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高耸的墙头逾越着陡峭的翅膀,已将日子沦陷,直到踩出一条彷徨恐慌的赤壁,令我仰慕的梦里,应是日光倾城。

      我怕时间太快,还没让咸涩盈满年华我怕时间太慢,山高路远,虽纵马江湖,悠然节奏还未漫过潮头岁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谁的如云的洒脱?谁的如山的重负?你视而不见,你听而不闻,界限你的是心绪,前人云:“芳草年年容易绿,春风岁岁吹又生”若光阴借你一生,你当以一生偿还........

    “如果我们并不害怕死亡,我相信永生的思想绝不会产生,”最近圈内两个比我还年轻的女性、都不幸患上癌症、听闻后,脚竟情不自禁的立不稳经常听一些人在讨论“女人必须得学会自己爱自己”日子才能过的圆满。

      我突然想起,前些天很冷天气的时候地上铺上了一层落叶,一阵风吹来,叶子纷纷扬扬,那是早上约莫七六点虽说我裹紧了围脖穿着羽绒服依然冷的不行,我从老远就看到一个大妈拿着扫帚,追赶着落叶,扫来扫去,似乎还在原地,当我走近她时,她很尴尬的冲我笑,我也自然叫了一声阿姨好,算是搭讪吧,我停下来忍不住帮阿姨出了个主意,反正叶子怎么扫也扫不完,你干脆晚上来扫啊,阿姨摇摇手;不行、不行、这是我的工作,就算下雪也得做,这是分配给我的区域,我就要把这些地方打扫干净,才不会被扣分,我就是靠这个拿工资的然后阿姨跟我聊了几句家庭状况、最后的停顿阿姨是以“这都是命而中止”。

      生病的这几天,老妈终于看不下去,说来照顾我,昨晚六七点就把我赶上床让我在床上静养,可当女儿说找不到东西时我就立刻爬起来去帮她找,过会又想起她的某份作业我还没检查,我又再次起床,老妈见我这样大声训斥我,你这个样子还要我来,你这么能,还生病?

      你自己不爱惜自己我做什么也没用,老妈说着这话,不到二十分钟就真的自顾去睡觉了,我看到老妈真的休息了更不敢睡觉,因为孩子还在写作业,后来干脆起床把没有做完的事情给补上,已是凌晨孩子都睡着了,我还趴在电脑旁,一觉醒来去卫生间的老妈,走过来摇摇我,我以为她是要催我睡觉了,老妈说道,“我晚上忘了说,你舅舅家的外孙没几天一百天,你外公要买衣服了,我又没钱,只好问你们要,你这会儿就拿给我,明天说不定你又忘了,容不得我插上半句话,“老妈睡了一觉,精神倍儿足,是的,老妈没工作没退休金,这钱是得我们姐妹给她,她说得也挺理直气壮...........

      我又浮现出,现在小院隔壁的胖姐的缪论,每次她见到我急冲冲的样子,都忍不住要说我两句,就像她喜欢倚在门口,高谈我并不认识的张三或李四一样,门靠门,我却从来融不进她的世界,她说什么我都“哦”或“嗯”为此胖姐非常反感我,你做什么工作呀每天都没时间休息的,女人嘛,自己不爱自己有毛用,你看我,除了煮点饭孩子吃吃,然后就是睡觉或逛街,我去上班了也吃不消,都是我老公花钱,孩子是他的,又不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他假如不给我钱或作耗我就和他离婚,孩子大了随她跟谁,我一个人去哪都行,还自在,才不会跟你这样死做活做累死你也活该。

      曾有这么几分钟的时间,我羡慕胖姐的拽和霸气。

      白松岩在《痛并快乐着》里写有这样一句话:“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都应该喜欢那一段时光,完成那一阶段该完成的职责,不沉迷过去,不狂热地期待着未来,生命这样就好。”

      人生短暂,经不起浪费,更经不起消磨,有希望之处定有磨练,且怀着一颗不苟且不热切的心灵去面对生活。

      前生已过半,希望余生,努力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想要的最美的姿态。

      街头散发出无数的低语,在来去匆匆的步履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