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救生艇上只剩他一个人了。这些天,同伴相继饿死。尸体被他抛进了海中,因为他不想食用人肉,也不想让这些散发着腐臭的东西留在他的身边。

食物也消耗殆尽。他所能做的,只有好好的睡一觉,并且不知道还能不能醒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艇忽然撞上一块石头,停了下来。他缓缓醒来。太阳还是那般刺眼,他也不知道他在这船上已经睡了多少天,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还活着。忽然间,身体竟有了一丝力量。一切都像是幻觉。

他踉跄地站起来,走上小岛。久违的陆地的感觉。他走了几步,由于身体虚脱,险些摔倒。他恍惚看见百米开外,有个人影。那个人正在烧烤食物,那些食物是像野鸡一样的东西。

他们打了个招呼。两人都十分惊讶。烧烤食物那人说,这小岛上就他一个人。为了便于我们故事的描述,我们姑且将烧烤食物这人叫做“岛民”,而这位可怜的船难者叫做“漂泊者”。

漂泊者问岛民,这是哪里,以及他为什么在这个偏僻的小岛上定居。岛民说,这里不属于任何国家,是太平洋南部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岛。由于没有政治和资源利用价值,这里一直无人管辖。他之所以在这里定居,是在避难。

“避难?”漂泊者一脸诧异,“你是畏罪潜逃还是看破红尘啊?”岛民摇摇头说:“都不是,我在躲避你们这些人工智能。”

“胡说,我可是正常的人类!”漂泊者似乎很气愤,他觉得这个人是神经病,“我有血有肉有思想,更重要的是,我有感情。我怎么可能是机器呢!”

“我说了你是机器吗?”岛民的反驳从容不迫,“你先听我说完啊。”

漂泊者显然不情愿听下去,但是他好奇地想听听,这个疯子到底能编出些什么故事。

“一开始,是没有人工智能的。”岛民娓娓道来,“后来,计算机技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人们可以通过一系列的计算机程序,操纵机器,来为人们服务,比如做一些危险的、不适合人去做的事情,或者是完成一些人们无法完成的巨量运算。”

“我是搞计算机科研的,我和我的团队,造出了无数的人工智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许多机器与人不能相比的地方。比如,机器的思维有一定的专一性,不能从自己不同类别的经历中总结方法,从而只能从事较为单一的工作,处理事情的方式往往极不灵活;再者,机器不会有情感波动,紧张的气氛往往不会使它感到紧张,对方法的选择也完全不带有感情色彩,出现了许多可笑的错误。”

“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让人工智能更接近于人?让他既拥有人的感情和思想,又有无与伦比的超常计算和记忆能力?”岛民叹了口气,“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通过程序模拟人类的每一种感官,每一条神经。这个工作量是巨大的。不过,通过全世界的科学家一起努力,我们最终还是通过实验室里程序控制的培养皿,培育出了一批人工智能。但是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是,他们大多和我们人类几乎一模一样!没有特别出众的能力。”

“那拥有过人能力的那部分呢?”漂泊者似乎竟然听进了岛民的故事。“那部分。。。他们太桀骜不驯,反抗十分激烈,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制服他们。”岛民低声说,似乎并不是“制服他们”这么简单。

岛民继续讲道:“后来那批人工智能还是逃走了好多。他们什么知识都懂,并且互相通婚、和人类通婚,繁衍后代,挤压人类的生存空间。这些优秀的人工智能以及他们的后代,具有更强的社会竞争力,逐渐统治了世界,并且,还大肆屠杀人类,尤其是那些试图制造并毁灭他们的科学家,他们认为那些科学家毁灭他们的行为一种背叛和不道德。”

“也就是说,人类就这样进化了,并且,你就是那些被‘适者生存’所淘汰的人之一?”漂泊者将信将疑。“是的,这也是我躲在这里的原因,现在世界上几乎都是进化后的人类了。而他们一直被蒙蔽,浑然不觉自己是人工智能,是因为没有人给他们介绍这段历史。我之所以给你这个人工智能讲这些,就是希望你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并且……”

“并且让我们自惭形秽,认你为祖宗吗?”漂泊者抄起旁边地上的一把刀,砍掉了岛民的脑袋。他不知道自己是信了这个离奇的进化论故事,还是仅仅想杀掉一个疯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