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疼痛》读后|从二元到多元,便从一地鸡毛到星辰大海

承受对立面的压力,直到知道“够了”,才会从摆荡于两极的紧张中解放。——海伦.路克

今年我的流年是月亮的白世界桥,其中我接收到的一个课题就是穿越二元的极性不断延展直到看到完整,我能预见得到这是一份关于关系的礼物,和今天所读《超越疼痛》很呼应。

在生活中,我们习惯站队,急着用二元视角下定义,遇到一个人一件事第一时间就会出来一个判定,是我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对我有利还是不利,适合我的和不适合我的。

当我们开始意识到整个世界都在矛盾和冲突之中,对立就是共存和正常的现象。越是见识更多不同对立的观点,就越能带我们跳出原有的世界,越能容纳矛盾冲突同在。二元可以成为延展我们思维,训练我们内在弹性空间的基础。

当这个世界只剩下黑或者白,每一对对立只留下一端,人类只有和自己同类的人会如何?还真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这样再回看那些对立、冲突、矛盾的观点、人事,不喜欢的事物,没有它们的存在,大抵就不会现在对某一样的喜欢和执着了吧?

瞬间真正体会了世界因不同而精彩。突然释然接纳这样的自己,这样的他人。不论我如何,我都代表着这个世界的一个品种。

这个世界需要表演者,也需要观众,我们不需要因为有了光环而沾沾自喜,也不要因为不能光彩四溢而自惭形秽。

从二元维度到多元,我们更加谦逊和自信。从二元视角到多元,便从一地鸡毛到星辰大海。从二元世界到多元,我开始与生命和解,与自己,与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