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婚似水,打乱流年」如果离别是注定,你选择长痛还是短痛。

第一章 你的存在会让我犯罪

    林蔓羽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回想着刚刚医生跟她说的话,她心里泛起一阵暖意。

    “林妈妈,你的宝宝在你肚子里做坏事哦。”医生拿着仪器在她肚子上移动,刚好看到宝宝在尿尿的画面。

    医院里很安静,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刚刚做了产检,你怀孕了?”随着一道质疑的声音传过来,苏泽的影子压在了林蔓羽的头上。

    林蔓羽马上站了起来,“苏,苏泽。”林蔓羽有些语无伦次,她没有跟苏泽说过自己怀孕的事,“对,对呀,你要做爸爸了,我们有孩子了。”林蔓羽的手没忍住,伸手拉了苏泽的袖子。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医生?”苏泽厌恶的把衣角扯开,“她真的怀孕了?”

    “是的,苏总,林太太已经怀孕了。”医生本来打算恭喜苏泽,但看他一脸嫌弃的表情,便没有再说话。

    “我不要这个孩子,等会让她给柳小姐输完血之后直接做药流。”苏泽听医生这么一说,马上当机立断做了这个决定,她对林蔓羽的厌恶又加深了几分,“这件事迅速处理完,别耽误时间,快点。”

    苏泽很快说完,看都没看林蔓羽一眼直接走了。

    “苏泽,不要,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林蔓羽听着苏泽的话不断摇头,但是苏泽早就把她的话屏蔽了,话没说着,苏泽人已经消失了。

    “林小姐,我们先输血吧。”医生示意护士安排林蔓羽输血,林蔓羽现在已经听不到医生说话了,她只觉得苏泽的话像刀子一样,深深的剜着她的心。

    直到针插进血管的痛才把她唤醒,林蔓羽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固定在椅子上了,血袋里的血不断地增多,“医生,求求你能不能保住我的孩子。我求你,求你。”

    林蔓羽被抽的有点头晕,她感觉很无力,“我求你,我求你呀,不要杀我的孩子。”林蔓羽不断地摇头哭诉,最后甚至已经开始抽搐了。

    “这是苏总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林小姐喝药吧,不要让我们为难。”医生愧疚的回答,给不了林蔓羽肯定的答复,他索性把锅甩给护士自己感觉逃离了这压抑的场面。

    “林小姐,喝药吧。”几个护士硬着头上劝她,林蔓羽一边哭一边求着一群小姑娘。几个人就这么一直耗着。

    “还没处理好?”苏泽一听这个消息,直接就来到病房,“这么多人处理不了一个病人!”苏泽看了林蔓羽一眼,然后对着护士说,“你们出去!”

    门再次关上了,“苏泽,求你,给孩子一条生路。”林蔓羽嗓子哭哑了,她现在只剩下哀嚎。

    苏泽一句话没说,一只手捏着林蔓羽的脸颊,生生要把她的口腔掰开,另一手捂住了她的鼻子不让她呼吸。

    林蔓羽手脚被固定住,她只能死命坚持着,但是很快脸就通红,她坚持不住了,牙龈顺着苏泽的力道张开。

    苏泽马上把药往她嘴里灌下去,一滴不剩的灌进了喉咙。

    “如果你们存在,那我就要犯重婚罪了,而且瑶瑶不喜欢当后妈。”

第二章 还要她做什么

    林蔓羽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是缺氧还是情绪太过波动,只是在她张开嘴药灌到喉咙里的那一刹那,苏泽看到她两行无声的泪水流下来,滴到了他的手上。

    苏泽的眉头皱了一下,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等她把药全部喝下去才松手。

    他站了一会儿,确定林蔓羽没有把药吐出来的可能之后才离开。

    林蔓羽喝完药没多久药性就发作了。先是感觉全身发冷,然后下腹部开始出现下坠感,下一刻血流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医生,医生,就我的孩子”林蔓只能重复的说这一句话。

