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了你22年,现在女儿大了,我们离婚吧”

文|李弯湾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由于它太过真实了,所以我要稍微做一下改编。

(故事的内容基本不变,人物、时间做了一些调整,因为主人翁就是我的读者,而且跟我特别熟悉,万望大家理解)

“我忍了你22年,现在女儿大了,我们离婚吧”,这句话,是53岁的老张在向我倾诉的时候说的,是他老婆最近跟他讲的。

老张跟我讲,他跟他老婆陈阿姨,结婚快三十年了,最近这十多年,陈阿姨隔三差五的就把离婚的事挂在嘴边,但这一次,非常坚决,非离不可。

“我也没做错什么啊,也不像别的男人那样胡搞乱搞,我一直对她还不错,虽然我这个人确实比较木讷。年轻的时候对她,做得不够周到,不够体贴,但后来对她也还行吧,而且,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再离婚,多么丢人啊”。

这是老张跟我讲的。

虽然私底下都认识,但他们的婚姻、他们的故事到底是如何,我不太熟悉。于是我就找陈阿姨聊天,一开始也没聊她的婚姻,但她因为经常看我的文章,觉得写得还有些道理,于是就开始跟我聊她的故事。

“我嫁给他,确实当时是喜欢他,觉得他人也挺好的,对我也不错。但是,结婚后,他好像就完全变了个人。经常出去喝酒,大半夜都不回家,我担心他啊,希望他早点回家,但一次次的食言,有时候,我要等他等到天亮。”

我说,这不都过去很多年了吗,你就因为这个不原谅他?陈阿姨接着说:

“这么多年,我过得真的太不容易了了,当初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他,在他们家,我孤苦伶仃一个人,他是怎么对我的?我怀孕挺着个大肚子,自己拿凳子垫桌子,一个人换灯泡,一个人换马桶盖,他都不会可怜一下我。”

“除了这些我无法释怀,最重要的还是,那时候穷,家里也没什么摆设,我拿20块钱给他,叫他去买两瓶花来家放着,他拿去买了一串猪大肠来家。他明明知道我不爱吃猪大肠,偏要说我喜欢吃。跟他,真的三观不同,想不到一块儿去,也没什么话可说,二十来年了,我们都没同房过。”

我说,好像张叔叔还给你买项链啊,给你买衣服啊,你不感动?好歹也算是浪子回头了吧。

“唉,心冷了,再也捂不热了。当初我嫁给他,也不图这些,现在给我搞这些,我不仅觉得没意思,反而会增加对他的反感,完全提不起兴趣来。现在女儿也大了,我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我还能活几年?我不想剩下的日子这样过下去了,我要透透气,过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我有我的退休金,我也不怕活不成。”

面对陈阿姨的这种坚决,我有点不解,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这种时候,你也是50来岁的人了,要再嫁,还有必要吗?或者说再嫁,容易嫁吗?女儿也不希望你们离婚吧。陈阿姨说:

“我以前没想通,思想还是挺古板的。希望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庭,我自己幸福不幸福不重要。但现在我想通了,我女儿长大了,也交男朋友了,很快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我希望,作为妈妈,我能给她树立一个榜样——不要在婚姻里沦陷,如果你不开心,如果你感受不到爱,为什么要一忍再忍?如果大家都一忍再忍,那我们的后代,也必然是这种性格,那我们活着,图什么呢?”

“你以为你忍受了这些不幸福,你就可以换来女儿的幸福,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当然是值得的。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啊。女儿,她会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受你的影响,你不幸福,很大程度上你的女儿也不会幸福。”

“以前我们太依靠男人了,觉得嫁个好人家,嫁个好男人,你就能幸福。把男人和男人的家庭,当成自己幸福的基础。可是,未必每个女人都那么幸运啊。遇人不淑怎么办?难道就要忍气吞声、受苦受磨一辈子?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女人既然可以养活自己,那不管嫁什么样的男人,都要自己去追求幸福。我就不信一个人过不好。”

陈阿姨讲了很多,我以为她会怪罪男人,但她的话,好像更多是从女人自身出发的。

这是关于婚姻,关于女人,我最近听得最详细、最深刻的感受,也颇具启发意义。

是啊,女人是花,不一定非得要摆在谁家的客厅才好看,只要向阳,在哪儿都能绽放。

就算没有人来看,你也可以五彩斑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