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散文)扫兴

>>久未更文,为了证明帐号还有活着,便挖出一篇旧文晒晒。<<

扫兴/怀双

本文拙作于很久很久以前的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六日

扫兴/怀双

正在通亮的房间里看书,可是,突然灯灭了。

真是扫兴,正看得起兴,没电了。

眼睛适应了一会儿黑暗。但人眼毕竟不是为黑暗所生的,房间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竟有些害怕了,好像自己正飘浮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急忙冲到窗户跟前去拉窗帘,手指冷不丁地撞在了玻璃上,“咚”的一下,真疼。

窗帘拉开,心里算是敞亮了一些。看看外面,居然比屋里亮,虽然这个世界已经黑了下来,但天空却不想把自己也用黑幕罩起来,昏暗中隐约还有些许光亮,如墨蓝的水静静地铺满天空。这样的天空作背景之下,树虽然黑灿灿的早已不辨颜色,但却能清晰地勾勒出轮廓,杨虬劲有力,柳婀娜多资,榆风骨尽显。山岭起伏不断,真没有想到在晚上天与地能这么清楚地分开,大地的曲线尽收眼底。过去的几天是暖冬,雪只残存这一点儿,那一片了,好像在黑暗中点缀了许多白花。

原本我以为天一黑,星星就一窝蜂全出来了。可今儿个才知道,她们不是一起来的,而是随着夜色的加深,成群结队的赶至,最后闪光的宝石铺满了那平静的水面。我想那里一定很热闹,平静的水也一定会荡起欢愉的波。

月亮在哪里呢?她在西边,这么热闹的气氛,她为什么躲那么远呢,而且隐去了大部分的身形,只留下了一丝曲线。对呀,今天降又温了,外面一定很冷,把一轮圆圆的月亮都冻成一条线了,而且还在使劲地往西挤,嗯——西边一定有她的家。

黑暗中呆久了,没电的滋味就难受了。外面依稀有嘈杂声。一定有人在修电了,我也想去看看。

于是穿上大衣出了门。寒风扑面而来,突然打了一个寒战,急忙把大衣笼紧。向东南看,电工正在用长竿推合“鸭子嘴”,不断闪出电火花,还有五六个大人和一群小孩,有说有笑,有些热闹。

我便出了院门,也想去凑个热闹。可我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小孩们喊:“来电了!”

我急忙回头往家里看,房间里又通亮了。那边的人群也散了,都各自回家了。

唉!真是扫兴,想凑个热闹都不成,回去吧。

扫兴/怀双

小时候,屯子里没电,基本都是变压器上的“鸭子嘴”掉了。所以,一没电,基本都是电工扛着长竿去推合“鸭子嘴”,而好儿的大人和孩子们也会围过去看热闹——其实也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但大家还是愿意过去。而现在已经很少停电了,“鸭子嘴”也很少掉了,变压器也寂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