    但是苏泽早就下了死命令,这一刻,没有一个人能帮到林蔓羽。

    林蔓羽开始冒冷汗,她仿佛感觉到一条生命的流逝,“宝宝,是妈妈没用,妈妈对不起你。”她不断地想要用手去抚摸肚子,但是始终只能保持被固定的姿势,疼痛感也一步步加深,林蔓羽疼的已经忘记的自己的存在,终于,再次醒来,一切好像都像一场梦。

    “你醒了?”一旁的柳瑶关切的抓着林蔓羽的手。然后摸了摸她的头,“还好已经不烧了,感觉怎么样,我给你熬了汤,小产也要像坐月子一样,不然会留下后患的。”

    柳瑶一片叽叽喳喳的声音又重新把她拉回了现实。“不用了。”柳瑶冷声拒绝。

    “哼,不知好歹。”旁边的苏泽终于发声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谈正事吧。”苏泽转身拿公文包。

    “那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柳瑶对着苏泽轻笑了一声,两人对视一眼然后走出去了。

    等门关上,“你要跟我谈什么正事。”林蔓羽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想着刚刚失去的孩子,眼泪又无声的掉了下来。

    苏泽把离婚协议书拿出来,刚好看到她的眼泪,马上转移视线,“这份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了,你看一下,离婚之后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苏泽把协议书递到林蔓羽的面前,“果然是谈这个正事吗?”林蔓羽强忍住眼泪,虚弱的手结果协议书,尾款已经签了了苏泽的名字,只等她了。

    “什么条件你随便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之前你住的房子也可以给你继续住……”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问你一句话。”林蔓羽破天荒的打断了苏泽的话,在以前,她都是生怕错过他一句话的。

    苏泽皱了皱眉头,“你说。”

    “苏泽,我和你结婚这五年来,你有没有哪怕是一秒钟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过。”林蔓羽闭上了眼睛,明明已经知道结果的呀。她轻轻的擦掉眼泪,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苏泽想起昨天林蔓羽哭着喝下药水和刚刚无声流泪的画面,有的,就在昨天和今天,苏泽想给她递一张纸巾,伸手去摸口袋里的帕子,递过去。

    “不用回答了,把笔拿过来,我签字。”林蔓羽像没看到一样,强撑着自己坐起来,把鞋子书放在桌子上,接过苏泽递过来的笔洋洋洒洒的签了上去。

第三章 我可以帮你这个忙

    “那你可以再帮我一个忙吗?”苏泽见她这么轻松就答应了,反倒有些不适应。

    听到这句话,林蔓羽感觉似曾相识。

    林蔓羽一直都是喜欢苏泽的,只是两个人的差距太大,她一直只能仰视他,直到有一天我苏泽跑到她的前面几乎是求着对她说,“林蔓羽,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

    “可以。”林蔓羽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但不管让她做什么都帮。

    “那你想要什么条件?”苏泽如释重负。

    “我要你跟我结婚。”林蔓羽笑着说。

    苏泽的怔怔的看着她,满眼都是不可思议和挣扎,终于从唇齿间发出一个字,“好”。

    苏泽把当天带着她去了民政局,两人登记结婚。以后林蔓羽就完全被苏泽安排在一栋别墅里,成了他心爱女人的血库,每次见到他,也只是他的瑶瑶需要血。

    “你说,还要我答应什么?”林蔓羽眼神空洞无物,平视前方回答苏泽的问题。

    “这些事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媒体。”苏泽的拿起协议书装在包里。

    “瑶瑶,你怎么来了。”苏泽意外的看着去而复返的人,只见她捧着一束花走进来,“我安慰安慰林小姐,毕竟刚经历这些,你先出去提车吧。”

