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

原创by夏狄

苏梅几乎是逃掉的。

她没想到十年后,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还能看见他。

看着自己的女儿挽着别个女人的臂膀,她泪如雨下。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过去的一切无法改变,自己种下的因,结的苦果也得自己含泪吞。

只是她仍然对自己的过错无法释怀,当初的偏执,如今的众叛亲离。

她躲在街角,自己有多久没抱过自己的女儿了,快十年了吧。孩子长得跟自己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不知道林向东整天面对着女儿版的自己,会不会有一丝愧疚?

人生已过去半辈子,纠结这些没有丝毫意义。她现在只有工作,不停地工作,她供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再有几年,贷款也还清了。

这房子是要留给女儿的,也许女儿长大后会跟她一样走上歧路,那这间房子至少是她的退路,这是这个当妈的能给予她的唯一的东西。

苏梅今年35岁,清汤挂面的样子,倒是不显年纪。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一隅,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觉得安全自在。

只是最初偶尔有热情的大姐会给她介绍对象,单位也有几个男同事表示过好感,她只表示自己结过婚,丈夫出意外去世了,此生不再嫁。

长此以往,周围的人都把她当节妇烈女看待了。

其实她的心犹如一潭死水,如何能激得起波澜。

只是每次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被大人抱在怀里、牵在手上的孩子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如潮水般向她涌来,直至淹没。

她此生是得不到幸福了,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啊!可过去的一切都切切实实存在过,她肚子上的刀口、身上的疤痕,无一不是证明。

苏梅看着镜中的身体发愣,浴室热气蒸腾,镜面逐渐模糊。

苏梅是家中的独生女,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基本有求必应,没受过委屈,没过过苦日子。

大四实习的时候,父亲拖关系给她找了不错的实习单位。

她自信、开朗、活泼,在单位人际关系不错。那时林向东是她的直接领导,对她青睐有加。

她也很崇拜林向东,年级轻轻,已经是公司管理层。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

那时林向东负责分公司的项目,指派苏梅为助理,经常跟他出差。

一来二去,苏梅对林向东的崇拜已经变成了爱慕。林向东不是未经风月的人,小姑娘的稚嫩感情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在项目庆功酒会后,林向东送她回家。在家门口,林向东表白了:“苏梅,我最近很苦恼。你知道我其实是有家室的人了,可我竟然没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我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我没有勇气,我觉得我不配拥有她的美丽。”

苏梅的心跳得扑通扑通,那种热情已经淹没了她的理智。

林向东执起她的手,望向她:“苏梅,你知道我说的是你。我跟我老婆已经在办离婚了,我不能侮辱你。”

苏梅震惊了,不管他离婚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份炽热她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他们还是好了,顶着外界的压力。苏梅以为,不经历磨难的感情怎么可能是爱情。所以别人越反对,她越执着,越难得到的东西她越要得到。

不久她家人就知道了。他父亲怎么也想不到,她娇生惯养的女儿会给别人当小三,还口口声声非他不嫁。

他父亲就说了她两句,苏梅就不干了,直接绝食。不能嫁给他,宁可死。

她以为爱情就应该这样狂热,就像是一把火,把人烧成灰烬才好。

她父母没法儿,把姑姑阿姨婶婶都叫来劝她。

六月天,苏梅捂着厚厚的大棉被,任她们好说歹说,就是油盐不进。

“小梅,你年纪轻轻的,什么人找不到,非得找个结过婚的,还带着孩子,你真情愿给人当后妈呀!”

“听大姑的,你这条路真不能走,我们都是过来人,看人比你准。”

“我可听人说了,这人人品不太行,会动手打老婆的,不然他老婆也不会爽快答应离婚。”

二姨看她死活没反应,气得差点掀桌子:“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没发现你有这么大气性啊。你爸妈好吃好穿把你养这么大,就为了让你给人当小三,当后妈的么?你不要脸,你也要考虑你爹妈的老脸,你叫他们怎么做人?”

……

苏梅就是不吭声:你们知道什么是爱情么?你们就是见不得我幸福!在真爱面前,世俗道德算个屁!

年少时,总以为有了爱情便有了一切。

最终苏梅如愿嫁给了林向东,代价就是父母跟她断绝了关系。她的婚礼没有一个亲友出席,亲友桌只坐了几个大学室友。

婚后不久她就怀孕了,那时她刚毕业没多久,22岁的年纪。

林向东不赞成她出去工作,让她在家好好养胎。

前几个月苏梅感觉自己像被泡在蜜里,原来这就是幸福的滋味。

可是好景不长,两人毕竟年龄、阅历、社会地位都有一定差距,他们的共同话题少了,林向东也不再像婚前那样对她呵护倍至。

有一回林向东半夜喝得醉醺醺回来,苏梅挺个大肚子伺候他。苏梅抱怨了一句:“以前没发现你酒瘾这么大啊,现在回来越来越晚了。”

