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肇事者为躲避赔偿,做出的无耻行径

01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从什么时候,我们渐渐懂得,坏人并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在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后,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狡猾地钻法律的空子,心安理得过着自己的潇洒日子。

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周内,朋友圈会不会再次被全民讨伐、不亚于刘鑫江歌的文章、话题所席卷。或许这篇文章会被人贴上“蹭热点”的标签。

可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我决定写下这篇叩问人性之恶的文章。因为,它触及了我的底线,我披坚执锐下的守护与柔软。

独在异乡的人,形形色色:上大学的、在外打拼的、远嫁的……我们这些身在远方的人,很少哭,总是笑,坚强得不像样。也许我们浑身铠甲,可我们唯一的软肋,就是父母,在故乡慢慢老去的父母。

涉及父母的话题,总会触动我们的情绪,感慨、惆怅、愧疚、流泪。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章的缘由,是父母。

晚上吃饭时,排队无聊刷微博,无意间看到一篇标题名为“人呐,要比想象的耐艹”的文章。

这么愤世嫉俗?愤青?

出于好奇,我点开了页面,浏览文章的内容。看完文章后,我很难过,很愤怒,随着而来的是无可奈何的失望,甚至绝望: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坏人总是逍遥法外着?

文章开头很温暖,笔者名校毕业、注册建筑师、北京女友、买房结婚、生子,过温馨的小日子,很美好。可,人祸轻而易举地摧毁这一切。

人祸,是一场交通事故。

02

2015年国庆,笔者回唐山休假,父亲被一辆白色小汽车逆行撞飞;

笔者惊慌失措赶往医院,目睹浑身是血的父亲被推进手术室;

两天手术抢救,父亲头骨摘除80℅;

医药费一天一万,积蓄被花光,起初跟亲朋借钱,最后豁出脸皮,熟的不熟的都问,想方设法借钱,直到再也借不到一分钱;

ICU门口厕所边,在欠费停药的恐惧下,笔者死马当活马医,在朋友圈卖画求助(建筑专业,有一定绘画功底),接着轻松筹,被当地媒体看到,发新闻,得到社会救助;

2015年12月,笔者带着各种方法筹得的二十多万,从唐山前往北京协和,做第三次手术;

2016年3月,回到唐山,第四次手术;

很寻常,很普通,很常见。毕竟交通事故每天都在发生,每分每秒都有人死亡;可,这是父亲啊,对笔者来说,是自己的父亲啊。

世上父亲那么多,可只有那么一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设身处地,将自己至于笔者的位置,我们每个人都会不顾一切、尽最大的力量,救自己的父亲吧。一旦父亲没了,就再也没有爱自己的爸爸了。

文章中,笔者提到了在2015年国庆父亲出事到2016年三月之间的两件小事,这两件小事,足以令我们每个人感到现实的无奈与冰冷,痛不欲生、肝肠寸断:

“一个月内,三个交通事故的伤者,情况类似,肇事司机不管,高昂的医药费难以承受,他们的家属痛苦选择了放弃治疗;”

“我问医生:我爸能受得了这么多次手术吗?麻醉了就不觉得疼了吧?医生回答说:普通人是受不了的,但你爸昏迷,他感觉不到疼;”

我们拼了命地赚钱,赚很多很多钱,就是为了避免父母躺在病床上,而自己却付不起天价医药费的撕心裂肺的痛;可现实就是,有很多家庭,在天价医药费面前,痛苦地放弃病床上生命垂危的至亲的生命。

笔者呢?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放弃治疗的伤者家属,自己选择救父亲。倾家荡产、砸锅卖铁地救父亲。

笔者的选择让人称颂,可倘若你面临这样的困境,会这样选择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努力赚钱,赚很多很多钱,才不会在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面前,抱憾终生。

文章到目前为止,是感人的,惹人同情的,可接下来的内容,便是交通肇事者为躲避赔偿,做出的无耻行径。

其无耻程度,令人发指。

03

交通事故中,肇事逃逸者有多少?主动报警,并承担责任的有多少?当场抓获,露出无耻嘴脸转移财产,拒绝赔偿的,又有多少?

我不照搬笔者的文章,只摘选其中最令人不齿,令人唾弃的部分:

“肇事司机的女儿(也是车主)笑着说,妈你放心,我刚打听好了,老头就算死了也赔不了多少钱,最少五十万,车还有保险呢,听我的,咱一分钱都别掏,你就说咱们得借钱去。耗死他!”

