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忆 · 玲珑梦【2】


阅读之前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1】



熙梦家中本住隽州,由于父亲官职调任,遂举家迁居帝京。

几日内仅仅漫步市井,已近乎将红尘旖旎领略殆尽。

本止闲逛,意外拜师,又结识金兰之交。

项宓瑶洎幼习武,向往任侠风范。钦慕奕璟忱已久,今日终于正式拜师,意兴正高,遂将帝京诸事向熙梦如数家珍娓娓讲述。

奕璟忱系当朝太尉齐国公奕崇严与襄国长公主纪妧第三子,两年前科举中斩获文榜眼兼武状元,殿试中由御驾钦任为京畿督护,指婚与君王嫡长女长宁公主纪忻瑢,工部已奉敕令建造宅邸,只待公主大婚入住。

“师父处事果断敏锐,待人宽厚谦和,令人由衷敬慕,无论什么情形,若能与师父共进退即可确信无虞。”

“师父兴趣涉猎广泛,无论诗歌曲赋乐艺舞蹈玄理武术,皆可尽兴畅谈,与之相处从不会无聊或冷场。”

曲江畔,柔风拂柳,繁花盈目,项宓瑶讲述师父,双目炯然,神采奕奕。

“师父家中长兄仕任大理寺卿,以断案如神闻名,仲兄现任怀化将军,当年武举状元,与皇太子及英王洎幼情如手足,常常入宫闲叙或练文习武。长宁公主为皇太子嫡妹,与师父青梅竹马,情深意笃,终成眷属。”

项宓瑶歆羡中偶然泛掠不易察觉的失落,微微默然片刻,目光望向清流波光。

熙梦岔开话题:“你如何知道师父肯收我为徒呢?”

“你大概不知,”宓瑶回转目光,“你形容神态与长宁公主若觉相似,所以预感师父必将同意收你为徒。”

熙梦心中倏然轻滞,仅仅微微颔首。

宓瑶抚弄手畔绿叶,倏尔想起:“我们该去趟兵器行,为你挑选件武器。”

重回城区,融入络绎喧嚣。

兵器行正位于闹市深处,远观与其他店铺无异,近之可闻锻造之声。

步入其内,大厅宽敞,四周各类武器或沿壁陈列或整齐悬挂。

熙梦闲闲观览,当目光落于墙面某处,终于为所见驻足。

乌金双环静静悬置,通体隐现幽幽紫芒,手握处以墨玉衔嵌,望之无端浮动绵绵哀思,仿佛蕴藏无尽惜别之情。

耳际传入掌柜介绍:“此环名曰‘离情’,系意匠秋芙封山之作,轻捷灵巧,正适合年轻女子习武用。”

“秋芙之作?”宓瑶倍感兴趣,近前伸手拿起,细细观赏。

廿载前帝京内出现两名锻造工匠,名为夏风、秋芙,擅制各类武器防具,由于工艺精湛,设计巧妙,迅速风靡帝京,亦流传于王公贵族间。先帝对其颇为赏识,钦封为“神工意匠”,又赐予夏风、秋芙宅邸,令其长居帝京。

“项小姐。”掌柜见熟客连忙细细讲述武器背景。

宓瑶将离情双环递予熙梦:“果然合适。”遂购置赠与。

墨玉触手微凉,握住可觉其间情思悠悠蔓延,仿佛神意通灵,与故知久别重逢。

“武器与习武者可以相辅相成,合适的武器往往可以伴你终生。”宓瑶徐徐讲述,“灵妙武器还可以随武艺共同精进。”

街市熙熙攘攘,商旅络绎不绝。手握离情环,心中幽宁沉静,全然屏却热闹喧嚣。

朱雀街恰逢军伍行列,阵势威仪,俨然齐整。从旁观者议论中知晓为英王启程远征南藩边陲。

南诏鹤拓近年频频挑衅,数月前侵扰进犯剑南道,朝廷派遣将领前往迎战却胜负难分,英王为替父皇分忧,主动请缨带兵远赴战场,今日正为领旨启程之日。

“英王为皇太子之弟,长宁公主嫡兄。”宓瑶告知熙梦,“性情率直慷慨,勇武豪迈,又爱研习兵法,想必此番远征必能建立功勋。”

面前行列浩浩荡荡,旌旗随风飘扬,幅面色彩与日光交映,仿佛前路布满辉煌。

“师父为英王送行完必然回府,咱们去找师父罢。”宓瑶言毕携熙梦转步,前往襄国长公主府邸。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欢迎分享~


阅读之前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