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外壳

在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低估一个人对他内心真实想法的包装能力。有一个故事,把我惊讶到了;

一个亲戚的小孩,才9岁,她和班上的一个同学家离得不远,两家关系不错;

有一次,这小孩和她妈妈路过同学家,她妈妈说上去坐会,找同学妈妈聊聊天,顺便她可以去找同学玩;

妈妈以为她没什么意见,没想到孩子说她今天累了,不想去,并且不管妈妈怎么说,她都不乐意,就是不想去同学家;

最后妈妈说,就去一小会,几句话说完就走,这孩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只好去了。

到同学家之后,这孩子站在门口,就是不进去,同学来拉她进去玩也不去,她妈妈没办法,只好把几句要事说完就走了;

妈妈就以为她真的累了,不想去找同学玩,没想到回家之后,才发现:

孩子的脚趾的地方,袜子破了一个大洞,如果去同学家,会换鞋,就会把这个洞漏出来;

原来这孩子是怕去同学家丢人而已。

这孩子不过才9岁而已,她的袜子上破了一个洞,但是她没有直接把这个事说出来,反而去绕了一圈,绕完之后,原本袜子破了洞,结果表达出来的观点是:

我累了,所以不想找同学玩;

袜子破洞,和不想去同学家玩,一个是给自己看的,一个是给别人看的,别人给你看的仅仅代表别人想让你知道的,和真正的缘由相比,可能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人的复杂性。

有些事的本来面目,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会用华丽的外衣,把它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

偏偏有很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非要把一些原本很丑陋的事,包装包装再包装,让它看起来光鲜亮丽,堂堂正正的,以便从别人那里获得好处。

在公元前882年,姜子牙的玄孙齐哀公,是齐国的国君,这个人勤奋好学,生活俭朴,老百姓都很拥戴他;

但齐哀公有一个同父异母弟弟静,静这个人坏毛病一大堆,喜欢高谈阔论,讲排场,沉迷酒色,为此齐哀公经常批评他;

静这个人是典型的小人,对齐哀公的指责十分不满,心怀怨恨,一心想要报复;

为了达到他这点小人的目的,静跑到纪国,表面上对纪国好,挑唆纪国去抢齐国老百姓的粮食,但实际上是为了挑起两国战争;

果不其然,齐国很快把军队拉到纪国边境,准备报复。

纪国一看着急了,马上到周天子面前去告状,捏造一些谎话,说齐国违背周朝规矩,私下组织诸侯联军,攻打我纪国,并且联军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推翻周天子,要改朝换代;

这么简单的谎言,随便去了解了解就知道了,可这周天子偏就信了;

为了惩罚这要“谋反”的齐哀公,周天子弄了一个大鼎,里面煮了沸水,直接就把齐哀公丢里面给煮了。

齐哀公死了,最大的受益人不是周天子,也不是纪国,而是齐哀公他弟弟静;

静报复齐哀公这点小心思,最后硬是一层一层的包装,变成了齐哀公想要取代周天子,想要造反;

这最后的缘由,和真正的缘由相比,根本就八竿子打不着。

事都是人包装出来的,一个人有多复杂,一个事就有多复杂;

别人告诉你的,和他真正想的,这两者之间,真的会差十万八千里;

所以,如果有人雪中送炭,锦上添花,投还送抱,给你扔大馅饼,让你心跳加速,兴奋不已的时候:

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怀疑,而不是轻信;

谁知道这光鲜亮丽的外表下,藏的到底是人是鬼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