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怨

火灾

十二年前,某大学发生了一场火灾。由于发现及时,并没有太多的人员伤亡,可有个班发现少了两名同学。当消防人员回去寻找时,找到的只有两具焦尸。一具尸体紧紧的抱住身体下的另一具尸体。原来,那是一对情侣,没有及时从里面跑出来。

重建

当年的事情闹得也不小,可经过这末多年的沉淀,此事已经很平淡了。有人还说在这里再建起一所学校来,只有学校的学生们才能压住这里的阴气。过了不久,便开始重建。还不错,当地人民认为一所学校可以带给他们一些经济利益,都很热情。还请来了道士做了做法,说是趋趋鬼。建筑工地上叮叮当当的响着,工人们都很认真的工作,并没有任何的异常。终于,学校快落成了,就只剩下装修了。

晚上包工头请大家喝酒,明天就不用在这了干活了,工人们都喝的很开心,这一年来不容易,终于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渐渐的,工地里响起了轻微的鼾声。有的都说起了梦话,媳妇,我,我又能回家陪你了。哈哈。就在这鼾声和梦话中却又有了一种像是用指甲抓地的声音,不大却很刺耳。刺啦刺啦.........声音越来越大,没有人醒,依旧酣睡着。一会,又没有了。

开学

广汉大学今日落成!有请广汉市市长剪彩!热烈欢迎!

在响声震天的鞭炮声中市长剪彩。广汉大学正式成立!

终于开学了,来了不少的学生。到处昂扬着青春的活力。

“请问一下,老师我在哪个宿舍?我叫冯轩昂。”

“114。”

“哦,谢谢老师。”

新建的宿舍,修葺的很好,他的就在一楼,一会就到了。宿舍里已经有人到了,屋子里竟有不少人,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冯轩昂都收拾好了一抬头才发现他们那些人都走了。他一看,原来来了两个同学了。看这些排场,用具,也不难发现都是有钱人家,冯轩昂看看自己,穿着地摊货,床单都洗白了。冯轩昂没打算理会这些富家子弟。默默地收拾着。

这时候那两个同学却过来了,笑着。“你好,我叫李浩天。”“我叫陆子峰。”

冯轩昂诧异又腼腆的回过头,抓着头说“我叫冯轩昂。”

“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班一个宿舍的了,我们就是兄弟!”他们两个气宇轩昂的说。看起来并不像什么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我们以前就是兄弟,从一个高中来的,你呢?”

冯轩昂有点诺诺地说,“我就是在广汉一中上的。”

“哎,我们也是啊!原来都是老同学!”这下他们可聊开了,冯轩昂也渐渐的放开了,不在那么拘谨。说着说着突然问,“哎,不是四个人一个宿舍吗?怎么就咱们三个?”三人都默默地摇头。“哎,管他呢,没准明天就来了!咱们吃饭去吧!”“好啊,我请你们!”陆子峰笑着说。

三个人点了不少菜,还叫了几瓶酒,三个人相见恨晚似的,喝的很开心。

“来!干个!以后,我就是老大!”陆子峰有些醉意的举着酒杯说到。

“好!干!我是老二,你是老三了就!”李浩天脸上也泛红了。

冯轩昂那里早已是醉的一塌糊涂,“好啊!你们上来就当老大老二的!把我放在最后啊!不够意思啊!哈哈!”眼神都很迷离了,端着酒杯站起来,有的歪歪扭扭地。“我就做老三吧!干!”

三个男人都喝的不少,陆子峰和李浩天还好些,扶着他们的三弟踉踉跄跄地回了宿舍。路上还不停的乱叨叨,“大哥二哥,别嫌弃小弟穷,小弟有才华,学习好,以后咱哥仨一起赚钱!”回了宿舍,都晕晕乎乎地躺在床上就睡了。打着鼾,睡得很香。

半夜里,老三被尿憋醒了,吃饭时光顾着喝了,都没去厕所,摸到手机,用手机昏暗的亮光照着,依旧是有些站不稳。“撒完了尿,好舒服啊。”神智也清醒了些。回了宿舍倒头接着睡。就在他刚刚要睡着的时候好像听见有人在挠地板,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谁呀,这么烦人,还让不让人睡觉啊!”老三在被窝里嘟囔。好在过了一会,声音就消失了。老三也渐渐的睡着了。最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一见钟情

“哎呀,头疼。起啦!第一天开学不能迟到!快起!”

