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资排辈,新人靠边站

-1-

转眼间,正式到疾控工作已经两月了,这两个月来,工作上没有遇上什么难点,反观人际,可是诸多危机。

由于毕业实习是到现在工作的疾控,所以相对其他一起入职的新人来说我比他们业务熟悉得快。在其他人都还没有分配科室的时候我的工作职责就已经非常清楚了。

单位的明争暗斗加之之前带教老师孱弱的身体,使得带教老师在我还没来之前就已经转到其他科室去了。我入职的那天,带教老师带我到实验室,大致的给我指了一下标本以及培养基放置的位置就走了,留下我在实验室黯然神伤。

科室一共四个人,一个科长一个副科长,剩下一个平时兼职做安利代理的大姐,每天都有打不完的推销电话,空闲下来还想发展我做她的下线。

总之,除了科长,没一个是认真做事的。

-2-

我正式到科室工作之后,科长把工作重新分配了一下。

带教老师的工作我全部接手,原本副科长的疫情报告工作给了我一部分,原本科长的撰写科室简讯以及活动总结的工作也都归我了。

上周五,实验室全部装修结束之后领导要求把实验室所以的仪器归位。科长出差,在科室微信群里说他不在,副科长负责主持所有的工作,实验室卫生全科室一起打扫。

等我到了实验室再三呼唤之后,副科长和另外一个大姐总算是拿着毛巾出现在了一片狼藉的实验室。

副科长问有什么东西需要搬,我说显微镜先搬过去。副科长伸手碰了一下显微镜,说太重了搬不了,让工人来搬(工人是请来搬几千的仪器的OK)。另一大姐见状立马跟副科长说:“###,太重的东西就不要搬了,你腰不好。”于是,显微镜没一个人搬。

副科长老腰不好,一次只能拿一个差不多一斤重的试管架。

由于实验室是我在负责,所有仪器的放置需要我指给搬东西的工人。就在我拿着图纸忙得团团转的时候,两人已经开始来辞行了。

副科长直接走人,安利大姐留下来对我说:“##呀,你还有什么事儿需要我们做的吗?主要是这些东西我们搬了怕你之后找不到,所以其实我们也帮不了你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呢。老油条说话的顺序真TM的惊为天人呀。

就这样,我一个人在实验室反反复复的倒腾了一整天。在九十平左右的地方走了两万多步,每次去办公室拿东西看到那两个八婆内心都有一万头羊驼奔过而过。

一个人反复折腾了几天,实验室的东西也都差不多归位了。

-3-

上周,领导要求每个科室每月写一篇简讯出来。我负责耐药筛查,安利大姐负责药品发放。这个月要写的是药品发放,安利大姐写,我负责润色。

眼看交简讯的时间要到了,安利大姐还纹丝不动的在办公桌干坐了一早上,突然,安利大姐说她下午有事,怕耽误我写简讯,于是就把数据给我了。

内心一千万只羊驼再次奔腾而过。

我跟安利大姐说:“科长让写的是初稿,至少要有个Word文档呀,你微信发点数据给我我没办法润色。”说完我就去实验室准备省里要检查的文件了。

等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安利大姐的脸色很不好看。

科长是我同校的校友,平时没有触碰到他利益的时候他还是会指点我一些事情。

我微信上简单的把情况给他反应了一下,他说:“我们这种部门,很讲究论资排辈的。不像企业,看谁做事情多谁讲话大声。即使像我已经是科长了,还是尊重两个大姐姐,毕竟他们老资格,也是年轻经历过来的。”

仰天长叹,我为什么要来这里里里里……

-4-

平心而论,事业单位有很多好处。

第一,工作受制于人的程度小。科长主任能决定绩效奖金,但不能决定你的去留,没犯大错,谁也没有资格辞退你。第二,全额拨款,不对外盈利,工作不用陪笑脸。第三,工作时间固定,朝九晚五,周末双休,下班时间几乎没有人会私聊你工作的事儿。第四,稳定。

稳定这个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年轻人的坟墓了。好像只要是稳定的工作就会消磨斗志就会混吃等死,再则就是稳定的工作不稳定,稳定的工作没能力。

就目前而言,我只知道稳定的工作压力小,稳定的收入让我在看书看电影出去浪的时候多了不知道多少的安全感。

自然,事业单位也有不少的坏处。

第一,不管你怎么干,哪怕是一个人干完整个中心的活儿,你上面没人,这辈子你也当不了正副主任;第二,论资排辈,老人闲死工资过万,年轻人累死混个温饱;第三,工作技术含量低,除了高层的教育,医疗,其余像我所在的这种事业单位的工作,高中生都能做。不懂为什么现在招聘都要求本科,貌似明年还要求研究生。

-5-

说一千道一万,我觉得不爽的最终原因就是我不是利益所得者。

要是今天把工作推给别人,在单位坐着混工资自己干私活的是我,我心里肯定不会有什么不平衡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到你上场的时候,规则就变了。自然,还没轮到你的时候,那就得照着别人的规则来。

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也许慢慢的就熬出资历了,也许干几年也就跑路了。

总之,要么自己上场,要么,就别站在台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