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仙境2:镜中奇遇记》观感,一部典型的可以按照主要人物来解构的作品

这部影片将包含完整剧透不过因为并非情节悬疑剧、可能反而利于欣赏到编导们匠心掩藏的细节。

以人物为线索的解构

《爱丽丝2》是一部典型的可以按照主要人物来解构的作品。无论观众眼中“有多少个哈姆雷特”、原作者创作人物时、大多是根据戏剧所必须的矛盾冲突元素来构思的,要刻画一个更为有血有肉的人物,一个重要的元素便是TA的“祸根”(Bane,使某人感受到焦虑甚至不幸的根源),因为它才是每个人人生转折点前的真正核心驱动力;进而,作者会为人物的“个性”定调,可以说,人物在祸根的刺激下、所会做出的每次“选择”、就根植于TA(在那一生命阶段)的个性;随后,情节再在不同人物的“选择”中相继演化,直到迎接每个人物(在各自祸根上)的结局。

五个人物显而易见,在我完成提纲检索图片素材时,才发现官方其实已经制作了一套按人物划分的精美海报。

人物一:爱丽丝

(爱丽丝·金斯利,驾驶已故父亲的奇迹号航船闯荡3年后回到伦敦,通过镜子再次进入仙境,投入搭救亲密朋友的冒险中)

她的祸根在于:

曾被她拒绝过的求婚者,蓄意误导她母亲逼迫爱丽丝必须放弃父亲留下的航船来换回自己的房产

重回梦境后得知好友疯帽子深陷在哀思中,而宁可冒极大危险帮助他(白皇后等已告知她如果过去的自己遇见穿越的自己整个梦境世界都会完蛋)

她的内在个性、外在情感/行为

勇敢,信念坚定

影片开头,就安排了一个涉险逃避海盗的场景,“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满帆!满帆!”(Full Sail!)、“战胜不可能的唯一办法,就是要相信凡事皆有可能”。有人评价最后一句话只是"蠢萌",可如果连整个大航海时代的历史都忘了、那就太遗憾了——“凡事皆有可能”(不是“凡事皆一定能”)的信念历来是极其重要的“分水岭”

愿为朋友真心付出("You are my truest friend.")

聪明,关键时刻的冷静

当多次往返与各个时间点、终于领悟了“时间”(掌管时间的大神)所提醒过的“你没法改变过去,不过不得不说,你也许能从中学到点东西”的道理之后,回想起在"时间"清点代表着生命的怀表时、海托普家的怀表并没有在,推断出他们仍活着而改变了营救策略

她所走到的结局

凭借着她的个性(勇敢、信念、机智等,包括最后飞奔时的"Full Sail")、以及所有相关者的支援,险之又险地挽回了时空崩溃,完成了帮疯帽子与家人团聚的使命

放下了已经无可挽回的过去(她父亲的死,那部分确实是在有生之年都“无可能”了),同意了她母亲的方案,结果反而获得了母亲的理解,重新驾船继承起了父亲的事业

人物二:疯帽子

(泰伦·海托普,帽子匠海托普家族传人,昵称Hatter(就是帽子匠的意思),爱丽丝最亲密的朋友)

他的祸根在于:

看到自己儿时制作的纸帽子还在,认定家人其实还活着、急于要和父亲道歉,却因为自己无力找到(所有朋友都认定已经被恶龙杀死)、连爱丽丝都不相信他的直觉而顿觉生无可恋

因为成年后毁了红皇后的加冕典礼被父亲痛斥其令家族蒙羞、而离家出走,内心却一直想获得父亲的肯定

他的内在个性、外在情感/行为

极为重视自己的信念(且有依据)

请看与爱丽丝重逢的一幕,疯帽子在极度欣喜之余,仍不忘捏一捏爱丽丝的脸、让她转个身,然后还左右看了一下,说“只有你一个人才好”,快速把她拉进门后,才开始倾诉心结。为什么重逢第一幕会是这样?剧中虽没有直接演出、但完全可以想见的是,在疯帽子患上“抑郁症”期间,所有的小伙伴们来规劝过他多少次?这一幕,表现的是他其实一直都在坚定地保护自己的信念!就和爱丽丝忠于信念一样,疯帽子也极有主见(并且有他的根据,这一次就是那个本该十几年前就被父亲嫌弃扔掉了的纸质的帽子却竟然还完好地存在着),他不容并不知道或不相信他所说的真相的人们来一次一次摧毁他的信念…因为一旦摧毁了、可能的就都会沦为“皆无可能”了。

