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前方的鱼嘴小姐

      三位聚在一起的女人,邻座而落,半間咖啡店都是她们聒噪的声音。起初,总归是令人艳羡周一上午就有的惬意,“电脑狗”尽量把自己从三位陌生女人的对话中抽离、屏蔽,把四眼聚焦于各種電子表格。

    左前方正对着“电脑狗”那位,一双坡跟防水台的鱼嘴鞋里,笨拙的大脚趾头撑着丝袜要“鱼吐祥珠”,翘着的右脚膝盖从黑色牛仔裤“翻起鱼肚”,白色Chanel流浪包方正得犹如豆腐块,做工细节处理指数-3,顶多C级成品来自广东某车间,身上的Burberry经典纹路毛衫大概是3019春季款,一头半黑半栗的头发刘海儿油腻缠绕约9缕,纹绣的眉毛已经在脱色是二十年前最流行的柳叶眉毛,玫红色的指甲时而来回不停的弹动,时而在手机屏幕上敲击,用大于100dB公放着標題黨app今儿家里长家里短的“新闻视频”。

      “鱼嘴女士”的嘴时不时从北大弑母案说到自己买咖啡自带杯加用中行信用卡优惠了几元……就好像金龙鱼嘴里吐出的卵,她两位姐妹双手贪婪饥渴地小心翼翼接着,大概明天就能以卵致富。谈得正欢时,“电脑狗”看到安静角落的位置有空,抱起电脑,在空中停顿了2S……

      香草馥芮白腾空完整地划出抛物线,一滴不剩的撒在了左前方地面上。“鱼嘴吐珠”处沾染了一滴两滴,“鱼肚”大概也有那么几滴。“电脑狗”应激反应核处理器还好没问题,拿起纸巾迅速递上不停地说抱歉,翻箱倒柜找出两包湿纸巾,一路小跑让店员来处理地面。从Flatwhite360度表演起,“电脑狗”就满怀歉意到店员拖地。“鱼嘴女士”带着朋友们怏怏地转移了位置,“电脑狗”特意转身又再次抱歉,“鱼嘴女士”拒绝目光的对视,与任何一个字回应,却大声地告诉小姐妹“没办法,遇到个Sen 头(南昌话)”。

      “电脑狗”顿时回神,之前心不在焉没有专注手头的事,43元一杯的咖啡才唑了一口,好心痛………歉意感同时嘎然而止。

      大概,  “鱼嘴女士”也年轻过也单纯过也好说话过吧?她一定也曾经是位开朗活泼人见人爱的少女?是什么让她变得那么斤斤计较那么不懂得有来有往的交流,对陌生人充满了敌意,是成长?还是岁月的打磨?还是被占尽便宜坚决维权争个对错的意识?是人善被人欺的挣扎?

      “电脑狗”呢?她为什么要写这一大段话,因为也在斤斤计较………无处发泄。

      看,那人活得好像一条狗。

Wechat 石大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