“嚷啥啊!再睡会~”

“老二,醒了就起吧,要不迟到了!老三还没醒,老三!快起啦!都他妈几点了!”说着老大就推了他一把。

“啊?到早上了?这么快……”

睡眼朦胧地洗漱,这时候老三突然间想起来问“哎,你们昨天晚上有听见抓地板的声音吗?那声音实在太难听了,不过还好,一会儿就没有了”

“老三,你做梦了吧?你昨天喝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没有,昨天我被尿憋醒了上厕所回来就听见有抓地板的声音。真的有!”

“算了算了,赶紧洗漱,一会儿要上课去了”老大催促着。老三也没有太在意,过了没一会儿就忘了这件事情了。

“喂,来的好早行不行!”老二在那抱怨。“要不我还能在宿舍睡会。”

“老大也是为我们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吧,二哥。”

“我不就是学习不好嘛。切。”

学生陆陆续续的来了。老二那里困的要睡着了。突然,“你们看刚进来的那个女孩,长的真俊儿!”

老二蹭的抬起头,就像狮子嗅到了猎物的气息。

她就那样慢慢的走来,整个人沐浴在晨光下,长发飘扬,一席白色的连衣裙,就像个白瓷娃娃。过了台阶一抬头,微微一笑,眼里荡起了水波。

“老大,真的很美!你看她的气质,身材,都很完美!”

“老三,漂亮不?”老大直接略过了这个白痴。

“嗯,挺漂亮的。”

小鹿般的眼睛四下瞅着,冲着他们旁边的女生笑着就跑了过来。“今天起晚了你们也不等我一会!上个厕所回来你们就没影了!”小嘴皮子溜得跟爆豆似得。

“我们以为你先来了呢,快坐这吧,一会就上课了。”

李浩天用胳膊肘杵着陆子峰,小声的说,“老大,是不是特正点?很不错啊!”

李浩天瞅了他一眼,“老师来了!”

老师一上台做完了自我介绍,就说起了高中啊,大学啊,这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同学们也没怎么听。

“来,我们现在互相认识一下吧,每个同学轮流做自我介绍。就从前向后来吧。”

李浩天有点愣了,他们来得早就坐在了第一排,老师一指就指了他们这边,也就是说老大第一,他第二……

“开始吧。”

陆子峰当然是流利完美的自我介绍,过后到了李浩天,他磕磕巴巴没有太多逻辑的发言惹得同学们都笑了,他还看了一眼那个女生,她笑的露出了小虎牙,眼睛像月牙一样弯起。他有些飘飘然的下了讲台。

老三介绍完了,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马上就到她了,”“是啊,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呢!”“对对对,要她QQ电话号码来!”........“哎,到了到了!”

“大家好!我叫白瑶,很活泼的一个女孩,喜欢参加活动,也能打很好的篮球哦!有空大家可以叫我打篮球。”说完又蹦蹦跳跳的回来了,像个小精灵。

“白瑶,老大,他叫白瑶啊!我一定要追到她!”

“我不聋,听得见。”陆子峰在那白了他一眼,好像是不高兴了。

“哎,我不就是告诉你一下嘛!谁说你聋了。”

“二哥,老大跟你逗着玩呢!没事啊。你没看见大哥一直听得很认真嘛!”冯轩昂在这圆场。

这一节课谁也没听老师讲课,就在那里讨论白瑶了,冯轩昂本来想听课,可是那两个一直讨论还让他发表评论,他也是无语了。想着这两个兄弟以前是怎么过来的……

裂痕

终于结束了这一天的课,回到宿舍这兄弟三个都觉得床好亲切,就像妈妈的怀抱。躺下就不想起来了。

“你们说白瑶怎么样?”李浩天幽幽地说,“是不是很好,那就是女神啊,且看我如何征服她!”