    苏泽的讪讪离开,“为什么不放过我的孩子。”林蔓羽还是不甘心的看着眼前漂亮的女孩子。她对苏泽已经完全死心了,但是不敢相信眼前素未谋面的女孩会如此狠心。

    “你的孩子?在我看来,那是你和苏泽的孩子,任何事情只要跟苏泽联系起来,我就绝对不会让他有生的希望。”柳瑶蹬着高跟鞋一哒一哒的走近,“怪就怪你五年前提出跟她结婚的条件,不然我五年前就可以嫁给他了,你孩子的死,谁也不怪,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贪心,我怎么可能留一个杂种将来跟我的孩子抢家产?苏氏集团的继承人个苏氏集团的老板娘,从始至终就只能是我的孩子和我!”

    柳瑶一改刚刚体贴入微的样子,毫不掩饰的漏出自己的本性。“而且,你这五年留给我的痛苦,我要让你一步一步还给我,这只是一个开始!”柳瑶贴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但是她知道林蔓羽绝对听的到。

    柳瑶说完抬头给苏泽去了一个电话,软声细语的让苏泽把林蔓羽接回家。

    苏泽执拗不过,只好听柳瑶的,林蔓羽坐在后座上,看着前面两个若无旁人的亲吻着,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难受。

    “苏哥哥,林小姐一个人以后也没个工作,要不然我们给她安排一个工作吧,让她来我这里上班,我也好照顾照顾她。”柳瑶又开始温柔的在苏泽耳边小声说话,假装估计林蔓羽的颜面,其实车子只有那么大,三个人听的很清楚。

    “在前面把我放下来吧,我有点事,自己回去。”林蔓羽坐在车里实在难受,她只想早点逃离这里。

    “林小姐身体不舒服就不要逞强了。”柳瑶假意挽留,转眼又说,“停在公交站台那里吧,方便她坐车。”

    苏泽也碍于柳瑶的面子,把车停在了公交站台旁边。

    林蔓羽几乎逃也是的下车离开了。

第四章  你觉得这么简单就完了吗

    林蔓羽下车后直接打了个车离开,此刻的她根本不适合出院,但是柳瑶却假心假意让苏泽把她接了出来,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只想会到父母身边去。

    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坚守的都是错误的,她以为只有自己有足够多的付出,那个男人总有一天会看到她,原来她错的这么离谱。

    林蔓羽离开后柳瑶更加放的开了,“苏哥哥,人家也想要个宝宝呢,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就开始造人计划好嘛。”说着,下巴就往苏泽的肩膀上凑过来。

    苏泽听到造人计划四个人觉得十分刺耳,这让他想到了刚刚流产的林蔓羽,想到她满身是血的躺在那个仪器上,想到她的两次无声流泪的画面。

    苏泽不动声色的借着拿烟的动作撇开了柳瑶凑过来的脸,默默地抽了起来,“今天晚上我要加班,你自己先睡吧,不用等我,我把你送到家,先去公司了。”

    很快车停在了柳瑶住的高级公寓,“苏哥哥,不上去喝杯茶吗。”柳瑶再次摇了摇他的肩膀,“对了,我觉得林小姐她一个人也挺可怜的,不如我们给她安排一个工作,你把她安排在我们公司上班吧,我也方便照顾她。”

    苏泽亲了她一口,“我的瑶瑶就是善良。”直接帮她把车门打开,“乖,快回去吧,我回去跟他们讨论收购林氏集团的事,事情有点复杂,忙完就过来找你。”

    柳瑶只好不甘心的下了车,笑着等苏泽倒车走了之后才往回走,“哼,我就不相信你林蔓羽这么有本事。”

    林蔓羽直接打车回了林家,爸爸不在,六嫂把她迎了进去,“夫人,小姐回来了。”

    六嫂一边帮林蔓羽开门,一边对着院子里喊,毕竟林蔓羽已经五年没有回来了。

    林蔓羽走到院里的时候陆凤安已经走了出来,“蔓羽,是你回来了吗?”话刚出口眼泪已经流了出来,“你怎么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我呀!”陆氏一边拍打着林蔓羽的后背,一边哭,林蔓羽看她这样自己也忍不住再次哭了起来,母女两顿时哭成一团。