“我问:大姐,我想听听你怎么说?  她眼皮都没抬,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说啥,谁让你赶上了,认倒霉吧。”

“提个果篮,往医院交了一千,笑嘻嘻丢下几句话说:兄弟别嫌少,以后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她们娘俩都出差,不在唐山,还有你别跟交警说我们没垫付医药费啊!要钱治病,法院判了再说,你放心,不会一分都不赔的。”

“她在电话里说:我买房买车,没钱了,别给我打电话了,咱们啊,法庭上见吧。

“后来经网友查证得知,事发两个月内,她女儿名下多了一套房、一辆车。第三个月内,去了泰国,应该是旅游过新年去了。”

2015年11月起诉,2017年4月开庭,6月判决下达,可即使判决下来了,又能如何呢?

法律,只对讲法、并主动承担的人有束缚力;对不讲法,甚至是在社会上有一定财富,懂得钻法律空子的人来说,法律不过是一张白纸。

他们张牙舞爪着、穷凶极恶着,露出无耻嘴脸,对受害人说,想告我,去告啊,依靠法律来制裁我啊!

手无寸铁的我们,渴望依靠法律制裁凶手。可法律漫长的、繁琐的流程,等来的,轻判?不了了之?

2017年6月判决书下来了,可交通肇事者拒绝见面,已将财产转移,声称自己没钱,就这样干耗着。

笔者父亲在医院病床上躺着,生命垂危着、奄奄一息着,急等着救命钱。可肇事司机做出的这些无耻行径,笔者该怎么办呢?

我想,笔者肯定恨不得提把刀砍了肇事司机,以解心头之恨吧,可他不能,他不能采取自杀式的方式,他要好好地活着。因为只有他活得好好的,他的父亲才会活着,他摇摇欲坠的家,才会存在着。

这些事情倘若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该怎么办呢?

04

是了,看到这里,你会说,这只是笔者的一面之词,不具有可信性。

可,躺在医院里的,是笔者的父亲,经过四次开颅手术依旧生命垂危的父亲,这是事实;

肇事者从始至终只拿出一千块钱,美其名曰医药垫付费,这是事实;

肇事者暗地里转移财产,为女儿买车买房,声称自己没钱,这是事实;

法院判决书下来,肇事者拖延着,迟迟不赔钱,这也是事实;

一个原本有着美好未来的名校毕业生,被一场人祸搞得世界天塌地陷。短短两年时间,倾家荡产,和女友和平分手,辗转唐山、北京,为父亲筹钱治病,这也是事实。

这么多的事实摆在我面前,我只能相信他,只相信他。

我不禁想,这会是下一个社会爆点吗?交通肇事者会被人肉,全民讨伐吗?

这个时候,我极端的想着,倘若咪蒙写一篇关于笔者、交通肇事者的爆款文章,舆论压力会不会使得肇事司机,不得不赔偿笔者的父亲一些钱财,使得笔者父亲的治疗更顺利一些。

看到笔者写的文章,我伤心、难过、愤怒,饱含激愤地写下这篇文章,可我所写出的,不及笔者千分之一的绝望。

笔者的文章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并不美好。

杭州保姆纵火案、李文星之死、江歌刘鑫……这些被网民口诛笔伐的事件,以血淋淋的现实告诉我们,有时候,这个世界并不美好。坏人害了好人,可他们还好好地活着,恬不知耻地活着。

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行事原则,有自己的的善恶道德观,损害他人的利益后,不会内疚,不会羞愧,他们把所有责任推到他人身上,自己心安理得地活着。

2015年到2017年,对我来说,是平凡平庸的大学生活,可对倾家荡产,带着父亲辗转唐山、北京的笔者来说,却是水深火热、昏天黑地的日子。

在笔者的微博里,我看到新发布的一条,是说在笔者将交通肇事者的种种恶行写出来后,被警告删除肇事司机照片的一条,说是不删除,就要不客气。

你看,这个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美好。不客气,会买黑社会打手杀了笔者吗?

我不知道。

我希望,倾家荡产救父的笔者,能够等到父亲康复,肇事司机能够赔偿法院所判定的金额,承担该承担的责任,希望笔者的生活,能够好起来;

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平平安安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这很简单,可也很难。因为啊,即使命运给我们当头棒喝,我们也要回报以歌,我们也要负重前行。

愿天下太平。这是我此时的愿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