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铃.前情篇三

[诛尺]三




(三)大煞催命


“孽缘深重,炼狱千年,魂灵凋破,勉力轮回,亲缘寡薄,恶灵缠身,生气由弱渐熄……命魂不全啊…不全啊……” 

从小到大周围人害怕夹杂嫌弃的眼神。

薛洋陷入梦魇,紧皱双眉,颅内翻波。

又梦见那个给他批命的臭道士。

以恶毒断言让所有人对他敬而远之后,却偷偷教他画符,说让他暂且保命。小小的孩子,肉嘟嘟的小手握着毛笔,在黄符上勾勒,元神归一,默念口诀,印成。

臭道士摸着胡子啧啧啧说道:“果然。”然后没忍住摸了摸薛少爷毛茸茸的头。薛洋抬起头瞪他,稚嫩童音开口:“那是我有天赋!”

臭道士笑眯眯:“天赋这种东西,通常是前世几生能力的累计叠加哦。呵呵,一代鬼修可惜了嘿。”

薛少爷听不懂,什么玩意儿。

光影一转,一道黑雾迷朦,仿佛从黄泉忘川的方向飘来模糊一句:“找到你了。”伴着凛冽冰冷的异香扑面袭来,男孩挣扎醒了。

“给我闭嘴!臭道士!” 薛洋猛地睁开眼睛,微喘,冷汗。他拨开粘贴额头的刘海,看着自己手臂和腿部包裹的夹板绷带,压抑下无数次涌现的想用力甩动发泄的欲望。


玻璃窗啪——

看了一眼窗外,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

看了一下床头钟,11点30分。

薛洋吞了下口水,轻叹了口气。

下床去关窗。


廊道晦暗,廊灯忽闪忽灭。薛洋扶着自己的手臂,慢慢挪动双腿,向被狂风刮得噼里啪啦的窗走去,隔着厚软的窗帘,薛洋勉力把窗关上了,他随意抬头,目光落在玻璃窗面上,突然一道闪电落下,刹那映照在反光玻璃上的除了他自己,还有他身后一个垂于半空的黑色人影,薛洋瞳孔骤缩,黑影下一瞬即狠命向他扑来,薛洋猛地转身,什么也没有。


因为用力过猛,他感觉自己的背腰有点闪到……

惊魂未定又无可奈何,慢慢靠在刚被自己关上的窗户上,纯白睡服的胸口一起一伏,压抑地喘气。


薛洋深呼吸一口,许是窗外乌云投射吧。

按下心跳,抬腿欲向卧室走去。

突然,一声兵刃落地的清脆踉跄声音。

划破死寂的古宅。

紧接着一声低颤的哭腔:饶了我吧…

饶了我吧……

饶了我吧………

呼喊一声比一声急促。

从地下室传来!


那声音说一遍,一处天花板角的黄符随即震落,四声过去,东南西北四角的四张符全部落地。最后一张“西”角位符落地时,四符齐燃,符灭,印破。四角位归于寂静。

薛洋嗤笑一声,露出一对小虎牙:“臭道士,你也不过如此呀,你的符不管用了啊…”

安静了没多久,那呼唤又传了过来:

饶了我吧…

饶了我吧……

一声一声重重撞击在薛洋的心脏。

薛洋不自觉捂着心口,眼神迷惘甚于恐惧:谁?谁在?谁在求谁?

那声音像引力、似触手。

薛洋神志开始不清。慢慢向那声音的来源————地下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