林向东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指着苏梅的鼻子:“别蹬鼻子上脸啊,我应酬是为了谁啊,你整天呆在家里,只花钱不挣钱,哪里懂我的辛苦。”

苏梅真是被吓了一跳,但她还是说服自己理解他,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吧。

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好转。

孩子出生之后,他对自己更冷淡了。他回来的越来越晚,有时身上带着浓烈的口红印、香水味。

苏梅一直再忍,自己选的路,就算满布荆棘、利刃,她也得咬牙走下去。

有一回去超市给宝宝买尿片,竟然撞见了林向东和一个女人走在大街上,手挽手,举止亲密。

血一下子冲到头顶。以往的一切苏梅只当他是逢场作戏、工作需要,可是亲眼看到这一幕,心绞着痛。站在大太阳底下浑身颤抖,迈不动步。

她想去质问,可是她不能,孩子一个人在家,一会儿孩子就醒了。

林向东照样晚归,她等在客厅里。林向东压根对她视而不见,扔了包就往浴室去。

苏梅忍不住了:“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有什么好说的,你什么口气啊,竟然质问起我来了!”

“我是你老婆,我看见我老公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我连问一句的权力都没有了是吗?”苏梅跳起来,扑向他,扯着他的衣服。

林向东抬起手就甩了她一巴掌:“你别跟我撒泼,当初我们难道不是各取所需。我娶你因为你年轻漂亮听话懂事,你嫁给我还不是因为我有钱么!”

苏梅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自己的一腔深情,原来在他眼里一文不值。她嗫嚅:“林向东,你不是人,我要跟你离婚。”

林向东冷笑一声:“这可是你说的,我本来还想看在孩子的份上凑活跟你过。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我不介意再离一次婚。”

此时的苏梅就像漂在汪洋里的一根浮木,兜兜转转,无依无靠。

结婚前的苏梅,以为彼此遇到真爱,就算众叛亲离,她也在所不惜。

如今看来,这简直是一个笑话,是一场闹剧。

第二天林向东就把离婚协议书拍到她桌子上。

林向东只要孩子,房子车子任她选。

呵呵,苏梅冷笑,原来她在他心里那么不堪。

苏梅反对:“我只要孩子,其他什么都不要。”

林向东很不屑:“你开什么玩笑,你有能力养孩子么,毕竟我们结婚三年多,我是为你好,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房子车子,再嫁也是资本,孩子可以再生。”

苏梅决绝:“那我们就上法庭好了,孩子还小,法官会同情女方的。”

林向东依然胜券在握:“孩子已经满两周岁了,法官会根据双方的经济能力来判。”

苏梅这才明白,这一切完全是自己作茧自缚。她现在连请律师的钱都没有,是的,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为了尊严,苏梅什么都没要,净身出户。这段婚姻是她生命中最大的错。

这年,她才25岁。

离婚不到一个月,他就再婚了。

因为此时他的新婚妻子找上门了,真是个厉害角色,这么偏的地方都能找到。

面对他的新欢时,苏梅是麻木的,她现在的接受能力出奇地强,发生什么她都不觉得奇怪。

“苏小姐,你是个明白人,我就开门见山吧。我希望你以后尽量少去看孩子。你知道向东已经有两个孩子,他不想再生了,所以我只能当一个后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大的已经记事了,可能比较难处,但是你们的女儿还小,我挺喜欢她的,我会尽量视如己出,条件就是你退出。为了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我想你不会拒绝我的提议。”

苏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世道到底怎么了,她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怎么谁都能来欺负她,谁都可以对她予取予求。

苏梅做到了,她连女儿也不要了。

后来的十年,只是经常跑到女儿的学校,全副武装,站在门口张望。女儿从一个蹒跚学步的娃娃长到亭亭的豆蔻少女。而她们的距离永远在十米开外。

想到今天看到女儿亲切地叫别人妈妈,苏梅心如刀割。

看到小腹上淡淡的一条红痕,心酸不已。也是离了婚之后,她才明白当年长辈们的恨铁不成钢。

父母得知她离婚后,曾经试图联系她,是她无颜。她只是定期给他们汇钱,只能用这种方式报恩了。

苏梅望着镜中的自己,无声地叹息。空有一副年轻的皮囊,一颗心早已腐朽。好在她现在还有奋斗的目标,为女儿买一套房子,给父母存点养老钱。

至于自己,没有考虑过,她只是默默接受命运的惩罚,自食恶果。

她只是一个行尸走肉,过一天算一天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句话 你的责任就是你的方向, 你的经历就是你的资本, 你的性格就是你的命运。 第二句话 复杂的事情简单做,你就...
    游帅来也阅读 165评论 0 0
  • 关键词:复婚 题主:女 问:你好!冷先生,我是初婚女,教师,嫁的的老公是离婚带儿子的男人,发改局上班。 他儿子六岁...
    冷爱阅读 129评论 0 0
  • 我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你,我会怎样。 老是嫌你烦,啰嗦。 看着你一身的毛病,我却无能为力。 我喜欢看你笑...
    He岸阅读 2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