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爱你,所有的感动都是自作多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近,睡在我身边的战友带着他的执着和一丝飘渺的希冀,北上去寻找生死未卜的爱情。

临出发的前一个深夜,我和他促膝长谈,梦想与爱情,两个话题彼此之间碰撞着,绽放惨烈的花火。

我小心翼翼和他说,无论结果,请你一定都要给我电话,作为旁观者,我已然看到结局,只是我知道他绝不会回头,那去吧,希望他归来之时仍是那个简单快乐的少年,没有关系,这都是人生必经之路。

阿湖的心仪女孩叫雅,是当地县城里的一名实习护士,茶余饭后,他身边的损友总爱拿小护士开玩笑,我没有见过雅,但从阿湖的口中听到的雅,着实令人想一睹风采。

偶然看见雅的照片,一个平平凡凡的姑娘,没有精致的脸蛋,没有姣好的身材,家庭条件一般,也只有阿湖愿意为她痴狂,情人眼里除了眼屎只剩下西施,只是西施眼里看不见情人的影子,她的眼里透着一丝狡黠。

女人不是用来爱的,是用来尊敬的,同时,男人同样渴望得到真挚的感情,夫妻之间相敬如宾,过去的不提,但正在进行的应坦诚相待,半年之久,雅瞒着阿湖有男朋友的事纸包不住火,期间并和其他人暧昧,阿湖无意间揭开这层可怖的面纱,他的心情,只有经历过背叛的人才能感同身受,也许心如死灰,更甚,死亡都不足以为惧,没有关系,那些可怖的伤疤终将成为美丽刺青,兄弟,请你理性,这世上不乏最纯洁的爱情,只是你还未遇见。

他颤巍巍地说,就算她有男朋友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喜欢她,只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件事后,阿湖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军考,还有雅,这里就不写形容词,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她,军考,成人高考,巧合总是那么巧合,阿湖军考,雅成人高考,时间一样,阿湖的胸怀可以容纳这个天地,这片天地就住着雅,阿湖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开着视频,和雅一起读书,彼此不说话,就静静看着对方,要睡了,最后道声晚安。

不禁有点羡慕雅,世上难有几件事能做到无条件,即使雅击碎阿湖无处安放的灵魂,可是爱的最后仍旧有一道不肯释然的防线,只是不明白,那到摇摇欲坠的希冀能撑到几时,无条件去爱一个人,包容她所有的一切,包括她所给予的,就算是伤害。

他说他喜欢下雨,所以不会打开伞,风雨再怎么猛烈,总会有看见彩虹的时候。

谁说爱情应该是无私的,为何总是爱的比较多的那个人先流泪,不轻易许诺,不敢爱,爱过就好,别问多深,再无所畏惧,也有归于平淡的时候。

上海,外滩,一个人彳亍着,仅有的卑微被吞噬干净,黄浦江倒映着璀璨的霓虹,而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仿佛世间充满陷阱,叫人举步艰难,路过许多人的世界,又悄然离去,既然深爱,别惺惺作态,别把自作多情当成绑架爱情的筹码,梦醒,只会痛到不能呼吸。

她不爱你,所有的感动都是自作多情。

他说,小护士病了,我要去看他,我要在跟他表白,机票我已经定好了。

我说去机场的一些手续不懂可以问我,但你一定千万记住,做好最坏的打算,无论结果,请你一定要给我通电话。

把希望降到最低,失望才不会那么难受。

电话来了,他没有说得太清楚,不用说的太清楚,只是记得他最后说,我在回老家的路上。

如果,这个世上真的有孟婆汤,我要把它掺在阿湖的酒里,醉个痛快,一觉醒来从新开始。

阿湖,只有回不去的,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