“二哥出马,轻松降她!”

“当然,也不看二哥是谁!纵她风华绝代,在二哥面前,也只能是小乖乖。哈哈。”

“别说了!”

不知道怎么了,陆子峰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吼!面无表情,明明很愤怒的语气,表情却像面瘫。空气似乎凝滞了,零度的空气谁都不好开口说话。终于还是陆子峰打破了寂静。

“其实,我也喜欢白瑶,就在看见她的第一眼,谁知道老二也喜欢。本来不想说些什么,可是你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我……”声音缓慢平静而低沉,“我想公平竞争,好吗?”他把眼光投到李浩天身上,那眼光像是乞求,却又带着倔强与不屈。

“好。”一个字从李浩天的嘴里挤了出来,拳头攥得很紧,骨节发青。眼睛里像藏着狮子,在床上坐着的他好像马上就能冲上去撕了他,但是一直低着头的陆子峰什么也没有看见,或许,他什么都看见了。

“大哥二哥,别这样,我们都是兄弟。”冯轩昂很是紧张的说。他不想刚刚在一起的兄弟仨就这样恼了。

“你不懂,他既然说了,那就是认真的。好的,公平竞争。”

冯轩昂张了张嘴要说什么,可看见了陆子峰的眼睛,把要说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叹了一声气拿着东西洗漱去了。留了他们两个在屋里。很静,仿佛一张画,静止在那里,没有了呼吸,一动不动。

“我...”

“什么也别说了!”李浩天说着拿起了盆子也去洗漱了。

整个晚上宿舍里静悄悄的,冯轩昂想着昨天他们还在一起喝酒乱侃着,今天就这个样了,世界变得好快,快的有点让他难以接受,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有什么用?怎么让他们和好?应该睡一觉就好了吧,毕竟以前他们就是兄弟。就这样想着,迷迷糊糊的就快睡着了,眼皮在那里打架,可突然,一个白色的背影从他面前飘过,如瀑的黑发,美丽的白裙,他一机灵,这里怎么会有女生,熄了灯我怎么看到她的!慌乱中抓起手机,昏暗的光亮照着寂静的宿舍,什么也没有,他们也安静的睡着,没有任何异常。难道刚才是自己的幻觉,那个背影好熟悉,是谁,冯轩昂想了好久却怎么也没想起来了。脑袋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在去上课的路上,冯轩昂走在中间,两边的人就像两块核材料,离得近一点就能爆炸!他懵了,他真的不懂。感觉自己现在就好比人的腰,连接着上身和下身,要是没了他,这个人也就散架了。一路上他甚至都能闻到李浩天身上的火药味。还好陆子峰沉寂着不说话。可是,冯轩昂还是觉得很别扭,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到了教室随便找了个座位就坐下了。一节课就感觉自己两边有烈火与寒冰,自己就夹杂在中间。

终于下课了,可冯轩昂并没有觉得自己解放了。只能自己暗暗地苦叹。李浩天却转身就走了,冯轩昂终于松了口气,但是随即又担心起来了,因为他走向了白瑶。

李浩天微笑着走了过去,坐在了白瑶身边,不知道和她说些什么,总之最后两个人开心的一起走了。

“老,老大,我们去干什么?”

“今天的课你会了吗?大学里老师都讲的很快,我们再看看书吧。”冯轩昂看着他古井不波,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陆子峰指着一道满是符号高数题说:“这道题挺难的,你会吗?一起看看吧。”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讨论起了高数,可冯轩昂总是时不时地想起陆子峰和白瑶一起出去的情景。陆子峰却一直在认认真真地讨论着。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和他挣?”陆子峰突兀的来了一句。

“啊?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和陆子峰争?”

