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将往事载兰舟

今日的此刻,无缘由的把珍藏在心底的伤感打回了原形。走在了一支曲子的湖面,边缘有微风拂过。险些让那些回忆的音符打湿了温暖的记忆。

一个人的空间,一个人的安静,于是让那些缤纷的往事一一的泛出心湖,波澜起很久以来隐匿在心底的一份沉醉。

最近疏懒了文字,偶尔写几行也只是怕真的丢了对文字的一份灵感,随手拈来一幅图片,随口哼一阕小令,算是对自己挚爱的一个交代吧。

留恋于世,心灵总得有所依靠,灵魂总得有所皈依,于是我们每个人都在寻寻觅觅中荒度每一天荒废每一年,回过头来,在旧景里感叹时光如梭寸金难买寸光阴,一缕缕青丝染了霜华,似菊花般绽放的皱纹在显要的地方没遮没羞的炫耀着自己的华丽登场,而我们除了叹息还能做什么呢?

耀眼的青春倏忽而过,没来得及细嚼慢咽那些温存的时光就已经步入圆滑的界面,为了好好地活着,为了基本的生存保障,我们步履维艰的爬过高山淌过冰冷的河流走过无数的风雨泥泞,摸爬滚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番小天地。

有过成功,有过失败,有过沮丧,有过欢畅,经历的都是财富,过往的都成了今日瞻仰的一座座高山。相伴左右的友情,不离不弃的亲情,牵肠挂肚的爱情,为我们的日子添抹了几多靓丽的色彩。那些幸福的片段,那些伤感的圈圈,成了我们笔下唯美的小篆,篆刻出不同的人生,也隽秀出别样的心境。

回忆,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汇,更是安慰人心的一个温情使者,也会在你不经间使出杀手锏令你措手不及。她会让你怦然心动,也会让你陷入一种沉醉,更会让你 不知所以陷入迷茫。

冷冷清清的夜,缱缱绻绻的景,总会给回忆一个不恰当的注脚,一个人的狂欢,一群人的寂寞,热闹着喧嚣过后那份蚀骨的冷寂,看花花不艳,望月月难圆,想恋恋难全,只有蜷缩在自说自话的自恋里,唱着心中的歌,谱着伤感的曲,写着萍散萍聚的难堪,散了席的酒宴,无法预知的缘,一钩新月天如水,哪里,才是我们重逢的又一个转弯?

邂逅是一份很奢侈的缘,不能太贪,不然,缘散了,必然会是很深的怆然。走了很多年,才有了一次擦肩,宿命里,早已注定了谁是谁的欢颜,轮回里, 有不为人知的期然。手捻佛珠,口口声声默念:圆满,圆满。

深念浅缘,情深意浅,在烟雨斜阳的纠缠里,有谁知道地平线的拥揽是怎样的一种温暖?无论何时,幸福感,都源自于自己的心境。心里有老茧,才能唱出故事,才能品味出沧桑过后那份无言的美感。月未圆时人最盼,花未开时心最念。把往事放在心里,把思念揣在回忆里,恬淡如水,让岁月静好,相守如期如盼如念。

一首歌随着回忆兀自播放,一束花儿摇曳着温情的芬芳,我端坐在摇椅里静静地欣赏,随着乐曲思绪恣意的摇晃。人头攒动的街头熙熙攘攘,徒留一弯心事在曲谱上沙沙作响。

旧日的回忆,往昔的浪漫也随着我的节拍一起哼唱,请允许我把所有的过往一起流放,流放到一个无人找到的角落,蕴藉成一首完美的乐章,我不想流浪,漂泊的心是无奈的碰撞,怕只怕,诗意不再,浪漫也是立在云端上的苍狼,独立在夏夜中,惹不到尘世的一丝尘埃,那些汤汤水水的过往,经不住庸常日子的搁浅,一个瞬间,悲鸿,遍地,找不到初始时的模样。

深沉的殇,浅淡的痕,轻拾回忆,那是怎样的一段时光?也曾迷茫,也曾彷徨,执笔写不出最美的诗行。嚼梅咽雪,烹痛煮伤,舞一段女红妆,绣一对紫鸳鸯,听一曲天籁般的梵唱,思也殇,念也伤,思思念念忆难忘。

是谁说,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是谁吟,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是谁在叹,细草如春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些个前朝的愁今日的忧都是载着往事在记忆的河流里悠悠的飘悠悠的流,流到了此时此刻,一叶兰舟,总也难以盛满难以载动这如春雨般细密的情愁奔向欢腾的江河融入在这滚滚红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