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无事可做 可安心学习了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弃了又回头捡起,多少次重新注册想要一张白纸从零出发。

模仿scalers坚持写作1k天的念头,时不时就会冒出来刺激我一下——像我这样永远不满足现状、喜欢被虐快感的人格——然而没做几次就消停下来,不是被别处吸引就是有了新玩具。

三分钟热度的反复无常让自己都开始害怕,逐渐变得小心对待每一次开始,慎重再慎重,反复思量——前几天忽然就想明白了,选择左还是右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行动;乘上时间的复利,左右孰与同归。


小长假的倒数第二天,日子依旧闲散庸俗。

下午看完了《当呼吸化为空气》,感觉那么多名人推荐水分过半;几乎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大概就是一个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英年早逝。他有着很漂亮的CV:斯坦福本科,剑桥硕士,耶鲁医学院;中国有鲁迅弃医从文,他则正好相反。

看他在描述解剖那一段时,多少有些抗拒,因为每读到一句就会下意识的反驳说我们中医不是这样局部看待疾病的——上学期对中医的疯狂被一众朋友理解为养生,我觉得更像是洒下了种子等待何时的时机发芽——他的肺癌,同帮主的胰腺癌,在我眼里的病因都是一个:过度疲劳,透支身体,给癌症以乘虚而入。

至于国庆档的电影,《英伦追击》中规中矩,其余的都没有任何吸引力。

晚上去健身房快走16分+慢跑1公里,感觉汗没有夏天出的那么失控,倒是舒服些——但想要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取决于我能坚持多久。


此次下定决心重拾写作有两个目的:技术层面是保持输出渠道的畅通,把一天中的零碎整合起来;理论层面则是在实践中摸索有逻辑的表达是个什么样子。

一直说强者只需要做,而弱者需要拼命找理由赋意义。文艺一点的说法,是我想借此从高中生议论文的水准提升到一个大学生的合格水平。现实直接的刚需,则是近在咫尺的MTI百科考试,为800字的作文题热身。

我不知道这个起心动念会把我引向何方,但变化总是我热切拥抱的;谁都不知道未来是个什么样,但保持对自己挑剔的目光和无止尽的自我革新(折腾),是我大学三年来最有用的经验。

是以为记,愿我每晚10-11点的时光不被微X微B、某吧某宝消磨。


#1——2017年10月7日

一并遥寄祝福 致我母校大马二甲子生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