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陌上花开 待我归来

96
河边的青蛙
2017.04.03 23:48* 字数 0
时光荏苒,流连忘返,再回不去光着脚丫稻田里嬉戏、穿着厚袄雪地里玩耍的时光。深厚的乡土情结时常令我回想起仲夏的知了声,那时候我正坐在白杨树下玩着黄泥巴,捏个四不像的飞机、坦克;或者拍成一块泥饼打水漂,看着一圈圈波纹,我时常会陷入对未来的遐想: 已然成年,弥漫着冬日阳光的下午,我牵着幼时的我漫步在家门前的小道上。他看着路旁的积雪,小沟里的冰块儿,想去摸一摸,而我却急忙往后退。我看着他,看他那被我硬生生拽回时不甘的表情与嘟囔的小嘴巴。 往前走是一座小桥,桥墩上积满了我对故乡的记忆。也许我身旁的他还不知道,这座桥将来会见证不知多少对新人的誓言,不知多少个灵魂的消逝。他挣开我的手跑到桥边的麦田,折一枝麦穗,抠几粒丰满的往嘴里一投,享受地嚼着,我闻着清新的味道,不觉沉醉其中。 也许故乡就是麦穗与泥土的味道,身处大城市的我如今还是会被这两种味道勾起回忆。 霓虹灯五颜六色却比不上乡村夜的一片漆黑,五颜六色下的尽是虚假与谎言,一片漆黑下却充满真诚与爱意。现在,我逐渐后退,尝试摆脱信息化时代对人本性的吞噬,尝试去触摸路旁的积雪,小沟里的冰块儿,尝试找回那“幼时的我”。 当天地翻转过来 我被倒挂在 一棵墩布似的老树上 眺望 ——《履历》北岛 岁月的变迁,时光的流逝,不经意间已经改变了我们,但是初心方在不忘始终,就像四季轮回一样,我们也正处于轮回的潮流之中。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从蹒跚学步到步履蹒跚,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但万物的生长最终会落叶归根,正如我最终会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 又是一年春好处,陌上花开,待我归来。
日记本
Web note ad 1