“啊,不是啦。谁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呢,喜欢一个人当然要努力地去追啦!要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而无动于衷,就不像个男人了!”冯轩昂不想让他有心里负担,还是顺着他说吧。其实,他有点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劝说这两个兄弟。能让他们舒服一点是一点吧。

“那么,也就是说,你能理解我啊。”

“理解,当然理解,都是男人嘛!”

“那你帮帮我,我会给你一些好处的。最起码,不要帮助陆子峰。”

听到这一句话他有些傻了,他没想到陆子峰会这么说。“好,好吧。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什么也不会。”

“没事,你以后多和李浩天在一起就好了。他有些什么事和我说说就行。我以后不住在宿舍了。”俨然是老大的口吻,好像早就料到冯轩昂会答应。

冯轩昂只好傻傻的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是只小绵羊,会死在獠牙之下。

变故

“二哥,最近怎么样?你知道我说的是你和白瑶。”

“当然很有进展,陆子峰就是个傻子,除了学习比我好点有什么比我好。”李浩天有些得意的说着。

这几天冯轩昂一直和李浩天呆在一起,给他出主意,可是几乎每次都让陆子峰抢了先!李浩天承认冯轩昂出的主意不错,可是他还没有出招那个陆子峰已经出招了!这让他很气愤!“我真的要好好打量一下这个对手了。二哥,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这个仇的!谁让他抢你的女人!”

“必须报!明明是我先看上的女人!他横叉一档子来抢!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冯轩昂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眼睛中的愤怒与血色。

铃铃铃……陆子峰马上换了脸,“白瑶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想出去玩,舍友们不想去,问问你有时间吗?”电话那头传来了悦耳地声音,其中带着一丝娇羞。

“有!有时间!什么时候?我去接你吧。”

“嗯,就今天晚上吧,听说市中心新开了一家西餐店,我们去试试吧,六点在校门口见面行吗?”

“行,好的!”李浩天异常激动的挂了电话,满脸都是激动的笑容。

“看见了吧!白瑶约我出去吃饭!”

说完了就开始找衣服,穿的当然是一件正装,什么牌子的冯轩昂不懂,只是觉着穿上之后整个人气质变得都不一样了。李浩天又对着镜子梳头,打好发胶,梳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最后在冯轩昂的注视下潇洒的出门去了。临关门前还风骚的打了个响指。

“大哥,李浩天他和白瑶约会去了!”

“什么!白瑶怎么会和他去约会?你是怎么看着他的!他们去哪了?”

“之前,他们确实没见面,谁知道白瑶突然就打电话来了。我以为你们出问题了呢?”

“我问你他们去哪了?!”

“大哥,你吼什么啊,出这事我也不想啊,我是真的不知道。”

“可以不知道,不过,我答应你的东西就没有了。”

他没有看到,一向温顺的冯轩昂现在显得有些嗜血。

“白瑶,怎么这的菜不好吃?”白瑶总是瞅着李浩天,弄得他有些不自在。

“好吃啊,我只是觉得你很帅,人也很好。”一边说着一边张开樱红小口吃了一口菜。

李浩天吞了下口水,从身后突然拿出一把玫瑰花。“白瑶,做我女朋友吧。我也不会说些什么,但是,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不离不弃!”

白瑶显得很拘谨,白皙的脸通红,脚直跺地板,“这……这怎么好啊!”左顾右盼着,手却拿起了玫瑰。

那一刻,李浩天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他紧紧的搂住了白瑶,闭着眼睛,用自己的唇印上了她的红唇。所以他没看见白瑶狼一般地眼光和那诡异地笑。

冯轩昂左等右等,陆子峰也没有回来。想来应该是不回来了,略略的洗漱就上了床睡了。

“就是你了,也只剩下你了。不知道为什么你那么淡然,但我知道你要死了!哈哈哈……”说着,像鹰爪一样的手像他的脑袋抓来。

“啊!”冯轩昂“腾”的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呼呼的喘着气,他感觉自己那一刻就跟真的要死了一样。更可怕的是那张脸,是白瑶!原本娇羞可爱的脸梦里却是狰狞如兽!透露着仇恨与疯狂!他不明白为何他梦到的白瑶是那个样子,而且,她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就只剩他他了,他也要死?想一想他就害怕,他要弄清楚这件事情!

