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草根眼里的德云社和郭德钢

我是一个草根,我不是钢丝派,也不是倒钢派。我就是一个喜欢听相声的普通草根。没有德云社和郭德纲的时候我就喜欢听相声。有了德云社和郭德纲以后我还是喜欢听相声。我不捧德云社,我也不黑郭德纲。在我的眼里德云社是一个有很名气的相声表演社团。郭德纲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相声表演艺人。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表演的节目,我认为好看的我就喜欢。我认为不好看的我就不喜欢。至于郭德纲的为人和德云社的事事非非都与我无关。

最早喜欢听相声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会还没有德云社,郭德纲也没红,还不知在哪过他的苦日子。

那时候我喜欢用收音机听评书。最喜欢听的是单田芳先生的《白眉大侠》,《三侠五义》和《小五义》。单先生讲的评书故事生动,情节精彩,语言幽默风趣。最喜欢听他的仓啷啷的宝刀出鞘,宝刀出鞘就得打起来,打起来可就精彩了。还有单先生学的马蹄也很有意思。最不喜欢的就是这句;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偶尔听完评书会插播点广告和相声,收音机里的广告是最臭的。千篇一律的是这样的:一个人问:咦?老王你的嗓子怎么啦?一个人答:哦。得了阴道炎。问的人说:快服用废人牌肾宝啊!废人牌肾宝,他好你也好。除了广告也有相声。但不多。开始听的最经典的相声是马三立先生的《逗你玩》。无聊透顶的广告之中来这么一段,听得我捧腹大笑。

后来真正开始喜欢上相声,是听了奇志和大兵的《110》《洗脚城》《小偷》《海燕》等相声以后。奇志讲普通话,大兵讲的长沙话。不是湖南的朋友可能不大喜欢,但在我们湖南,一句奇志遇大兵有理说不清,那是家喻户晓的了。

后来因为春晚的缘故也喜欢听牛群和冯巩的相声。最喜欢的是《小偷公司》。尤其喜欢冯巩,光他的形象,表情就很幽默了。在以前的经典春晚里面,在形象上能幽默过他的可能只有陈佩斯和赵本山了。但他们都是演小品。

当相声界的黄金搭档牛群冯巩,奇志大兵红得发紫的时候,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还没出名。

一直到2010年前后,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好像一夜成名。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他的新闻。到处都是他的相声视频。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北京有个德云社,德云社里有个郭德纲,郭德纲的搭档叫于谦。郭德纲多才多艺,于谦是捧哏皇后,八旗子弟,祖上是尿黄旗的旗主,岳父是蒙古国的海军司令。凭良心来讲,我是喜欢听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的。网上也属他两的段子多。有时候听他两的相声能毫不顾忌的笑出声来,那怕别人把我当神经病也无所谓了。快乐是自己的,与他人何干。

网上有钢丝和倒钢两派。两派的斗争就有点像文革中的2个造反派一样,在网上打得翻天覆地,你死我活。开始我并不知道。我喜欢在网上逛评论区,有时候也喜欢评论几句。我再网上讲过郭德刚的好话,也讲过郭德纲的坏话。

在郭德纲和他的徒弟风波中我讲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离了师父骂师父,你骂的是你自己。结果被倒纲派骂了个半死。

在反三俗的斗争中我讲过一句:人家就凭这个手艺吃饭的。你拿着国家的工资,站那说话不腰疼。他快饿死了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他俗?就这一句是被倒纲派骂得最惨的。骂得我自己删了这句才算罢休。

在网上郭德纲在他师父的后事上的斗争中,我讲了一句:清官也难断家务事。师父家里有长辈,你以晚辈的身份干预人家的家事,你肯怕不够格,也两边讨不了好。这次就轮到钢丝们开始批斗我了。

后来我还在郭德刚调侃同行的视频底下留过言:德云社这么红火,说相声的嘴巴本来就刁毒得很,更容易得罪人。德云社人又这么多,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做为班主还是应该少得罪人为好,多教出点好徒弟,多挖掘点老段子,多创作点新段子。守住现在的江湖地位名声。等上个20年到30年。到那时,老一辈的基本都没了。到那时,只要你德云社还在,郭德纲还在。在相声界谁还敢说你什么。这个评论招到了两派的批斗。我也删了。

在网上我既不是钢丝也不是倒钢派,这两派我都不喜欢。这两派都骂过我,我也不和他们理论。我就是一个喜欢相声的草根。在我的眼里德云社就是一个卖票表演相声的社团。我没买票看过。我就在网上看。郭德纲就是一个我们草根里面,靠自己的本事混出名堂的民间艺人。他的相声有的我喜欢,有的我也不喜欢。对于他个人来讲,我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既佩服他对他的手艺的热爱和他的努力奋斗,也不喜欢他的为人高调。倒是谦哥,我倒是很喜欢,喜欢谦哥的低调,喜欢谦哥的摇滚,喜欢谦哥的生活态度。总感觉郭德纲活得太累。谦哥活的就潇潇洒洒。


这就是我一个草根眼中的德云社。这就是我一个草根眼中的郭德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