    自从林蔓羽离开后,她一直生活在苏泽给他安排的房子里,五年没有回家。

    六嫂在旁边看着也是老泪纵横,好不容易把母女二人劝到屋子里,陆氏问她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林蔓羽也不好多说,只说自己有点想家了就回来了。

    娘俩聊天,六嫂忙着在厨房里炖汤做饭,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林蔓羽的爸爸林杨才从公司下班回家。

    陆氏听到开门声,“你爸爸回来了,待会好好跟她说话。”她起身去迎接林杨,“她爸你回来了,你看屋里是谁?”

    林杨脱了上衣,随着陆氏的指示往屋里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林蔓羽,“谁让她来我家的!”林杨把上衣扔在衣架子上,走到林蔓羽面前,“你是谁!我让你进我家门了吗?”

第五章 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爸,我错了,以前是我不懂事,你原谅我好吗?”林蔓羽心如刀绞,她伸手去抓爸爸的衣服,像求得他的原谅。

    “别叫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五年前为了一个男人你自己选择断绝我们的父女关系,今天!今天你的那个男人,他趾高气昂的坐在我的公司!我的座位上要跟我谈收购我公司的项目!”林杨越说越气,他一把推开林蔓羽拉着他的手,林蔓羽一时没注意跌坐到了地上。

    “什么?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的,爸爸我不会让你的公司被收购的。”林蔓羽不断地摇头,苏泽想要的她都已经给他了,她不相信他会这么绝情。

    “你别叫我爸爸!你给我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就算我林氏集团有一天被苏泽收购,也不需要你来做这个说客,你给我滚,滚!!!”林杨已经被她的一声爸爸给气炸了,他没有林蔓羽这样的女儿!

    “六嫂,给我把这个女人赶出去!”林杨冲着六嫂大吼。

    “不用了,我自己走。”林蔓羽哭着站了起来,“我一定不会让林氏集团被收购的。”她最后看了林杨和陆氏一眼,在夜色下离开了。

    林蔓羽一边走一边哭,她实在想不通苏泽为什么要收购爸爸的公司,想了很久也想不通,她拿起手机给苏泽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苏泽接了,“喂,什么事?”

    “苏泽,你的良心呢,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我,为什么要收购我父亲的公司!”林蔓羽一边哭一边对着电话咆哮。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林蔓羽拿着电话跌坐在地上,“我已经放你自由了,我们唯一的孩子也没有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林蔓羽对着电话呢喃。

    苏泽一句一句的听着,他仿佛感觉到了林蔓羽那剜心的痛苦,“你听我说,收购林氏集团的事还在商榷当中,你想要林氏集团不被收购,那你就听我的。”

    “我一直都在听你的,可是现在后果是变成了现在这样!”林蔓羽已经失去理智了。

    “明天来我公司上班,早上九点,你迟到一分钟林氏集团就会被收购。”苏泽不想跟一个疯子说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蔓羽还打算说话,那边已经出现了忙音,她瞬间有点懵了,“苏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从地上爬起来,“我要救林氏集团。”,她一瘸一拐走到路边叫了个的士,回到到了原来的那个别墅。

    第二天八点半,林蔓羽穿着一身职业装,准时出现在苏泽的公司楼下,她跟着上班的人群来到了人事部。

    “林小姐,这就是你以后的工位,你的职位是柳总监的助理,以后她就是你的直系上司。”人事部经理指着一个工位跟她解释着。

    “柳总监早上好,这是我们新给您招的助理。”人事部经理还想再说却被柳瑶打断。

    “知道了,你下去吧,你,跟我进来。”柳瑶打发了经理,叫林蔓羽跟着她进去。

    关上办公室门,“你以为我这么轻易就会放过你吗?”

