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香,草木染,草木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1、《草·木·香》

春山苍苍,春水漾漾,风来,草、木、香。

一夜小楼,杏花春雨,清晨小巷,深深的、轻轻的,吸气,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有新翻的泥土的味道,有包饺子的韭菜的味道,有牛羊喜欢的麦苗的味道……

而这春天的气息,都是“草木香”。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草木香宜陋室;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草木香宜三五之夜;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草木香宜人鸟声俱绝处。

楼船萧鼓,峨冠盛筵,灯火优傒,声光相乱。

心浮气躁的心灵,熙来攘往的街头,门庭若市的小窝,空、灵、瘦、冷、清、静,忽焉似有,再顾若无,草木香从来都与浮躁无关。

草木有心,所以最先知道春消息。春到人间草木知,草木都安静。

草木有情,所以最善解人意。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是啊,归不归呢?

草木有义,所以最多愁善感。今日青青意,空悲行路人,多情的人啊,都如春草一样,忧伤也是淡淡的。

草木也香,草木也暖,草木也疗伤。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一个男人,赋闲在家,多少的不甘,多少的不舍,多少的不愿意,也不过故作潇洒、强颜欢笑,他在某个春天对朋友说,我已经病入膏肓,不能再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文字了。

他落寞的心情都写在一首叫《定风波·山路风来草木香》的宋词里——

山路风来草木香。雨余凉意到胡床。泉石膏肓吾已甚,多病,提防风月费篇章。

孤负寻常山简醉,独自,故应知子草玄忙。湖海早知身汗漫,谁伴?只甘松竹共凄凉。

草、木、香三字,在这里原来读作草、木香,草是春草,木香是一味中药。

草和木香,很惊艳的组合。

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这个春天,我忽然想起远方的那个她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2、《草木染》

对某种植物一直情有独钟。

那是“靛”,一种植物的名字,叫青黛、靛青、蓝靛亦可。

有一个女子就在采蓼蓝,心上人还不回来,女子说——

终朝采蓝,

不盈一襜。

五日为期,

六日不詹。

望穿秋水,待在《诗经》“采绿”里的这个女子显然生气了,心上人如果这时候出现在女子面前,女子一定会用小拳拳锤他胸口。

好羡慕那个狩猎在外的男子啊,采蓼蓝女子的小拳拳,一定该有温暖的草木香呢。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元稹面对的亡妻的那些衣物,也一定有靛蓝的草木香,相濡以沫的爱情只有质朴无华的靛蓝才能与之匹配。

《子夜歌》里的那个“理丝入残机,何悟不成匹”的女子,其织机上织的土布,一定离不开靛蓝的装扮,海枯石烂的爱情只有靛蓝的厚重与平朴才能与之相当。

还有那个“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的刘兰芝,“三日断五匹”的土布,又怎能离开靛蓝呢?从一而终的爱情,也只有靛蓝的素洁与淡雅才能够表达。

那时母亲还年轻,梳着一根长长的麻花辫,守着一台奶奶陪嫁过来的织机,织出一段段、一匹匹素雅的土布来。在冬日的暖阳下,父亲把土布晾在绳子上,母亲细心地扯平土布上的皱折。空气中弥漫着蓝靛特有的气息,一匹匹染好的土布在风中起舞,那份摇曳的动感,恰若蓝色的蝶……这一幕至今想起,我仍旧乐而开颜。因为我知道,这才是真正的相濡以沫,这才是真正的平实与沉静,这才是日常的生活。

如今人到中年,那种靛蓝的土布早已是昨夜长风,很少见了。阳光晴好的日子,偶尔会看到有人在晾晒靛蓝老布改做的小褥子,因为年代久了,小褥子泛黄泛白,古色古香,那一刻我恍若隔世,仿佛逃回到尽是幸福的少年时光。

那些叫雨落、云烟、冰寒、石青的女子,

那些叫晴穹、山影、出岫、靛青的女子,

那些蔚隐、幽夜、鸦青、如墨的女子

都和《诗经》里那个采蓼蓝的女子一样,有母亲的暖,有姐姐的懂,有小妹的乖,而我们都把她叫做草木染。

图片发自简书App

3、《草木深》

春深了又深的小镇,冬眠的老鞋匠终于露了头。10年前来到小镇,就见到鞋匠在街角的这家超市门口,那时他奔五,我奔三。今年春天,鞋匠明显老了,鬓边白发如雪,我也奔四了。

多年了,我的鞋子只给他修。没有必须的理由,只一厢情愿的觉得,鞋匠陪我走过了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至少,只要我想见到他,就能见到。

你来不来,你见或者不见,他就在那里。这世上,有多少的老朋友,还在老地方等你呢?

把积攒了一冬的几双鞋子交给老鞋匠,我在一边等。老鞋匠身后的超市,正在播放孙露的《烟花易冷》——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刹那间,浮华的小镇静了下来,车辆衔枚疾走,杨柳停摆,连阳光也轻轻的照耀着。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一个人,守孤城。

这么多年,多少的无奈你就熬着,多少的思念你就藏着,多少的屈辱你就忍着,还不是不甘心?还不是不愿意?还不是不舍得?

写字、喝酒、经年的颈椎病,小镇上,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草木深。

寂寞也深了又深,我把最心酸的委屈放在那里,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如果多年后你问我,是否还在等你?含笑泪千行,思念催人老啊,我怕我会泣不成声。

一厢情愿的爱一个人,与别人何干?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可听闻,我始终一个人?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可听闻,我仍守着孤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唐诗三百首详解(一 行宫 唐代:元稹(yuán zhěn)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译...
    汉唐雄风阅读 4,502评论 4 29
  • “断草边,隔向晚晴,半生流歌,半生笛。”“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两三点水墨...
    世无人间阅读 152评论 0 1
  • 文|沐言Aimee 儿子三岁不到的时候,我们就让他自己吃饭。哪怕吃的再慢,也是自己吃。自己去夹菜,难免会有时喜欢吃...
    平头姐阅读 331评论 0 3
  • 抗氧化究竟是什么? 抗氧化,抗衰老,在当今的美容界里,成了新宠,一度成为这个行业的热词。甚至我们在娱乐圈中也总能看...
    南竹123阅读 203评论 0 2
  • 深春刻碧映掩喻,龙城飞雨朝游堤。青山千卷云岩涌,赤地万山争叠叙。腰上静系擎亭立,腰下毕布野村居。云烟立绕朝湿雨,野...
    松涛阁主人阅读 1,934评论 0 0
  • 很少有人知道柚子皮能做菜吧,小时候,果子厂收够未成熟的柚子,李子做果干,果子厂和学校隔着一面墙,下课了男生就爱翻墙...
    尘缘1227阅读 19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