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回到二十年前

我依旧记得好多小时候的事情。 

偶尔和我妈聊天时提起那些事,我妈都快不记得了,她会惊讶于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记得这些事。

比如说六岁的时候,陪我妈一起上山采树菇的事情,我就记得很清楚。 那是雨后的某一天,年长我三岁的表哥跟随我们一起。那天的收获很凄惨,我们所获战果甚少。我妈采了五六个树菇,而且很小。表哥只采了一个,但是非常大,而我一无所获。

那样的日子里,绝大多数人家里是贫穷而清苦的,日子过得很艰难。那几年我们家的生活并不算好,只是如今回忆起来仍然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人类的记忆真是神奇的存在。有时候对于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苦难,在经过岁月的砥砺打磨之后,被岁月酝酿之后,记忆竟然也会散发出沉香。

结尾其实并不美好,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得这件事深深地烙在我的内心深处。 表哥因为采到的树菇太少,在下山之后,竟然把最大的树菇扔在地上,踩了一脚。母亲又爱惜的把它捡起来,最后那颗树菇成了我们家四方桌上的晚餐。

那时候,父亲还没有正式的工作,做着苦力活,种着自家的田地。那样的年代里家家户户如此,都过得清贫。再后来,父亲学手艺归来,我们家的生活才开始蒸蒸向上。

现在想来,总觉得那一代人似乎对他们的生活充满了热情与希望,对工作充满了干劲,卯足了劲儿往前冲。 虽然过得穷,但是他们一想到村尾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田地,西房里有一年的口粮,他们就不会担心日子没办法过。

他们也想过得更好,想盖一栋小洋房,恐怕这是那一代人最大的愿望。

那时的媒妁之言远胜过自由恋爱,女人们在选择嫁一个男人时,她们没有十足的把握自己嫁给了爱情。那些处在谈婚论嫁的青年们,没有车子,也没有房子。

二十年前的人们一无所有,但是他们拥有一腔热情,拥有无限的未来。

后来,他们真的什么都有了。有了老婆,也有了孩子,有了房子,也有了车子。 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拥有过希望,他们一直拥有对美好明天向往的愿力。

如今,物质极度富足,年轻人却对生活充满了“丧”,而这种丧文化像瘟疫一样在同龄人之间传播。社会在长足发展,物质条件越来越丰富,然而青年人的精神却越来越空虚,甚至越来越糜烂。

这一代人游戏代替了他们的希望,抖音占据了心智,酒吧占据了他们的夜生活,房贷压弯了青年们的腰杆,抬不起头,也看不到明天。

单身女青年们“愁嫁”,她们也许不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也不是因为嫁不出,只是担心嫁不好,归根到底是缺乏安全感,在外表现即对物质的极度追求。

二三十年前的人们结婚不领证,三十年后,结婚领证也保护不了这一代人的婚姻。

如今的这一代人缺乏某种信仰,她们什么都不信。

如果他们真的信过什么,我想可能唯一值得他们信任的,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金钱。连房子都不是,因为房子还有银行的房贷要偿还。

上一代人早已经从泥泞中脱身而出,甚至跨越阶级。如今轮到他们为人父母时,却带着有色眼镜,对子女的另一半进行筛选。

人总是如此,步行的时候讨厌开车的,开车的时候却讨厌行人。但是他们好像忘记了一件事,当初他们在谈婚论嫁的时候,是否被如此苛刻的要求过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