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silence de la mer

——总是要在暂别或者永别以后,才有时间去细细品味曾经。然后,发现暗示结局的蛛丝是那么的多。

也许,只有真正被时空隔离尘封了的情感和想念,才能渐渐沉淀下一些蛛丝马迹,那些裹杂着自己意气用事的一厢情愿,那些被翻江倒海的情绪冲昏了脑袋的自作主张都被逐渐氧化风干,一些实质得到呈现。
这些天来手机总是不停。那些散落天涯的孩子,我们都一直可以在心里述说往事。走走停停,断断续续。只是心底有泪。故人说青春的奢侈在与可以花费两年的时间去写一封言不由衷的信寄给一个不属于将来的人。这样美丽的感动人生只有一次,却轻言放弃了。苦不是单单的味觉。现在的我们是这样高潮落幕的间隙。青春的激情活力在高考之后就早已消耗殆尽。这些都无从想象。我们是登上五月花号的流亡人,直到等到登上科西角的那天。
现实的蒙太奇交错更迭。答案昭然若揭。我们都回不到从前。
可是什么又是我们坚持的感动。一起旅行,直到世界的尽头。一切的可能一直都藏着深深地绝不容许。人的一生或许真的有太多的知道可能允许自持。无从谈起。除了这样一直一直向前。
记取生命中的一份美好。那是岁月赠予我们清明的理性,生活自会沿着它的轨道继续。这样真的很好,初春的阳光慢悠悠从窗涌进屋来,是那么的暖,那么的好,那么的自如,没有人知道它会在我的心里温柔缠蜷。心里感觉比什么都快乐,比什么都熨帖,比什么都温暖。这静好的岁月,葱茏起来的绿意,争相怒放的鲜花,新春里的暖阳,和着远处赶来的轻风点缀着这个清晨,轻轻叩响门扉,婉转拂过窗边的风铃,漫不经心的,让人触手可及,无法拒绝。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依着素锦时光,怀一颗感恩的心在文字里轻诉,与生命同行。岁月幽长,有时候世界很大,即便相逢也不识,何况咫尺亦天涯。有时候世界很小,迢迢山水,也不过是一纸地图上一点,瞬间抵达。我们一直在路上,跋涉探寻,将所有的悲喜,揉为朴素,微笑面对,悠然随心,使其悠远绵长。千山外,流水长,在这里有我隔屏相望的朋友,那是心与心遥积的快乐。就这样静静的凝望,无论南方还是北方,彼岸的风景,是绕不尽尘世中彼此的感念,让它融入岁月中沉淀,静水深流。那里有随心的写意,有婉约的诗情,荡成涓涓的音乐,轻轻一吹,春,就成了歌……
在记忆的深处,我总是这样追忆那个逝去的遥远年代。彼时七月的夜雨,洗手间里点点滴滴的水声,寝室里长长短短的呼吸声,教室课桌上纸笔交汇的刷刷声。把村树的书反反复复地读上很多遍,放在床头依然念念不忘。我起来看着阳台外繁星满天,黑暗淡去浅浅的睡意。我告诉自己你可以的,可以睡着。生无人可语,死以青蝇为吊客。天下一知己者,死而何撼。《三国志.》中古人的嗟叹穿越历史的风尘让此刻的我于是开始嗟叹古人。故人说,琴弦断,常叹牛郎织女星。
而所有命运中的画面像实现约定的那般,可在三生的石头上,没有时间的界限,也没有爱情誓言这样的温热。而对待往昔,怀念,惦念却代替不了想念来的真切。前路茫茫,路途未卜切实只在朝夕之间。我想在离别的寝室种上一片向日葵。用灿然的金黄色叫宣太阳的光泽。
成长应着成长本身的不完美,而成长和成熟确是不是划着一个等号的。向日葵的守望是期待一个答案。就像没个种子都有一个山百合的梦。感召却成了不真实得话语。给了完美的殷切却漏掉了沉默的代价,恍如世外桃源般没有生活时光飘忽的力量。于是我想到了守望者的天空。色彩斑斓。那却是懈怠的代价。
梦幻的游离和着色时短暂的犹豫停歇,一切都应了成长本身的不完美。
完美与不完美没有铁索横江的界限分明。其中各中得失在我们言语之间,不能尽述。悼念在心底。只愿现实安稳,岁月静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