第六章  你就乖乖忍受我的怒火吧

    没有外人在场,柳瑶整个蛇蝎心肠就暴露出来了。“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苏泽会不会把你放在心上,没想到他还真给你安排了一个工作。呵呵,既然这样,我也不介意帮他好好调教调教你。”

    对于林蔓羽的存在,柳瑶始终觉得是个定时炸弹,只有把这个眼中钉彻底拔了她才安心,此刻把她安排在自己眼前,不过是为了方便整她罢了。

    “柳总监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没事的话我出去了。”林蔓羽现在要做的就是忍,为了爸爸的公司,她绝对不会逞口舌之快的。

    柳瑶看了她一眼,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于是她换了一种方式,“既然林助理这么忙着想要做事,等会我们要开一个研讨会,你去帮我们每个人打一份报表,然后每个人一杯美式咖啡吧。”

    “是。”林蔓羽听完马上点头低着头出去做事了,研讨会半个小时后就要开始,林蔓羽一个人不停的忙着,参会人员很多,林蔓羽一杯杯的准备着咖啡,已经来回跑十几趟了,身上的衣服早就汗湿了。

    却还是没有准时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苏泽他们走进来的时候林蔓羽还在收拾,看到一大波人进来,她吓的手一抖,咖啡泼在了报表上,“苏总?这就是你的手下人做的事?”

    一个一直跟苏泽作对的执行董事马上跳出来,“出去!”苏泽冷着脸对林蔓羽说了一句。

    “对不起,我马上收拾。”林蔓羽哈着腰道歉。

    “我叫你出去你听到没有?”苏泽低吼了一句。

    林蔓羽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林助理,你先去休息一下,我来处理,快去吧。”这时候柳瑶适时的说话了,林蔓羽只好出去。

    好不容易上午研讨会开完,柳瑶散会的时候走到林蔓羽的工位上,“哦,对了林助理,你帮我们去订一下中午的外卖,我要何记的水晶包子。”然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还有谁要吃午饭的?”

    办公室的人早就在今天早上看清楚了形式,纷纷现在柳瑶这一边,“我,我要吃周记的煲仔饭!”,“还有我!”,“还有我!”

    林蔓羽在一片嘱咐声下带着张长长的备忘录单子去给她们买吃的,大热天外面没有空调,而且她们吃的饭也不在一处,林蔓羽的汗随着脖子往里面流,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但她还在咬牙坚持。

    终于把东西买齐,林蔓羽从外面走到了空调房,整个人轻松多了,她把外面员工的外卖派完,然后拿着柳瑶的那份准备送到办公室去。

    “苏哥哥……”门一推开,却看见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柳瑶衣衫不整,而苏泽看到她进来,黑着脸直接离开了。

    “哟,外卖来了?放那里吧,你继续去布置会场,下午还有会要开。”柳瑶直接冷着脸给她下发任务,好像刚刚风情万种的是另一个人。

    所有人都在吃饭,林蔓羽一个人还在工作,整整一下午,林蔓羽的脚步就没有挺下来。

第七章  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

    第一天下班后,林蔓羽整个人都要变形,她托着沉重的身子,回家倒头就睡了,第二天她学乖了,自己带了点吃的。

    再次走进柳瑶办公室,“哟,今天也来的挺早的呀,刚刚好,我等会给你发一个商品报表,你看一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给我再看一下就打印出来。”

    “好的。”林蔓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检查,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发给了柳瑶,很快柳瑶也确定无误,林蔓羽把文件拿过去打印了出来。

    之后柳瑶就又把林蔓羽安排到外面晒了一天打太阳,晚上回来的时候,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林蔓羽知道她们都跟着柳瑶针对她,也就没有多想。

    直到走到自己的工位,“林蔓羽,你回来了?”苏泽冷着脸走过来,“你进来一下。”

