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要假装忘记你。

01

恋爱就会失恋,就会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就像空了一块和冬天的破窗子一样——直灌风,冷的慌。寂寞空虚没人陪了,就会想念前任的好,回忆多温暖。开始各种意淫过往,文艺玻璃心。狠心删掉所有关于那个人的一切只是不愿意再想起来。

可是越这样故意使然,越想去追寻那个人的蛛丝马迹:微博一天翻好几遍,比看快递物流消息还勤快;电话号码删掉了,可是心里却更加清晰地记住了那几个毫无规律的数字;总是忍不住问朋友关于那个人的近况,问的别人不耐烦。王家卫说“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可是他也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

回忆总会抹去坏的,留下好的。而这样,注定会折中选择做朋友。冠冕堂皇的话大家都会说,这么多年感情为什么要成为仇人呢,当朋友不好吗。不好,真的不好。

02

分手之后,注定无法成为称职的朋友。

我们都曾有过那种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变的朋友,但真的好像只是我们以为而已。或多或少,总有人会离开我们,或因不得已,或因背叛,或只是自然而然就离开了。这感觉就好像是你明知道一部电视剧的结尾,却总是期望会出现反转剧情,守着却不如所愿又忍不住惋惜。

二人藕断丝连,一方发发微信打打电话,嘴上说着好朋友一生一起走,别人背后指不定把你当第3852个备胎,打着朋友的幌子随时等着吃回头草。一方内心往事无法随风飘荡反而不断上涌,克制内心的欲望强撑着朋友面孔,随时想要上去把人扑倒却因为朋友二字止步,内心纵然有万千草泥马奔腾也无济于事,不肯轻易放弃抱着幻想和一丝希望做一个苦情女,现实却已经明明白白不可能。这种“做朋友”,就是自己甘愿沦为备胎。

另一种,便是自找苦吃。保留着交流工具,保留着内心一隅的温柔,保留着那些年熟悉的习惯,保留着一颗等待的心。结果,不尽人意。存在就会想拥有,想拥有却不可得,可接近却不可走进,一丝牵引,一念空虚,恍惚间,谁都没有抛下谁,谁都还是以往的模样,谁都怀揣着纯粹,然而,都是梦。不可得不可说。

朋友二字,留存了多少情愫。谁能完全忘记过往一身轻呢,谁又能淡定自如一笔勾销?从古自今,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希冀一瓶忘情水,还有那么多人想要一壶醉生梦死吗。“每次我望着你,每次我望着你,你那眼中都有我。”歌声中心,唱碎了有情人失情人的心。失恋的人渴求温柔,失情的人渴求远方,然终是,可念不可得。

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没有谁离了谁活不下去,可是,多痛苦啊。

痛苦,又能如何呢,连张爱玲都说治愈失恋的良药是时间和新欢。时间,是多久?一个月?一年?三年?无人知晓。

在黑暗之中摸索寻求,在迷蒙之中黯然销魂,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更不可能真正感同身受。所以那些安慰的话语,那些关怀的眼神,那些拥抱的热度,似乎,都是与自己有一层隔膜的,是有那么些格格不入的。在那个时候,才会知晓,自己到底是一个多么独立的人。孤立、独自、单纯、自我的一个人类。时间很长,长到我们甚至无法知晓到底在什么时候会真真正正忘记他,长到自己会怀疑是否还会有那样的热度那样的情愫去爱另外一个人,长到可能拒绝一切不熟悉的爱恋。有时候,在想,年华究竟给了我们什么,让我们在爱里受伤,在爱里难受,在爱里不知所措之后茫然空然。经历这样的情感之后,我们是否才叫做饱经风霜呢?

03

新欢,怎么能,怎么会,那么快贴合一个新的人。手心的温度就不一样,拥抱的力度也不一样,说话的口气不一样,亲吻的用心不一样,所有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白。没有记忆,没有温度,只是冷冰冰地吃饭、说话、走路,有时候甚至,连笑都那样累。又有谁愿意放弃一切,去一个新的地方过冬呢。一切都在和他作比较,没有他笑的好看,没有他睫毛长,没有他温柔的呵气,没有他走路的步子快,没有他那样挑食。

没有我那样,爱他。

爱情这种东西,难以说完,难以说尽。从来不去后悔做过的事爱过的人,亦不后悔岁月无情,过往云烟。

成长真的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他将人不断的进行筛选,最后将本事品性相差不远的聚集了在一起,硬生生的划出了许多清楚明确的等级界限。自然而然的,很多人都因此而走远了。其实,并没有人背叛过他们的友谊,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如你希望的发展。两个丧失共同语言的人,又如何继续做朋友。这个道理就好像情侣分手之前,肯定会存在一段时间是没有共同语言的,隔阂在此期间会变得越来越多,最后便不了了之。