短信铃声响起,冯轩昂迷迷糊糊的抓起手机一看,是李浩天。问他昨天有没有什么事发生。冯轩昂写到“老大,放心吧,有我在能有什么事,昨天晚上我把他叫了回来,没事。”

发完短信,冯轩昂感到头痛,昨天晚上搜索了好多东西,现在才有了一些眉目。他总觉得有种危机围绕着他,所以必须要弄明白,当他点开某个网页时,只见门开了,陆子峰满脸笑容的回来了。

“二哥,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没事!你接着玩你的去吧。没事!”整个人弥漫着幸福的气息,他扯着自己的被子睡了。

冯轩昂也没有理他,用脚丫子想想也知道干什么去了。他还是先解决一下自己的事情吧。

猎杀

冯轩昂对自己猜测的事情感到有些害怕,可是在他查了资料之后,他觉得这是真的。

天气有点不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时,李浩天的手机响了。

“怎么了瑶瑶?没带雨伞?”冯轩昂听着那种柔的能出水的声音就起鸡皮疙瘩。

“呜呜呜,老师让来收集树叶,我没有找到,结果她们都走了,你快来接我吧。”

“就是离学校不远的那片树林吗?”李浩天急切得问。

“嗯,快来。”

李浩天二话没说,挂了电话,抓起雨伞就冲了出去。

“喂,老大,白瑶被困在学校不远的树林了,李浩天去接她了。”

“好,我马上去!这个机会怎么能让给那个小子!如果让他先去了,没准白瑶就是他的了!”

打完电话,冯轩昂披上了件绿色的雨披也出去了。

雨越下越大,乌云还是那么低,好像一时半会雨也停不了。路上根本看不到行人,只有四个人在雨中移动。

“白瑶,你在哪里?我到了!”李浩天大喊着,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泥水,素白的鞋子早已变了样子。突然,他看见树边有一片白。那是白瑶最喜欢的颜色。他跑了过去,每一汪水都被踩得四分五裂,像溅起的黑血。

“没事吧白瑶!醒醒啊!”他脱下自己还没湿的外套给她披上,俩个人躲在一个小小的雨伞下面。

“李浩天,给我闪开!那是你的女人吗?!”人还没到,声音先冲了过来。

“哼,他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就在那天晚上。”说着李浩天把白瑶搂的更紧了,不知道是怕失去她,还是想气气陆子峰。

“那天晚上你不是很早就回来了吗?别在哪里装了!”

“呵,你怎么知道?你自己臆想的?哈哈,真是可怜,得不到就自己乱想!”

“是冯轩昂告诉我的!”到这时候了他也不怕撕破脸皮了,把底牌都拿了出来。

“我说怎么以前我约白瑶你都能提前知道,原来冯轩昂是你的狗啊!哈哈,可惜了,谁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告诉你这件事,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老子没空和你在这逼逼,白瑶淋病了我和你没完!”李浩天抱起白瑶就要走。

陆子峰像只野兽扑了上去,把他两个都推倒了!“白瑶你个贱女人,明明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却又背着我来这一套!”

李浩天摔在了地上,而白瑶则是被扔了出去!纯白的裙子沾满了泥渍!脸色惨白,像是被抛弃的木偶。

“陆子峰!你找死!”两个人在雨里扭打起来,只有那孤零零的雨伞保护着木偶,突然,木偶的眼睛睁开了,嘴角也浮起了笑容。旋即,又成了木偶。

厮打的越来越激烈,陆子峰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刀子,狠狠地扎进了李浩天的肚子里,不知扎了多少下,李浩天终于停止了反抗。热血顺着雨水从陆子峰的脸上流下去。地面上早已是红色的雨水。

扔下刀子,他趴在白瑶的身上,“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却跟了那个傻逼!”他的手肆无忌惮的抓上了白瑶的胸,蹂躏着这躯体,可能是太痛了,白瑶醒了,样子楚楚可怜,大眼睛里满是泪水。一下子就搂住了陆子峰。“子峰,谢谢你。”