    林蔓羽感觉一股阴冷的寒气传过来,她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苏泽走进办公室。

    “报表上少写了两个零,你是怎么做事的。”苏泽坐在桌子上,他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耐心问了她一句。

    “怎么可能,我明明检查好了的,再说柳总监也检查了。”林蔓羽马上反应过来,柳瑶这是要害她!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把话说完。”苏泽咬着牙齿,“你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我不是要在这里听你狡辩的。”

    “不是我做的。”林蔓羽什么都没解释,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然而苏泽的办公室里坐着的都是公司高管,明显不满意她的答复。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扇在了林蔓羽的脸上,她顿时头一歪过去,“你说不是就不是,公司几千万的损失你能承担吗!”还是上次跟苏泽对着干的高管,直接对林蔓羽动手了。

    这一记耳光来的太突然,不光苏泽没有准备,林蔓羽也没有反应过来,她直接被扇的倒了下去,头撞在桌子角上,整个人就这么倒了下去。

    “你干什么!”苏泽没来得及护住她,血很快从林蔓羽的头上浸出来。苏泽一拳头捶向那个高管,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但是很快就被扯开,“快,叫救护车!”柳瑶大喊着,在人前绝对一副善良模样。

    林蔓羽很快被送到了医院,苏泽只是轻微受了点伤,柳瑶马上送他回家,围着他伺候,嘘寒问暖,煲汤换药的,男人最吃这一套了。很快苏泽就被她挑起欲火。

    柳瑶本来就想要个孩子,半推半就的带着他走进了卧房。

    可能是白天的事刺激到了苏泽,也可能是柳瑶的体贴感动到他,今天晚上的苏泽显得十分兴奋,他骑在柳瑶身上一连要了好几次,这次也破天荒的没有带套,好像在发泄着什么。

    柳瑶也一直努力回应着他的热情,拖着沉重的身子,终于把苏泽伺候睡着了。

    “哼,林蔓羽,管你怎样厉害,不还是败在了我的手下。”看着苏泽熟睡的背影,柳瑶终于放心的睡了过去。

第八章 众叛亲离妻离子散

    林蔓羽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柳瑶一袭红衣出现在她面前,“醒了?终于醒了,我等你好久了,你看,你不曾穿的衣服我要穿了,他从来没有正式承认过你,现在我就要成为他正式的妻子了。”

    林蔓羽默默地听着她的说辞,此刻的她已经不在乎,她什么也没有回答,也不打算回答。

    见她一脸不在乎的样子,柳瑶又加了几句,“你还不知道吧,这两天你昏睡过去,已经发生太多的事了,因为你没有准时去上班,所以……”柳瑶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林蔓羽的眼睛动了动,“所以怎么了,苏泽他是向林氏集团下手了吗?”这才是她关心的问题,“这两天发生了什么?”

    柳瑶很满意她的反应,“呵呵,这个就要等你自己去发现了,哦忘了告诉医生你醒了。”柳瑶慢慢走到床边按了铃,“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她就离开了。

    查房的护士很快走了过来,“林小姐,你醒了,我们这两天给你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你腹中有这个胎儿,你已经怀孕两个半月了,但是孩子生命体征不太好,建议你好好调养一下。”

    林蔓羽心里想着柳瑶的话,没有仔细听护士的话,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觉得不对劲,“你是说,我肚子里有一个孩子!”

    林蔓羽马上把手放在肚子上,似乎真的感受到了它的存在,“是的,林小姐,希望你好好保重身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也要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林蔓羽突然抓住护士的手,“求求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别人这个事情,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怀孕了,我不想再失去这个孩子。”

    那些医生护士亲眼见证了林蔓羽失去孩子的过程,当时就十分同情她,这次好不容易留下一个孩子,大家都答应帮他保守这个秘密,绝对不告诉苏泽。

    “林小姐,这几天您的电话一直在响,一名叫陆晴的人一直试图联系你。”护士把手机递给她。

    她拿起手机看着通话记录,只见陆晴的未接电话多达上百个,林蔓羽正准备回电话过去,突然被一条新闻推送吓的楞住了。

    “林氏集团董事长林杨,董事长夫人以于今天上午在宏安墓地入殓,后事均由陆氏集团大小姐陆晴主持,其女林蔓羽始终未曾现身……”

