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读》读书笔记

文 /入户锁门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诺诺又感冒了,昨天在姥姥家一夜没有睡好。下午睡的时间就格外长,利用这段难得的时光,匆匆读完了刘心武、毕淑敏等作家所作的《越读》。

其实这就是一本谈阅读的散文集,至于这本书的名字为什么叫《越读》,而不是《阅读》,我也不得而知。

以前读多了干货,再来读读以汤粥形式存在的散文,感觉别有一番风味。

这部集子里,刘心武的散文有好几篇,读来感觉就如一位长者娓娓道来,很接地气。毕淑敏的文章和余秋雨有些像,都是旁征博引,充满文化的味道。还有一位署名唐山的作者,收录了好几篇,都是学术性的,虽是第一次听说这位作者,也很受教。

我在毕淑敏的《书中的曼陀罗》一文中学到了一些知识,比如曼陀罗在植物是一种花,可以入药,具说古代神医华佗的麻沸散的主要成份就是曼陀罗,这种花,我小时候在野地里倒是经常见到,那时就被父母告知是有毒的,不能吃,现在好像不怎么能见到了。具说曹操当年患的头风病,可能是现在所说的肿瘤,而由于脑空间有限,任何肿瘤都是致命的,所以区分良性恶性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倒是因为他害死了一代名医华佗,麻沸散也因此失传;在形状则是圆形,而这个词还是一个佛教中的概念。

其他的文章,还有些印象的就是关于红学,它的红极一时,也有特殊的因素。另外,一篇文章中再次提到了海子、安妮宝贝等作家,原来这些人我只在《好文章是读出来的》这本书中第一次知道,看来是自己读书太少,这次再次对这些现代作家又加深了一些印象,看来急需要多补充一下原来读书少的亏欠了。

沈从文的后半生转变、巴金的“无ZF”主#义,以及六十年代的中国等都有了一些新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