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秀宏:千言万语麝鹿香

全文910字

千言万语麝鹿香

付秀宏

精醇的麝鹿香,是从古代延续而来的销魂香。赵飞燕和赵合德用过它,杨贵妃用过它,约瑟芬皇后用过它,但都用多了。用多了就没有好命运了。一种生物的香气,可以奔跑千年,改变容颜,让君王销魂,但它有一个定数,就是致人不育。它妩媚地看你,到最后你不能妩媚地看它。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赵飞燕和赵合德把这种提纯的麝鹿香精定名为“息肌丸”,把它塞到肚脐里融化到体内,使肌肤胜雪、双眸似星。据说,中东有几座清真寺修建时,灰泥中掺入了大量麝鹿香,过了一千年,当太阳照射到这些建筑的时候,内部整个大厅仍然散发着阵阵幽香。“息肌丸”的致命伤就是能改变人体生殖系统的生态,导致永远不能生育。即使皇宫药剂师请赵飞燕、赵合德用羊花煮汤洗涤肚脐,可不育之症已无法挽救。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远古的美人擅用麝香惑人,其实又何尝不是被麝香游戏了一生?这些美人们想对君王说出要说自己最爱的话语,但麝香妖媚了她,她不再是一个普通女人,生嗣机能已经构成了欠缺。因此我嘲笑这些漂亮的女人,是她们自己把属于自身的秘密在麝香游戏中打碎了。

我把赵飞燕、赵合德和杨贵妃的不堪说得轻松了一些,是因为怕现今有些女人也会这样去做。赵飞燕、赵合德和杨贵妃何尝不渴望静默地坐在帝王身旁,但她们已经迅跑在麝香美艳又危险的道路上,她们让只能时时刻刻让帝王的心跳到自己的唇上。

麝香少用是有益的,古人曾把麝香供为神品。但之所以神,是因为平时用得少,能救命、活血、美肌肤,但像杨贵妃那样在每次洗浴后都要用它来涂抹身子,活血已经变成了血气时时充盈了。很多人知道麝香香味持久,如果在室内放一丁点,便会满屋清香,唐代诗人杜甫在《丁香》诗中云:“晚坠兰麝中”。

我想,古代美人们都是嗜香如命的人儿,她们像麝鹿一样在林荫中奔走,为着自己身上的麝香而发狂。她们为了身体的美艳迷路了,忘记了自己天然的使命,于是游荡着,寻求那得不到的东西,追求平常妇女得不到的权力。

麝香的气息,从美女图画跌落到凡尘,不知经过多少时光的流光接力。麝香,不是毒品,用准了就是奇品,但用滥了必然有害。它浸入某些关键人物的血脉,曾几时何影响了少许历史的轨迹。在这人间数千年,谁还认得出麝香对于人性的改变呀?与麝香相识,是种缘分,也可能是种偏执;那些持久的香气,不知道激越过谁的神经,迷醉了谁的眼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