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赌赢一时的风光,赌输一世的幸福

  一二三起,随着几声呐喊棺材缓缓升起,几个壮汉肩扛棺木迈着坚毅的步伐小心翼翼的朝村头小树林走去,送葬队伍步伐一致紧随其后,人群中有小孩有老人他们身穿白色大褂,他们分工明确,有的点炮仗有的撒纸钱,有的提着各种陪葬品。

  同是故人离世有的人一脸平静似乎没有半点悲伤,有的人说说笑笑似乎忘记了今天是一个悲伤的日子,有的人双眼红肿似乎整个身体都被掏空,送葬周围几个面目狰狞的男人紧盯送葬队伍他们好像在找人,山的那头一个穿着破烂一脸蜡黄的男人用他那双通红的双眼目送着送葬队伍。

  农村的夜晚格外安静,就连一枚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响,农村的夜又是格外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躺在床上仿佛会被黑暗吞没。

  砰……砰……砰,凌晨三点几声炮响照亮黑暗打破宁静,农村人最不喜欢听到的两种声音,第一种是一种叫不上名字的怪鸟发出的低沉恐怖叫声,每当听到这种叫声就预示着不祥之兆的降临,第二种就是凌晨三点的炮响,这是在告诉大家有故人离世。

  老爸已过世请速回,这是你此生见他的最后一面,这是妹妹发来的短信,一行简短的文字瞬间把他的心绞痛,此刻仿佛有几千只蚂蚁在啃咬他那颗脆弱的心,他长叹一声泪如雨下,他悔不该当初,然而伤心难过又能如何,眼泪和悔恨已经无法换回他破碎的家庭,眼泪和悔恨也无法编织他那个千疮百孔的人生。

  赌徒几乎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一却从他沾赌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当一个普通人沾赌以后就意味着他的半只脚已经步入地狱的大门,然而大多数人都是抱着侥幸心理罢了。

  三年前李军沾上赌博恶习从起人生陷入黑暗的深渊,和大多数人一样刚开始接触赌博李军赢多输少,正因如此李军不在相信勤劳能致富这古老又不真实的道理,他放弃耕种摇身变成一个不种地的农民,更让人羡慕的是有一天李军赢了七万块,他直接去二手市场提了一辆车,车子缓缓驶入村口,呦这不是李军吗?啧、啧啧啧,小车都开上了,众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小孩跑过来踮起脚尖往车里看,淘气的小朋友用手拍打着玻璃窗,李军探出脑袋骂道:小鬼小心敲坏了要你老爸赔,说完邀请众人去他家喝酒,小车在前面开着一路乡亲跟在车子后面,李军不时回头观看那感觉妙不可言。

  酒桌上李军意气风发的向大伙透露他最近的赞获,那天我本来一共赢了十万可惜太贪心没有及时收手,最后剩下八万我就不玩了去买了这台车,跟我同去的那个老邓也赢了一万多,他胆子太小不敢下重注不然也要多赢不少钱,人群中有一人打趣道:你赌钱那么厉害干脆以后我给你当司机得了,你去赌钱我负责开车给点工钱就行,另一人打趣说,李老板要的是女司机你这种谁呀,众人哈哈大笑,李军被捧得轻飘飘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