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七点接到一个电话

这几天沉浸式地在看电视剧《特赦1959》,我喜欢男主角王所长,不仅长得帅,而且说话特有分寸。

清晨七点,老公照常准备去做血透,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血透室打来的。

“你是某某某的家属吗?”

“是呀。”

“今天医院门诊要消毒,先别来医院,十点后等通知。”

“好的,谢谢!”

血透室不直接打给老公,而是打给我,是因为根本联系不上他。他前些天自作主张把旧卡取出来,换了个新卡,前两天我还说过他呢。

“手机号怎么能随便换呢,血透室怎么联系你?朋友们怎么联系你?”

我帮他把旧卡重新装回去,这是我第一次装卡,成功装上了。


说医院要消毒,暂时先别去,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我推测一定是医院有情况。

果然,九点钟,我看到了健康衡阳发来的最新消息。有两个从海南旅游,自驾途经衡阳的人阳光了。一个58岁,一个才三岁。

16号到衡阳下了高速,在某酒店住下。17号在附一人民医院儿科门诊看病,并且输液。18号清晨两点被拉走了。

附一医院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医院,每天人来人往的,这回真是狼来了。

但是像我老公这种人,就算是有情况也不能不做血透呀!


09:40,我又打电话过去询问情况,那边回复,还没接到通知,她会帮我问问的。

10:45,护士打来电话了,说:“今天做不了血透,你们自己去联系其他医院吧。”

我:“那费用呢?”

那边说:“先保命再说吧。”

“好的,谢谢了!”


叫上老公,他骑着电动摩托车载着我,很快就到了离家最近的中心医院。

到了五楼血透室,跟医生说明情况,被她一口拒绝了,说附一医院已经跟她们联系过了,会统一安排。

我再次打电话确认一下,回复是会统一安排,每家医院安排几个,一般都要安排在晚上,那好吧,听从指挥吧。


上午11:11,电话又响了,说安排在铁路医院,晚上六点。随后又发来了短信,告诉具体的时间地点等等。

铁路医院虽然离我家有点远,但也没关系,老公骑车大概也就半小时的路程。我估计费用也不用另出了,医院互相应该已经沟通好了。


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也能理解,医院一定有很多事要忙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