也因此,当爱丽丝因为接受了小伙伴们的“先入之见”也暗示找回家人已是“不可能”了时,疯帽子立刻将她推出了家门(保护信念,而非单纯自闭)、并伤心地说“你不是我的爱丽丝,我的爱丽丝会相信我”。直到衰弱至奄奄一息时,终于拿到了第一手真相的爱丽丝赶回来对他说“我真抱歉,我之前以为这是不可能的…当初我应该相信你”,疯帽子才终于满血复活;“你是我的爱丽斯”他说道。在信念方面,两人确实是高度相似的。

坚忍:同样是家人的死,爱丽丝更倾向于回避痛苦、疯帽子则能够乐观面对(发现纸帽子之前);但他在确有依据之后并不会去“为了乐观而乐观”

智慧、纯真

坚持正确的信念往往需要有智慧支持。别看疯帽子平时确实疯疯癫癫,与小狗互换角色叼木棍玩得不亦乐乎,但其实在第一部中就体现了他的眼光(当所有人都不相信爱丽丝是6岁时就来过的那个女孩时,只有疯帽子坚信并舍身保护她),在第二部戏弄加冕的红皇后时、也表现出的是不畏权贵的智慧型人格(尽管他并不明白真相(后叙)、而少了理解宽容)。

镜头再切换到最后大功告成爱丽丝与疯帽子依依惜别的一幕,“Hatter,我担心会再也见不到你了”“不,我亲爱的爱丽丝,在我们记忆的花园里、在梦想的宫殿里、你我会再次相见的”“但是梦想并不是真实的”“谁又真能分得清现实与幻想呢”。东方庄周梦蝶,西方我思故我在,这句只要在“镜子”的一侧就难以考证的、形而上学的话被安排由疯帽子说出了。

片中有只鲜艳的“蓝色蝴蝶”贯穿了始末(本片三大象征之一),正是在对应庄周梦蝶的时空观念。中国市场对迪士尼的战略意义也是毋庸赘言了。

他所走到的结局

凭借着他的个性(信念、坚忍),终于苦苦挨到了单凭他个人力所难及的机遇,与家人团聚,并最终获得了父亲的肯定——“我的儿子,你干得真棒!”

人物三:红皇后

(伊丽莎白,白皇后的姐姐,被扭曲了的灵魂)

她的祸根在于:

小时候因白皇后的一句谎言而被冤枉(偷吃了果塔),结果奔出皇宫撞了头,而外表、性格都大变

在外表、性格大变之后,遭到周围所有人的歧视、不理解,而白皇后却一直都不愿意说出当年的真相,甚至导致其成年后皇位继承权被剥夺

她的内在个性、外在情感/行为

已被痛苦所吞噬

整天嚷嚷着要砍别人的头(chop your head off),即便被"时间"好心收留在永恒城堡时(第一部中她已被逐出地下王国)、都还整天想着要通过时间魔球回到过去复仇。

其实她的心结,无非是“公正”。一次小小的不合理行为(比如说谎),最怕的就是会造成一个具有持续影响的后果(比如被歧视而累积痛苦);而红皇后就是此种恶果的唯一亲历者没有“感受”就难以产生真正的理性,因此除了红皇后自己以外、只怕就连经历同一事件的白皇后、都不会觉得澄清最初的事实"能有多重要"(后叙)。

每次憎恨、头都会大一圈(当她在加冕典礼上咆哮“I hate you! I hate you all!!”时),所以那个惹人厌惹人嘲笑的“大头”的表象、是不是理应理解成一个人痛苦深度累积(往往伴随着抑郁甚至行为失常)的象征?痛苦(头大)之余,她再次当面质问白皇后“为什么不把真相说出来”——而后者仍旧沉默不语(后叙)。

“没有人爱我、也没人怕我”她在离席失败了的加冕典礼时说了这句话。能对一个人讲“公正”,要么是因为爱TA,再不然就是因为怕TA,这其实是红皇后的潜台词、是她的有限认知。在永恒城堡里她再次对"时间"哀怨地说了这句“没有人爱我”,时间赶紧说了“我爱你”(后叙)。

