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

大势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治久必乱,乱久必治。常分、常合、常治、常乱的状态都不能让人类快速进步,在分中向合演变,在治中向乱演变,分与合之间,乱与治之间,代表的是人类的发展。自从盘古开了天地,后人便千万年都在分天地,直到今天天地不能再分了,把世界合在一起的大时代到来了。

世界就像一个装满冰块的容器,容器中的每一块冰都代表着一个国家,在岁月的催促下,即使没有强大的外力,这些冰块也会紧紧地连接成一个整体。当然,如果有了烈焰的炙烤,所有的冰块都将会瞬间消逝,然后交融得毫无缝隙。世界的统一是一种必然,其中的过程代表着人类有史以来最有纪念意义的进步,人类最辉煌的时代将会在世界大一统后逐渐到来,这个时代叫作经典融合时代。或者,这便是世界大和的天时。

世界的现代史应该就是一部经典的世界统一史。1492年,这是世界开启新纪元的光辉年代,这一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这一年是世界现代史的开端,大航海的开幕让世界的大一统正式开始。哥伦布代表了一个航海大时代的开始,哥伦布代表了世界大一统时代的开始,哥伦布应该被我们尊称为世界大一统之父。哥伦布之后,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阿拉伯人、英国人用他们的商船连通了整个世界。从此,天方地圆的神话变成了一张一眼遍观世界的地图。

知道世界有多大,就有了把世界融合在一起的契机。一张遍观世界的地图,给世界带来了一次物种大融合;给世界带来了一次物品商品大融合;给世界带来了一次疾病大融合。有了这张地图之后,人类开始见识一样的市面,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食物,生一样的疾病,拥有一样的技术水平。有一天,世界大一统的局面实现了,那这一张由于大航海而绘制完成的世界地图,也必将光荣地载入世界现代史的史册。或许,这张联通世界的地图,便是世界大和的地利。

现代人越来越现实,张嘴说权财得失,闭嘴言放飞机、坑骗蒙;如果有谁平日里生出个开天辟地的想法,身边的人会认为那个人疯了,如果自己平日里生出个开天辟地的想法,那他便会认为是他本人疯了;现代人越来越敏感,出个太阳就叫热,刮场北风就喊冷,如果某天伤风感冒,他便会可怜兮兮地叫嚷,他所有的朋友也会奔丧似的去给他送安慰;现代人见不得新闻;现代人不鉴古事、不想未来;现代人丢了灵魂,失了信仰。现代人就是行尸走肉,喝再多的血也止不住他们的饥渴,和他们离得再近也感觉不到他们的温度。他们幽灵一样地在世界上游荡,把自己身上的这种病毒传染给每一个接触过他们的人,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大,他们在不停地吞噬着这个脆弱的星球。

的确,这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时代,这是一个不做正事的时代。我们都仔细想想,我们每天的所作所为真的有意义吗?或许我们每天都在努力读书;或许我们每天都在努力赚钱;或许,我们为能给家人带来幸福而努力奋斗。但是,我们会不会觉得我们做的是很傻、很愚昧、毫无前途的事情呢,我们每天起早贪黑,拼死拼活,为的仅仅是几个符号和你那个小家庭的一点幸福,其实我们不拼死拼活也可以活下去。对此,我说,我们如此生活,除了孕育一下大时代的到来,几乎一丁点儿有意义的事也没做。当然,世界必须经历了这样一代代无所事事的人才能孕育出伟大的时代。

物极必反,人急必叛,悲惨会蓬生团结,繁华代表着缭乱。肚子饿了,有人会拿起锄头闹革命;信仰被污蔑了,有人会举起拳头为信仰斗争;信仰没了,有人会无所事事、平白无故地闹出事端;无事可做了、事端多了,找回信仰就很容易会成为所有人的信仰;所有人都找到自己的信仰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就到来了。世界无所事事的状态造出了众多闲人,闲人们凝聚在一起便是一股所向披靡的力量。或许,世界自然形成的当前无所事事、人人都想找到一生的执着的状态,便是世界大和的人和。

如今,有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天时,有了一眼遍观世界的地利,有了人人都想找到方向的人和,我想我们真正的哲学家,我们真正的思想家,我们真正的人类学家、社会学家,我们真正的纵横家们也嗅到了下一个大时代来临的气味。当然,我说的是我们真正的大师,绝不是那些下三滥的、只关注自己家里两亩三分田的家伙。大师们都看到了大时代到来的趋势,他们只是在寻找可以星火燎原的火种,而这火种却藏于灯火阑珊处。昏暗中,这火种正顽强地舞动着身躯,朝气蓬勃,一切力量都低挡不住他蔓延的趋势。总有一天,这火种会引来燎原大火,金木水火、日月星辰、凡胎异子、牛鬼蛇神都将对他仰望。

——秃头小花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