    林蔓羽仿佛陷入了沉寂,“叮叮叮”电话再次响起来,林蔓羽整个人却像是听不到一样,没有任何动作。

    “林小姐,电话,电话响了。”旁边的护士好心提醒她,林蔓羽再次看向手机屏幕,陆晴两个字再次出现了。

    “喂。”林蔓羽下意识接了电话,只是喂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也死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你快把我吓死了。”林蔓羽这边还没有动作,陆晴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了。

    很久之后她才发声,“我要离开。”她拿着电话,等着对方的回复。

    陆晴那边一直哭了好久才回答,“好,只要你愿意活着,怎么都好,其他的事情我帮你处理,你还有什么没做完要做的事情吗?”

    “我要去看我爸妈最后一眼,然后去日本。”林蔓羽挂了电话,之后就再也没说一句话了。

第九章  就这样再见吧

    林蔓羽安静的换上一身黑衣服,出了医院打的到花店买了两束菊花,之后直接坐着那个的士去了宏安墓地。

    林蔓羽把司机整天都包了下来,让他两个小时之后过来接她。

    然后抱着两束花一个一个的找自己父母的墓地,终于,在阶梯将近顶部的位置找到了,“爸,妈,女儿来看你们了。”

    林蔓羽轻轻把花放在墓碑旁边,在来的车上她已经看了手机上流传的视频,爸爸在自己昏迷的第二天就因为林氏集团被苏泽收购而气愤的登顶苏泽的办公楼顶,愤然从24楼纵身一跃,妈妈悲伤欲绝,也跟着跳了下来。

    林蔓羽一边哭一边把视频看完,司机还以为她是太善良,一直在开导劝诫她,直到把她送到目的地才不放心的离开。

    林蔓羽以为自己不会再哭了,可是看到父母的惨状,她还是忍不住流眼泪。

    再次走到父母面前,墓碑上是他们和善的笑脸,林蔓羽慢慢坐了下来,轻轻的把头靠在了墓碑上,这次他们再也不会把她推开了。

    “女儿不孝,没有帮你们守住林氏集团。”

    “要是那天没有晕倒准时去上班就好了。”

    “当初要是听你们话不那么毅然决然的跟着苏泽走,现在应该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吧。”

    “我怀孕了,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以为它不存在了,现在才知道它一直陪着我。”

    “你们要做外公外婆了,如果你们还活着,听到这个消息应该很开心吧。”

    “我要离开了,去日本,我会好好把孩子抚养长大。”

    “再见,爸爸,再见,妈妈。”

    林蔓羽亲了一下两人的照片,不舍的站起来,往出口走过去,她给司机发了个短信示意他可以过来了。

    这时电话响了,“苏泽”两个大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很快林蔓羽就看到从墓地入口进来的苏泽,只是她在高处被挡着,苏泽看不到她。

    “喂,有什么事?”林蔓羽接起电话,平静的回复。

    “你在哪里,你怎么从医院跑出来了。”苏泽听到有人接电话,马上停下脚步认真回话。

    林蔓羽稍微勾了勾嘴唇,冷笑了一下,“我在哪里跟你有关系吗,苏先生。”

