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 睡

                                                                  文/孔德月

      夏天午饭后,你走过她的床前,你看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那她一定是在午睡。你看得仔细,你看到汗水濡湿了她的头发,她那乌黑浓密的眼睫毛紧贴着下眼皮,她侧卧着身子,她双手搁在枕头上压在头下面,她上半个身子还在有规律的膨胀收缩,那频率,紧随脉搏;你听得仔细,她那呼吸声比情人絮语还要低很多,而这声音让你感到无比的安静、平和。你羡慕她为什么睡得那样香,什么动静都无法打扰到她。她已然与这世界隔绝,就连有人在观察她都一无所知。你不禁出声赞叹:她的睡姿真美!

      你看到她闭上眼眼珠子在不停地转动,那一定是哪一个调皮的小精灵不声不响的潜进了她的梦。小精灵就躲在角落里,看她走到绿色草地上、看她撩起裙子、看她和蝴蝶一起跳舞、看她肆无忌惮的大笑、看她扮鬼脸……。幸亏小精灵悄悄躲起来了,要不然才看不到这些她最真实,最美丽的样子。看到这些小精灵都惊呆了,她可是小精灵在梦里面见过的最随性、最自然、最可爱的女孩子。这么说不是因为她的长相有多么出众,小精灵自然见过比她更清秀的相貌;不是因为她的身材,小精灵自然见过很多女孩子比她更娇艳更婀娜。是真实,是清纯,是未经打磨的质朴,是她那由内而发的天真无邪,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半点的娇柔做作。她还在睡,小精灵就这样忘情的看着……

      都知道她是一个不会绕道的人,因为在她的理念里只有一个:“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她的字典里也就更加不存在什么委曲求全,“直”是她的性格。在她的世界里非黑即白,从来不存在所谓的灰色地带。为此,她没少吃亏,很多人劝她,但她始终不以为然。她想,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取向,她的同事没有权利将自己的价值观凌驾于她的理念之上。因为她这样的性格,虽然她身处高位,也极少有人巴结她,因为当代已经很少愿意做没有结果的事情了。工作中她谨小慎微,每做完一项任务总是要再三核对,生怕她经手的工作出一点点过错。她向来不喜欢跟与自己有同事关系的人闲聊。跟同事,上司,她只谈工作。她知道这样的她会让很多人讨厌,她也知道一定会有人喜欢她。

      她不喜欢与人交际,不喜欢曲意逢迎见风使舵,不喜欢揣度别人的心思观察别人的脸色。简简单单,她以为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她活的很封闭,也很自我。对她来说,没有多少开心事儿,笑是因为语境需要;活泼是因为初相识需要这样的性格;举止癫狂是她情绪的集中释放,但没多少人能真正在意。又偏偏她的生活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丝毫的惊喜,那她也就只能这样活。

      她突然间就睁开了眼,两只大眼睛瞪得滚圆,这可吓坏了一旁的小精灵。她紧张惶恐,慌忙坐起,“天呐,我怎么可以睡到这么晚!我的策划案还没做完!我的员工信息统计表才只做了一半!……”还有更多的任务她来不及说完,她急忙起床洗漱,“又要熬夜了”她想!

      “今天是周末”,小精灵悻悻地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