纯真

没错,纯真。爱"tiny things",从小爱用沙盒养蚂蚁(并因此被误认为偷了果塔);时间送给她礼物时也说了知道她喜欢"tiny things"。即使一直喊砍掉你头,却也只是把疯帽子的家人缩小后囚禁在沙盒中。

甚至,在处理她这被扭曲了的一生的最大心结上,她最想采取的方法都绝不是把妹妹白皇后斩首,而是带着妹妹、穿越时光回到“撞头之日”——冒着与过去的自己见面会时空崩溃的危险——只为了能刺激她妹妹讲一次!(而未可得) 尽管伤心至此,在最后一幕中,白皇后终于幡然悔悟、真心向姐姐承认了错误时(后叙),她顿时完全释然,一点纠结于非本质的恩怨上的杂念都没有。理应如此。

她所走到的结局

凭借着她的个性(被痛苦控制、纯真),经历了被全体放逐、被"时间"收留,以及险些在终极痛苦的控制下造成时空崩溃的劫难后,获得了白皇后的讲真、一直期待的“公正”

让我们切换到这一被扭曲的灵魂最终获得救赎的一幕:

(醒来发觉妹妹白皇后宁死护住自己已经石化的身体时,沉默,懊恼地走开)“为什么每次受伤害的总是我”(Why does it always happen to me)“为什么没有人爱我”“我爱你,姐姐”“不,你不爱,所有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此时白皇后终于也打开了心结“我知道。我偷吃了果塔还撒了谎,我当时应该说实话,那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非常抱歉…如果还不太晚的话,请你原谅我吧”(红皇后,泪水涌出)“我一直想听到的、其实就是这一句”。

人物四:白皇后

(可美兰娜,因一次说谎而改变了其姐姐红皇后的人生轨迹,岁月静好)

她的祸根在于:

小时候身为姐姐的红皇后欺负她把母亲做的果塔吃掉了大半,于是心有不甘而违背母命将剩余的果塔也偷偷吃掉,并在遭受质问时选择了说谎,成为深藏的自己都不敢去正视的心结

(全剧最为隐蔽的祸根)周围人对她的完美的认同,使得她对自己的“自我认同”也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而无法正视自己客观存在着的微小瑕疵,却不曾想“不讲真”会导致极大的甚至无可挽回的恶果

她的内在个性、外在情感/行为

近乎完美,而被完美所吞噬

当确有犯错却都坚决抗拒承认时,其实就已完成了这种被控制。在电影中,这一“完美”心结的解开、甚至表现得比从痛苦对人的吞噬中挣脱、更难做到——因为它要隐蔽深藏得多。痛苦,人皆厌之,美好,人皆慕之,旁人不会猜疑那美好的,自己呢?则往往会在“容易重视表面”的人性弱点不知不觉中落入思路误区,把表面的、去当做真实的,把真实的、反而当成“无足轻重”

身陷表面化了的“岁月静好”的白皇后,并不是如有些人评论的“连永远喝不到下午茶的惩罚都没受到”,而是遭受着更为隐蔽、难以察觉的“祸根”(烦恼)!从她全身素白的装扮、纯净脱俗的容貌,人们都会立刻愿意去联想到她的内心、一定也是善良完美的,白皇后确实善良(后叙),可事实毕竟是、没有人会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就)“完美”到没有缺点的。#粉丝们的不真,也怂恿了偶像的不真 = 捧杀#

白皇后可能认为一次犯戒“无足轻重”…(尤其在她幼年时),却没认识到一次都会造成一个具有持续影响的后果,对身心俱变的姐姐来说、岁月不再是静好、而变成了痛苦的累积,"时间"的累积效应会是极其可怕的。可是如前述“没有‘感受’就难以产生真正的理性”,白皇后在“维护”着自己的“美好”的同时、有意无意地未去对红皇后做换位思考“感同身受”,以至于当红皇后这边已经崩溃了无数次,甚至最后强拉着她回到“撞头之日”,重听到母亲的质问时,她都仍只是嗫嚅着说了一声,“No”(不是我)。终于,在红皇后“头大”到超越极限甚至不惜时空崩溃时,白皇后才惊呆地看着、曾经的“亲人”。

