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队长》:外在的弱小可以弥补,内心的邪恶无法洗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个英雄都是从小人物成长起来的,《美国队长》中的史蒂夫•罗杰斯也不例外。

外在的弱小可以弥补

二战时期间,热血青年史蒂夫苦于报国无门,在多处征兵处被拒,只因他体弱多病,身材矮小。

但是他没有放弃,仍然四处找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可能因为他的诚心感动了上苍,幸运女神眷顾了他。

在一次史蒂夫和他的朋友敞开心扉的时候,他们的话被一位老人听到了。特别是史蒂夫说的那一句:“我不想杀害任何人,我只是不能忍受任何欺压。”正是这句话打动了这位老人。

这位老人是一个博士,他正致力于研究一个项目-创造一个超级战士。

就这样史蒂夫成功入伍。

在体能训练中,他不合格,且常常被战友耻笑。

但是在两件事上体现了超级战士应该具备的素质:一,智取国旗。这展现了他的反向思维的智慧。二,舍身扑雷,展现了他的舍己为人的勇气。

经过这一些严格的测试,博士确认史蒂夫是超级战士的最佳人选,给他注射了超级战士血清,并且用先进的科学设备成功把史蒂夫变成了一个超级战士。

经过改造,体弱矮小的史蒂夫变得高大威猛而且有神一般的超能力。

他的人生从此开挂。不仅成为了美国人民的英雄-美国队长,而且一次次挽救了人类。

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美国队长的,只有那些内心强大,勇于自我牺牲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英雄。

在整形技术高速发达的当今,我们想成为帅哥美女都不成问题,我们想整成美国队长也不是太难的问题。然而,终究我们没有成为美国队长,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普通人,或许没有美国队长逆向思维的智慧,或许没有美国队长舍我其谁的勇气。

这没关系,我们可以不成为超级战士,但是我们可以成为好人。只要我们不作恶。

在变身为超级战士之前,博士指着史蒂夫的心说,无论你变成了什么,你保证你必须永远是好人,其次,才是战士。

然而,就有一部分人只想成为超级战士,不想成为好人。反派人物“红脸骷髅”就是其一。

内心的邪恶无法洗白

“红脸骷髅”是一名纳粹,是希特勒的手下。

当他是一名军人的时候,胁迫教授给他注射了“超级战士血清”,成为了教授第一个超级战士。

超级力量可以使好人变得更加完美,也可以使恶人变得更加邪恶。

1)  寻找超能量,妄图征服全人类

“红脸骷髅”是邪教徒,相信有一种超能量可以源源不断供应他能量,制造出高级的武器,帮他征服世界。

他如愿以偿地找到了这种能源块,这使得他的武器威力升级。

他的邪恶无限扩大,赢得了无数战争,俘获了成千上万的反纳粹的战士。

他又利用战俘制造更多的武器。

2)  即使同盟,只要一言不合,难逃杀身之祸

超能力助长了“红脸骷髅”的邪恶,更何况他拥有了超能源块。他认为现在他是天下第一,即使统率希特勒也是无能小辈。

所以当希特勒“钦差大臣”下来视察工作时,稍稍和“红脸骷髅”语言不和,他用先进武器秒杀了他们。这是真正秒杀,而且尸骨未存。

可见,“红脸骷髅”根本没有上司之情,也没有同盟之义。“唯我独尊”是他唯一的处世原则:我可负天下人,天下人不可负我。

3) 视战友为草芥,牺牲战友成全自己

当美国队长救出战俘的时候,“红脸骷髅”意识到自己要输掉此次战争了。他采取了极端的行动:自爆整个基地。

基地上人数最多的不是敌方战士而是自己的战友同胞。但是他视他们为草芥、工具,所以毫不犹豫地引爆了整个基地。

所有和他并肩作战的战友都成为炮灰。这些战友真的死不明目,他们不是死于战场,而是死于自己人的野心中。

当然,这种披着人皮的“红脸骷髅”已经沦为毫无人性的恶魔了。

如果说现代技术可以重塑一个人,但是现代科技却无法洗白一个人内心邪恶。

当然,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一个坏人是彻彻底底的坏人,一个好人永远是洁白无瑕的好人。

比如“霸座女”可能是付有爱心的妈妈,强劫犯可能是孝顺父母的儿子,杀人魔王可能是尽心尽职的爸爸。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美国队长”和一个“红脸骷髅”。

《罗辑思维》中听到这样一个故事:这是美洲印第安切罗基部落的一个传说。一个老爷爷跟他的小孙子说,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喂养着两匹狼,第一匹代表着善良、奋进、向上美好的品格,还有一匹代表着狭隘、阴险、邪恶的选择。小孙子自然就会问爷爷,这两匹狼谁更强大,谁会打败谁呢?老爷爷的答案更有意思,他说,关键看你这一生去喂养哪一匹狼。

如果我们把狭隘、阴险、邪恶的小狼喂养大了,那么我们就是“红脸骷髅”;反之,如果我们把善良、奋进、向上的小狼喂养大了,那么我们可以成为“美国队长”。

即使善是那么的弱小,像史莘夫那样,我们也要坚持它。

即使恶是那么的强大,像“红脸骷髅”,我们也要直面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