    苏泽一愣,“你身体还没有好,不能出院,赶紧跟我回去。”他皱着眉头,想出了这个由头。

    “我凭什么跟你走,你是我的谁?”林蔓羽冷着眼睛看着他,仿佛在看笑话。

    “你父母已经不在了,你只能跟我走!你赶紧出来,不要玩消失!”苏泽口不择言,无意间戳到了林蔓羽的伤口。

    “我父母双亡拜谁所赐?”林蔓羽狠狠吼了过去,苏泽听到声响,往林蔓羽所在的方向看过去,林蔓羽赶紧藏了一下,没有被发现。

    “你在墓地?你听我给你解释,伯父伯父的死我很抱歉……”苏泽四处张望,想要在这里找到林蔓羽。

    然而林蔓羽已经听不进他说话了,不远处出口的地方出租车司机已经冲林蔓羽招了招手。

    林蔓羽把手机放在了菊花旁边,走到出租车上,“去机场。”

第十章  新的生活

    陆晴已经在机场等林蔓羽很久了,见林蔓羽下车,马上过来接她,她用自己和林蔓羽的身份买了两张去欧洲的票,然后用陌生人的身份给林蔓羽买了一张下午上去日本的票。

    林蔓羽换了一身衣服,在陆晴离开后的一个小时,苏泽的人已经到达机场,直接封锁了机场,确定陆晴和林蔓羽坐飞机离开,他们的目标锁定了之后,机场才正常运行。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去往欧洲的飞机上,而林蔓羽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用另一个不起眼的身份坐上了去日本的飞机。

    三年过去了。

    苏泽又来到陆晴的酒店,“我找你们的酒店经理。”苏泽一进来就直接跟前台知会了一声,然后往后台走。

    “我们经理在办公,你现在不能进去!”一路上前台的妹子就追着他说个不停,一直到苏泽走到陆晴的办公室。

    “陆总,我……”

    “没事,你先出去吧,端两杯茶过来。”陆晴看了两人一眼,满不在乎的继续低头看文件。

    等门再次关上,陆晴才抬头,“苏大老板是打算把我这个吧台坐穿吗?”陆晴喜欢喝酒,所以在办公室买了一个吧台,没事休息的时候就自己喝点东西,自从苏泽来了之后这里就成了他专属的位置。

    有时候两个人聊高兴了还一起喝两杯,但是一问到林蔓羽的下落,陆晴马上就噤声了。

    三年前的那次大逃亡安排的很完美,就在苏泽满以为能够在欧洲机场找到林蔓羽的时候,却传来只有陆晴一个人的消息,林蔓羽根本没有上那趟飞机。

    而再回过头来找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很多当时出发的飞机已经落地很久了,再找人就像大海捞针一般困难,唯一的线索,就是陆晴了。

    所以这三年来苏泽只要一有空就来陆晴这里坐坐,而这一坐就是三年。

    “你这台吧确实挺好的,不过,比起台吧,我更喜欢跟你聊天。”苏泽给陆晴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陆晴放下文件,“何必呢,她根本就不愿意听你解释。”

    “我只想知道她的近况。”苏泽一口灌掉杯子里的酒。

    “宝宝,下个月跟我回去见见外公外婆吧。”林蔓羽一边喂tokoy吃饭,一边跟她聊天。

    “哦?去,中国吗?”宝宝用国语跟她交流,“去,有爸爸的国度吗?”她又问了一句。

    “嗯,我们回去看看外公外婆,妈妈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他们了,很想她们。”

    林蔓羽一直坚持教tokoy中文,归根到底是因为她心里还是眷恋着那一片故土,“哟,去中国了,我要去看爸爸,去看爸爸。”

    tokoy欢呼的叫唤着。

    林蔓羽看着开心的女儿,赶紧上去多喂了几口饭,今天女儿开心,多吃了半碗。

    晚上哄她睡着之后,林蔓羽终于拨了一个越洋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

    陆晴看到屏幕上显示着蔓羽的的备注,马上把电话挂掉,然后把手机翻了一面,继续跟苏泽推杯换盏。

    而精明的苏泽早就看到了,他不动声色的跟陆晴继续喝着,过了一会儿,陆晴果然借故离开。

    苏泽偷偷的跟了过去,而陆晴仿佛很谨慎,走到厕所旁边才把电话回拨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