善良

没错,善良。如果认为白皇后的“完美”就全是装出来的、那就又走入另一个极端了。从小就能看出,她并不是去霸占美味的傲娇性格,与所有市民也都亲切相处,在姐姐的加冕典礼上、也是真心在高兴;她是在她“没有感知”的事情上持续残忍,却决不同于出于贪欲、对他人痛苦不顾的残忍——而至于怎么会变得“没有感知”的?答案已经讲解过了。

时空崩溃后,白皇后不忍丢下姐姐已经被石化了的身体,宁可牺牲自己——“我不会丢下你的”她说。不过,这其实都还是她一贯的善良、真心爱人(包括姐姐),都还是相对容易做到的。对她而言真正难做到的,是后来的一幕——“自以为非”剖析自己;这却其实是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惨剧后才终于触动到她心灵的…(不可悲么?现实中要等到这种时候多半已经是无法挽回了,也因此说,既隐蔽、又与真正的优点共生着的“岁月静好”会有多么难破!

有人说白皇后“造作”?请原谅她吧,“装一辈子完人”真是件并不容易的事,多方面都绷紧弦自律着,本身并不是坏事(能进化到自然做到当然更强,但是有过程的);只是,当一个灵魂一旦确实犯了错的时候,请务必勇于承认——不要把一块瑕疵当成是整个自己来保护、它不是,而一旦你保护了、它可就真会取代你了

她所走到的结局

凭借着她的个性(被完美控制、善良),在终于懂得要正视心结、完成了自我救赎的同时,也使红皇后获得了救赎。

人物五:时间

(无名,起初以“反派帮凶”形象出现,最终真相大白,是公正无私的秩序维持者,唯一在试图安慰红皇后的人、或神)

他的祸根在于:

爱丽丝夺走了“超时空魔球”(Chronosphere),可能导致整个梦境世界崩溃,而不得不驾驶手动的时间穿梭机去阻止爱丽丝乱来

他的内在个性、外在情感/行为

公正,博爱/慈悲,负责

唯一爱红皇后的人(在其无奈的被逐出地下王国之后),因为"时间"知道所有真相!(就连红皇后都并无法知道所有真相,她也不能无私地“感同身受”到白皇后偷果塔时的委屈)

他具体的爱就是——迎合红皇后,还能怎么办呢?"时间"把她的缺点与她的优点相融合着、给她以爱(请看那个tiny的砍头机),尽管仍然无法解决其心结,但毕竟尽量拖延着时间(等待契机/奇迹)。

当然影片中还表现了"时间"的自恋、笨拙等,但一部作品如果只有“理性”元素而全无“非理性”元素、是更“干货”了、却也牺牲了普及。

智慧

一个能观察/“感受”得全面、从不抹杀记忆、公正无私、还有爱和耐心的人/神,自然就会有真正的智慧。“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但有能力从历史中学习”这句话就是"时间"教给爱丽丝的。

他所走到的结局

收回了超时空魔球,获得了爱丽丝的尊敬,继续维持时间秩序

结语

最后,不要让“自以为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吞噬了自己的灵魂(读到过“自谓不公才是万恶之源”的精辟见解),痛苦、如果说是血红,完美、如果说是洁白,这“红”与“白”都同样会吞噬一个人的灵魂,

解救的方法之一,就是(烦心事/"祸根"当头时)首先寻找/清理自身侧的原因(因为没人能代替你做。红皇后如果能想到是因为自己多吃了妹妹的那份才导致了妹妹后来的偷吃、也许能更好地处理“果塔事件”;对白皇后来说更是该尽早讲真),

方法之二,则是对从你角度看觉得看不惯的人、更多关心一下其“之所以行所行之事”的根源(存在的必有理可循),在力所能及时尽一份力,莫让"时间"成为唯一安慰被扭曲了的灵魂的人。

如果看官并不需要如此隔靴搔痒般的“抽象说教”来安慰,那么或许你可以重新再看一遍感官体验绚丽丰富得多的《爱2》,收获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领悟!

花絮/补充

(意犹未尽的才看过来吧)

别看疯帽子在剧中妆画到认不出来,扮演他的其实就是饰演《加勒比海盗》中那个帅酷杰克船长(好吧,也同样疯癫)的Johnny Depp。

片尾:谨以此片献给我们的故友Alan Rickman(1946-2016,哈利波特中饰演斯内普教授,在爱丽丝I、II中都担任了配音)

他所配音的正是那只贯穿始末的蓝色蝴蝶"Absolem"(第一部中还是毛毛虫);第二部三大象征之一:庄周梦蝶,孰真孰幻?隐隐也寄托了摄制组对故友的一份哀思与祝愿。

第二部的编剧与原作的第二部内容上大相径庭,但独具匠心地继承了其核心要素:反转(原著中角色与第一部都发生反转)、时间、梦(红国王的梦)。看过原著就知道这次琳达大妈改编得有多不易了!