可是,曾经那样深深爱过的人啊,朋友一词,怎能概说。

04

总是在别人的爱情里指手画脚,然而又何曾走出自己的迷局呢。迷雾森林里绕圈,原地思念。本以为自己放下了一切,本以为自己是强大到看淡风云行走红尘,本以为能够安安心心写下一篇走出格局的局外人之眼,终是未能如愿。

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时,想他;一个人夜晚听歌时,想他;一个人喝酒唱歌无所顾忌时,想他;看到他喜欢吃的东西时,想他;听到他爱的歌时,想他;敷面膜闭着眼时,想他;天亮了。想他,告诉他,不是朋友吗,这正是最糟糕的地方。

他总是在哪里,无法摆脱的阴魂不散,用力打开抛开推开,可是,他就是在那里,你心里,怎么能那么轻易彻彻底底空出一块来。

我多讨厌这样朋友啊。

在胡歌众多的前任中,最能被粉丝接受的,大概也只有薛佳凝了,她在胡歌毁容住院的期间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胡歌,甚至推掉了很多的机会。本以为共度难过一对佳人,最后肯定是要好好的度过余生的,但是最后他们分手了。很多媒体人都想从薛佳凝这里得到一点八卦消息,但是薛佳凝却表示,胡歌老师太红了,她并不想参加他的话题中来。胡歌在节目中也曾挥着泪说:" 她是真的很好。"

好像就是这样,离开的人越来越多,不是因为你不好,也不是因为对方不好。只是遇到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摩擦也就更多了。不管离开的理由是什么,我们仍要感谢那些人路过我们白驹过隙的时光,教会我们成长或给予我们难忘的陪伴。

05

放不下,终究是一种过错。是一种惩罚,一种难以言说难以启齿的伤疤,是一种不炽烈不冷漠的模棱两可,是一种眷恋,一种习惯。

我多想能够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解脱,真正的逃离。然而我做不到。

我去吃麻辣烫的时候,小哥问我两幅碗筷对吧。我去吃黄焖鸡的时候,大妈说两份米饭对吧。甚至我去买冰激凌,那个可爱的姑娘都会笑着说 " 一份抹茶一份香草,对吧。"我拼命地习惯一个人的日子,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想你。

在狂欢的季节优柔寡断犹豫不决,是可怜还是可悲?不自知,不悲己,不念想。我怀念的是他还是过往?我怀念的是他还是曾经的自己?我怀念的是他还是青春年少?我怀念的是他还是那份炽热?

谁管。

你知道吗,你当年表白的那条路上,合欢花全开了。我跟自己说,等到所有的花都落了,我就把你忘了。然后天气就开始凉了,我跟自己说,等到梧桐树上所有的叶子都掉光,等天气冷的我要穿棉袄了,等大雪把整座城市都覆盖了,我就把你忘了。我每天每夜都在努力忘记你,我要忘记你的笑,忘记你的眉眼,忘记你温暖的怀抱,忘记你的手机号。可是只要我闭上眼睛,你却还是一遍比一遍更清晰的,在我眼前挥之不去。

可是分手之后,注定无法形同陌人,注定无法亲近如初,注定不可成为称职朋友。

陈奕迅在十年里唱着" 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那么既然你先走了,我也不该再守着这无人回应的空门。我想,我就快要忘记你了。我想,我必须要忘记你了。

如果非要对你说点儿什么,我希望你善待现在身边的那个姑娘,即使有一天你们也要分开,也请你不要像当年甩开我那样的,布满伤害。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也谢谢你,离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故事有过去和现在,也许是最后把海之冬的故事回忆吧也许海之冬的故事准备消失了评我的回忆去写吧是最难买的故事故事,在每...
    野蛮开心冬阅读 3,293评论 0 11
  • 故事有过去和现在,也许是最后把海之冬的故事回忆吧也许海之冬的故事准备消失了评我的回忆去写吧是最难买的故事故事,在每...
    野蛮开心冬阅读 1,391评论 0 18
  • 新来的邻居,开了接团饭店。原本有点冷清的环境,变得热闹了起来。 每天到点,隔壁就飘来一阵阵饭香,特别是在饿的时候…...
    唐伟诗阅读 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