背对着他的脸却蓦然变得狰狞而嗜血,一把锋利的小刀割破了陆子峰的颈动脉。一瞬间血如泉涌,白瑶捧着他的脸,爱惜的看着,“宝贝,你怎么了?你要陪着我哦!”说完咯咯地笑起来,很美,很恐怖。

陆子峰瞪大了眼睛,嘴唇一张一合想说些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雨水肆意的拍打着,四肢渐渐的变凉僵硬。白瑶面露凄凉,“还少一个呢,就是你了,也只剩下你了!出来吧,我早知道你来了。”

在树后躲着的冯轩昂感觉又一股冷气冲进了自己的身体,比风雨的冷还要冷上十倍!

“你是人是鬼?你到底要干什么!”冯轩昂哆哆嗦嗦地说。

“既然知道了还问什么,你只要知道你要死了就够了。”白瑶依旧是那么的美。“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谁说我不喜欢你,只是,他们都说爱你,我抢不过他们,只能掩藏,其实,我也喜欢你。”冯轩昂似乎不害怕了,就像他面对的是个好女孩。

“藏的还挺深啊,不管如何,你还是要死。”

“死之前不想让我死的明白点吗?”

“呵呵,告诉你又何妨!十二年前,我们学校发生了火灾,同学们全部救了出去,唯独我和我的男朋友不知道被烧死在了里面。他死了,我却成了鬼,哈哈,我后来知道了,用三个男子的血换能就回我的男朋友,所以,我找到了你们。好了,你该上路了。我也该迎接我的男朋友了。”

白瑶小跑,竟像一股烟飘了过来,飞快,手中银色锋利的刀片溅起了破碎的雨滴。

“啊!你……你……”她冲来的瞬间,陆子峰掷出了一把匕首,白瑶用手捂着那不知名的匕首颤抖着,身上冒着青烟。

“我知道了你的底细,可我还是来了,你以为我是来送死的?哈哈哈!你知道我是李浩天的人,却不知道我早背叛他了吧!他像奴隶一样使唤我!他该死!还有陆子峰,他也该死!我怕他两死不了,我来帮他们一把!可是没想到,你帮我杀了!真是天意如此! 我特地找了道士寻求杀鬼之法。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冯轩昂在雨里歇斯底里地喊着,任白瑶在那里消失。

没人知道冯轩昂在心里大哭,他的心里也下着雨,“我本想是他们两个死,你做我的女朋友。谁知道最后我竟发现你是个鬼!还是为别的男人而生的鬼!所以,你也要死!为何你死了我的心这么痛!明明你是该死的!都瞧不起我!伪装的像兄弟,其实是奴隶!你们都该死!”

第二天,雨停了。学校发现失踪了三名同学,在学校旁的树林发现了两名男同学尸体,但因为昨天雨太大,没有找到有利的证据。罪犯也没有找到。另一位女同学如人间蒸发一样失踪了,完全没有了踪迹。

尾声

“恭喜我校又迎来新一届第一新生!”

冯轩昂就站在门口,空洞的眼睛不知道看着什么。街上的霓虹灯一闪一闪的,那边有三个大一新生走过来,其中一个喝多了,另外两个搀着他。摇摇晃晃地向宿舍走去。冯轩昂自己还在那里站着,突然笑了,仰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不知什么苦涩的液体滑了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纪伯伦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他们是生命的子女,并渴求生命 他们是通过你而降生,...
    闻君儿阅读 101评论 0 0
  • 伙伴们 :大家晚上好 !我又来了,昨天我提到心智升级和能力升级需要我们不断践行,唯有“认知”升级可以相对容易的完成...
    翼歌歌的诗阅读 220评论 0 0
  • 七道神圣火焰,是神秘的炼金术,目的在协助人类的扬升。扬升,是人性向上提升到灵性,神性,自性的完美,是将人性炼金...
    一零一零阅读 3,08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