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前面右转的第二排架子上就有了

我时常想起 初中的时候 住我们家隔壁的男孩子 从阳台上递给我周杰伦的一张专辑
《八度空间》。他说,是正版的呢。我很欣喜的拿过来,用我的复读机听歌,对着歌词。反复,循环。不知道为啥,我对 半岛铁盒 这首歌最喜欢,印象最深刻。这可是我听过的第一张正版磁带额。当初,应该偷偷留下来,不还给他。他还真是懂得怎么讨好我。怎么不干脆送给我算了。

我也忘记怎么还他的,这本磁带。每天晚上,我在房间里面写作业,偷偷听歌。我妈在客厅,和邻居们打麻将。偶尔,我妈进来看我一眼,说,怎么老是在听歌,不好好学习。我就说,我在学习呀。偶尔,隔壁那个男生,会从阳台喊我,大概是问我借什么作业之类的,哪个题怎么做之类的。或者是说,送我一点吃的零食。那时候,好木讷,也没多想过什么。只知道听歌。写日记。写了一堆日记,搬家搬得,都找不到了。好心痛。虽然写的也都是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什么泪痕啦,什么什么啦。可还是好希望能找到。

隔壁后来还来了两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子。我上初三的时候,他们上初一。他们嘴很甜,天天可劲儿叫我“姐姐”。放学后,有时候没事,带他们在学校打打篮球。欺负欺负小朋友。后来上高中,去了县城,就很潦草的告别了。临走的时候,他们三个都送给我了他们的照片。甚至有那种一岁的裸照。我不记得有没有送他们照片了。之后,好像就没有再见过了。听说其中那个很调皮的男孩子,后来还离家出走了。另外一个,没听过消息了。

隔壁那个和我一级的同学,后来听说,和我一个小学同学结婚了。我惊奇了很久。他们初中不在一个学校,后来不知道怎么认识的。缘分这东西很奇妙吧。因为他俩在我不同的阶段都很熟悉。一个是小学同学,一个是初中同学。

我们家对面是田。田那边是山。常常有白鹭飞来飞去。我下午放学之后喜欢坐在阳台上听歌,发呆,或者看书。有时候,拿个苹果吃。一口一口吃的很慢,一口也很小。我们班一个特别调皮的同学,经常被老师罚跑步,绕着学校。他每次经过我家阳台楼下,都冲我喊,“xxx,你个苹果怎么还没吃完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嘴巴小咯。心里在想,关你屁事啊。

离开那里不知道多久了,我记不起搬家的日子和场景了。好像我没有参与搬家。我先去县城上高中的,后来我爸妈工作才迁过来。不经意间,就慢慢离开了成长的地方。而且再也找不到一丝丝的痕迹了。那个房子,现在住的是谁,我也无从得知了。却伴随我长大。仿佛寻不到自己的根了。更小的时候,住在另一个房子,那个房子因为太旧了,已经拆了。

每次,想到这,我都无限伤感。我找不到童年生活的地方了。每到梅雨季节就返潮的房子。找到不到我孤独的发慌的地方了。那个我孤独寂寞的时候,便独自唱歌的房间。那个破旧的书架上还有我爸以前的几毛钱一本的老书。什么也找不到了。偷偷翻过的爸爸年轻时候的情书,还有放情书的抽屉,也通通不见了。

穿过岁月的厚厚的尘埃,我所能记得的已经不多了。快乐越来越少了。以前听到一首好听的歌,都可以让我幸福的跳起来。现在好难。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再也没像以前那样笑过了。加班到十点才到家。只有下班后的仅有的时间属于自己。我所努力想要的生活就是这样吗?我的力气慢慢流失,我快要放弃努力了。

有的人,借酒浇愁。有的人,见风使舵。有的人,只能挣扎。披星戴月。靠咖啡和鸡血维系一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与走马观花的换钱包、换皮包相比,沉鱼落雁更倾向于那种粗牛皮制作的皮具,使用一段时间后,粗牛皮在未经任何包养的情况下...
    如释笔记阅读 151评论 0 0
  • 1.遇到瓶颈怎么办? 试着做不同的事情,而非更难的事情 (来自于《刻意练习》038~039页) 2.罗辑思维 每日...
    剑行者myfly2006阅读 4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