尽管爱丽丝与疯帽子是女主男主般的存在,可最主要的矛盾,却其实是在红皇后白皇后之间发生。

一个人的“祸根”与另一个人的“祸根”之间都会是存在直接关联的(借用《云图》的一个文眼:"We are connected")

在古老的希伯来语《犹太法典》中,规定了罪过必须以复数形式叙述和表达(“我们有……罪”),从而使个人和全体祷告者共同悔过并求得宽恕。

如此我们现代人都尚未普及的终极智慧,却在生产力/教育能力都落后的文明早期出现,这本身是不是也是“时间之神”的穿梭眷顾呢?

镜子里(也许是荧幕、或液晶屏里)有另一个“世界”,我们通过观看、体验这个世界,也折射出了我们真正的自己。

玛雅历法20个星系印记中有一个就是“白镜”,代表着“折射”(reflect),链接1链接2

其实影片中每一个灵魂、都有被扭曲了的地方(如疯帽子从小被父亲的严厉伤了心),一方面自省如何减少和挽回扭曲到他人的不合理言行、一方面增强对“被扭曲”的合理抗性和复原力,就是每个灵魂对人对己的终极责任吧。

其实小伙伴们早有了甘为挽救疯帽子共同牺牲的心理准备,仔细看,白皇后提到“那个办法”时,白兔子就是一惊,它是唯一还胆小害怕的小伙伴,不过他的每次出言提醒、都被其他小伙伴轻描淡写的化解开了,一直到成功将爱丽丝送进永恒城堡后,“一切顺利,爱丽丝”“Hatters count on you.(疯帽子就靠你了)”,柴郡猫说了一句“We all are.(我们大家都是)”

用“房契”交换Wonder“奇迹”号 = 用“安稳”交换“信念”的象征。

若干为了前后呼应做出强调、却可能容易被忽略的内容:

“时间是小偷、恶棍”的含义

片头,当回到家的爱丽丝说“思念父亲”的时候,爱丽丝母亲说“我也想,不过时间过得好快,它真是个残酷的主人”,爱丽丝回答说“时间是小偷、恶棍”;片尾,她在与时间对话时解释了,“小偷、恶棍”指的是“时间偷走了我爱的一切”,“但现在我知道,你是先给予后拿走,每天都是一份礼物,每一小时、一分钟、一秒钟”不过对此切莫做鸡汤式的解读,爱丽丝说话的上下文侧重点未必一样(参见她的祸根),否则又要陷入“岁月静好”的隐蔽祸根了…(笑)

“满帆!满帆!”(Full Sail! Full Sail!)

片头,为逃避海盗涉险穿越浅谈时,所依靠的就是Full Sail,片尾,水手们迎接爱丽丝船长归来起航时,再次高呼Full Sail。满帆,在影片中的重要性,在时空崩溃时爱丽丝的奔跑中最为得到体现,为了把“几乎不可能”的挽救成“可能”,Full Sail 的精神的确是不可缺的。

对于影评差评中无理部分的批驳

批评“剧情:没有优势;让人搞不明白;矫揉造作;牵强附会的古怪设定”

其实看过原著第二部的话,就知道要从那更为费解的故事中抽离出三个要素是多难的一个工程。而且电影中、尤其对对话的设置极为细致,如果因为没能用心渗透进去读、而没有读到的话,就不能反而断言电影本身不佳了(的确可以说“自己作为受众而言、并未能看到这部作品的好处”,当这样的人数多时、也确实是一部作品未能适合于时代的表现)。

批评“一个果塔引发的女王决战,低幼!”“理想主义”

不得不提醒的是,阅读一部童话作品时,该不该连比喻象征简化都忘了,撞一下头会不会真的“头变大”呢(还是象征着痛苦在积聚)?点到为止吧。

关于“理想主义”,有智慧、有依据、也坚守信念,是不是就一定会有圆满结局了呢?不是,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果连这些都没有,那么原本可能的、就都只能沦为“不可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