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会呼吸的痛

96
零零一饺子
2016.12.22 21:15* 字数 969

文/饺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季,凌晨五点半,听着儿子咿咿呀呀和我妈宠溺的回应,我知道自己该起床了。儿子一岁多,这一年里,我很少起床时见到太阳,因为他习惯了夏季四点半起床,冬季稍作延迟。可是此刻,我很自私的想赖床五分钟,奢侈的让自己回味那个美丽的梦。

        他在拥挤的电梯里抓住了我的手,微微的汗意让我知道他此刻有些紧张,我的手也僵硬的不敢动弹,生怕破坏了气氛。我们牵手走出电梯,他说:“去吃你喜欢的小笼包吧,然后带你去游乐场坐过山车。”我呆呆的只记得用力点头,竟忘记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欢喜与甜蜜。

        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只是我的梦中人,正如18岁,情窦初开年纪里的梦中人一样,模糊的身影,却给予我真真切切的心跳。紫霞仙子说过: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一直相信,我的意中人也是个盖世英雄,终有一天他会将我从寂寞的生活里拯救出来,抚平我受过的所有伤痛。可遗憾的是,即使他立刻出现,也只会是我一个人的英雄,却是身边所有人的恶魔。

       人活到一定年纪,那些责任就跟书包里的书似的,越背越沉。每天在漆黑的夜色中起床,带着儿子玩耍,给他洗漱喂饭,好天气变着路线带他遛弯,坏天气想着法儿跟他做新鲜的游戏,他累了就睡了,我累了,却睡不着。有时候在想,怎么就哭不出来了?也许是硬憋着那口气不敢松懈吧,一旦泄了气儿,就坚持不下去了,不都说为母则刚么?生我的,我还要报恩,我生的,我还有责任。可是,繁忙的一天里,哪怕有一丝空隙,也会被寂寞偷袭。唯有那梦中的片刻欢愉让我聊以自慰,为我添些力量,我欺骗自己,他是个真实的存在,谁说不是呢?他活在我的梦中,而我保不齐也活在他的梦中,呼吸着他呼吸的空气,想念着他的想念!

       我以为爱情是虐心的,伤了痛了就是爱过了,于是,踏着泥泞一路走来。猛然回头,才发现,活到三十几岁,竟想象不出风花雪月是何等场景,耳鬓厮磨是什么样的温柔。我欠自己一场恋爱,为此频频在深夜感到内疚,若不是在最好的年华里过度拘谨,不曾敞开心扉拥抱爱,也不至于一把年纪还痴心妄想,熬不穿这该死的寂寞。

       小时候,家长不让看电视,我很阿Q的告诉自己:不怕,睡着了可以做梦,比看电视还逼真。现在的我依旧很阿Q:夜再黑,路再长,还好可以做梦,我到盖世英雄选择以这样到方式守护在我身边,让我避过世俗的拷问和良心的不安,蜷缩在只有彼此可以抵达的安全角落遣散现实生活中的寂寞,如此真好!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