心也更加紧张了。我和千夏坐在后座,手牵着手,时不时地会看见一个婴儿出现在车厢内,这时总会感受到千夏的手也一紧。我们互相鼓劲,然后告诉对方,这是幻觉!

车子开了有四十分钟,终于看见“凯旋帝都”了,那里面的屋子都没开灯,死寂的一片!

我们下了车,慢慢的向楚家走去。

门没关,里面亮着光,但没有一点儿生气。环视一周,客厅没有一个人,我们慢慢地走上楼梯,忽然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话:“你们来了?”。

我不禁一迟疑,脚也重了。寒凌连忙将手指放在嘴边,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又向前行。他们没听见?我又幻听了?

到了楚辰的房间外,我们都停了下来,南卡轻轻拧动把手,门悄然不息的开了。我和千夏暗一点头,一起进了门。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门呯地关上了!婴儿的笑声再次响起,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用手堵住了耳朵!

南卡奋力地冲到门口,狠命地拧把手,那怎么拧都拧不动。而南卡的耳朵慢慢地渗出了血,骇人极了。我很惊慌地找来纸堵在耳朵里,然后跑向南卡,想堵在他的耳朵里。他向我吼道:“别过来,寒凌,拖住她。”

寒凌也已堵上了耳朵,但还是听见了南卡的话,忙把我死死地拽住,我挣脱不得。南卡狂叫了一声,把门把手硬生生地掰了下来。婴儿的笑声嘎地停了,我忙扑过去看南卡,他眼睛紧闭,呼吸急促,耳朵里已经没再渗血了,但也还是将他的衣服浸红了。

寒凌走过来说:“你就算想堵也没用,他当时那样是因为处在那个地方大气压的问题,你过去也会那样的。”

我心里很难受,从一开始南卡都在帮我,而且不计报酬、尽心尽力。“他会没事的,对吧?”我喃喃地说。

千夏走过来扶我站起来,寒凌将南卡抱上床,仔细看着南卡的耳朵:“还好,没什么太大的损伤,我们要尽快送他去医院。”

千夏想了一下,对我说:“怜衣,你们送南卡去医院,我去找辰辰。”

我和寒凌异口同声地说:“不行,那多危险啊!”

“我还是相信辰辰,他不会害我。”千夏的表情决然。

我看着她,这个我才认识几天的姐姐,说:“我陪你!”

“我也留下来,就你们两个丫头,我不放心。”寒凌将南卡放在床上说,“南卡应该问题不大,何况就算现在想走,可能也不能够了。”

“那好,我们三人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近日,张继科景甜疑似恋爱引发瓜友们强烈关注,起源于媒体曝光了一组张继科、景甜在车中甜蜜拥吻的画面。后来网友在两人微...
    一线口语阅读 206评论 0 1
  • 清爽的对白 不必暗含哲思 释放了时间感 不贪图记录 一段不害怕被忘记的片段 就像两个濒临长大的娃娃 在溪水边 荡漾...
    段童阅读 30评论 0 1
  • (一)初遇风波 如果遇见,请相信你在时光深处相遇的美好,让那些平凡生活散发的光芒,嵌入岁月一圈圈细数着的年轮中...
    z青衫故人阅读 211评论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